美国经常使用的一个套路,相信大家都很熟悉,那就是:哭穷。

 

一会儿说俄罗斯、中国的武器很厉害,军事实力给美国造成威胁,美国需要赶紧造新武器;一会儿又说军队没有资金支持,自家的武器年久失修,训练事故频发,需要小钱钱……

总结起来要钱的理由就是:预算不足,经费削减。

而且特朗普也不愧是“美国人民的好总统”,将“哭穷”的本事发挥到极致。

前段时间,搞得鸡飞狗跳的北约峰会不就是特朗普因为“钱”的事情在闹嘛~~ 在北约峰会之前,特朗普就痛批德国军费增长不达标,“份子钱”交的太少了,再不交“份子钱”就撤军了。在北约峰会上,特朗普又威胁所有北约国家不给钱就退出北约。

鉴于还需要美国这个“保护伞”,其他国家不得不向特朗普低头,不就是交钱吗,交!对于这次“胜利”,特朗普还夸自己:我表里如一,我是个稳定的天才!

这位天才除了盯上了欧洲的国防预算去要钱之外,还对国会老爷哭穷,觉得美国的国防预算太少了!

特朗普政府上任之后以“强军”为重点,提出要大幅提高国防预算,以重建美国军事力量。2017年5月,特朗普在上任后向国会提交了第一份预算申请-《2018财年国防预算申请》,申请总额为6391亿美元,其中,基础预算5745亿美元,较2017财年的预算批准数增加528亿美元,增幅10.12%;再加上海外应急行动预算646亿美元。

特朗普首次上任就扭转了奥巴马政府2017财年预算的下降趋势,以重建武装力量为主旨,将增补预算重点投向飞机、导弹、弹药购置与升级改进,加强陆、海、空、天、网能力建设与升级。

到了2019财年,特朗普对于小钱钱的热情未减,这次直接提高到7160亿美元!

8月13日,特朗普在纽约德拉姆堡基地签署了《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授权716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

(来源:AP)

7160亿美元什么概念?相比2018年财年国防部申请额6391亿美元增长了12%,占全球军费总额的41%,相当于排在美国之后9个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和了!

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这还叫没钱吗?

 

这笔大钱落入口袋后,特朗普高兴的发推文炫耀说:“这是美国现代历史上对我们军事力量最大的一笔投资”。

那么,美国是真的穷吗?并不是。

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美国军工厂商每年都赚得盆满钵满。

美国《国防新闻》周刊近日发布了一份2017年军火销售排行榜,根据排行榜数据显示,美国公司最多。

排行榜前20中有12家美国公司

(来源:DefenseNews)

在2017年军火销售排行榜中,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军火商,其销售额为479亿美元。美国雷神公司排名第二,销售额为235亿美元。除此之外,排行前十名的美国公司还有美国诺斯罗普·格鲁门公司、美国波音公司、美国通用动力公司。前十名总销售额为1359亿美元,这些美国公司的销售额就占了前十名总销售额的70%。

美国有这么多先进的武器在卖,特朗普还要这么多钱干嘛?当然是为军队买买买了!

特朗普在演讲中向美国士兵们表示:现在我们有钱了,以后那些旧坦克、飞机等都可以不要了,咱们买最新的!

这份法案为77架F-35联合打击战斗机提供了76亿美元的资金。它还为F-35备件、改进和仓库维修能力以及B-21隐形轰炸机的开发提供了充足资金。而且美国的“355艘舰”也有着落了。法案批准241亿美元用于造舰计划,其中包括13艘新战舰的建造。

而且特朗普还表示“希望我们的军事力量未来足够强大,强大到根本无需使用它们。而一旦我们使用了,任何人(别国)都不会再有机会。”

(来源:Pfc. Tiffany Mitchell)

特朗普通过的这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意图很明显,除了要钱之外,还夹带了很多“私货”,法案中有多项内容涉及中国和美中关系。一些议员表示,这份国防授权法案对待中国的态度,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强硬。

很明显美国这是在拿中国做文章,对此,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国台办、商务部等几个部门都相继发表声明,齐声批驳,表明中方态度!

全面抗衡中国。国防授权法案呼吁特朗普政府制定全面战略,抗衡中国在多方面的活动,如中国的产业政策、政治影响力、区域以及全球军事能力,以确保美国的利益不受损害。

定期报告中国的军事行动。国防授权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长就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行动和“强制行动”定期向国会做出报告,并将报告内容告知美国在亚洲的区域盟友和伙伴,同时以合适的方式公之于众。法案还要求,报告应包括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基建等行动。

(来源:外交部官网)

美国此举充斥着冷战思维,干涉中国内政,对此中国外交部回应:中方对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通过并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表示强烈不满,敦促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理念,不得实施有关涉华消极条款。

干涉台湾问题。在台湾问题上,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加强与台湾的防务关系,帮助提升台湾的自卫能力;要求美方对台湾军力进行全面评估,一年内提出评估报告,并支持台湾购买防御性武器。法案同时要求支持并强化台湾的“国防军事实力”、扩大美台联合演习、军售及高层军官交流,并在“台湾旅行法”的前提下,促进双方官员互访等。

(来源:国防部官网)

对涉台问题,国防部发言人则霸气回应: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与台湾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军事联系,这一立场坚定明确。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除了在南海、台湾问题上大做文章之外,法案中的一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引人注目。这份法案要求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更加严格审查外资收购美国公司,并对外国投资美国企业提供国家安全评估报告。有媒体认为,美国这是担心中国企业通过投资和并购获取美国的新技术。

这完全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体现,现在经济全球化已经深入发展,跨国投资很正常,美国作为全球经济发展强国,理应为经济全球化做出客观、公正的态度和行为。

(来源:商务部官网)

对此,中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两国政府应顺应企业呼声,提供良好的环境和稳定的预期。美方应客观、公正对待中国投资者,避免国家安全审查成为中美企业开展投资合作的障碍。

这份法案是近几年来美国对外最激进的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增设的大量对抗中俄的政策条款,就是为了满足美国所谓的“大国竞争”目的。特朗普将国家间战略竞争视为美国面临的首要挑战,所反映出的军事霸权倾向和零和思维值得警惕。对此,局座认为:从此美国正式开启新冷战时代~

美国需要的是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理念,正确客观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若美国一意孤行,则如国防部发言人所说: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