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统治下的世界,没有和平

1971年,当象征传统全球化霸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轰然倒塌的那刻,一头怪兽从魔盒中被放出!

他名为美元霸权,他的核心在于通过金融操纵对世界进行剥削,他的维护需要不断舔舐鲜血,他从战争中得到滋养,在泪与鲜血中不断膨胀。

美元剥削机制下周期性的”循环”,对于世界而言就意味着经济动荡与地缘灾难!当然,比剥削更为恶劣的一点还在于,美国创造了一个恶劣的开端:将本国的繁荣,建立在世界的动荡之上,换一句话讲,战争促进美国繁荣。

不可否认,相较于以大英帝国为代表,依靠全球贸易作为支撑的全球化体系,建筑在美元剥削上的美式全球化体系,是极为“畸形暴力”的

道理很简单:两者对于战争截然不同的态度。

英国主导的全球化体系下,每场战争的发起,无一不是面临挑战时处于维护既得利益的被动。而美国却恰恰相反:次一不是主动挑起!

美国为何这样?

在前面的文章中对于美国数次发动战争的原因,笔者将其解释为人为制造地区动荡,恶化投资环境配合美元回流。

虽然纵观美元霸权建立以来,美国挑起的数次国际动荡我们会发现这并不是唯一原因,但是次次精准的时间点以及同时期美国精密衔接配合的经济政策,说美国是无辜,谁信?

因此,建立在动荡基础上的美元剥削体制,其本质就决定了只要美元霸权存在一天,世界就会一直在16年的动荡周期间一直循环,而与传统意义上的“好战必亡”所不同的是,只要世界没有出现一个足以挑战美元霸权,没有出现一个足以扰乱美元周期律下通胀—紧缩步伐的大国,理论上美国只会越打越富,越战越强!

历史经验是中国最好的老师

但是,正所谓“万物相生相克”,美国人的算盘打得溜响,但是奈何苍天有眼。

如今,对于世界迄今为止已经73年没有爆发的世界大战,占据了世界舆论主导权的西方媒体,将其宣传为是“美国秩序”下的和平稳定!

对于这种美国维护世界和平论,笔者只想说:信的人是傻,说的人是无耻。

为什么说傻?

美国一袋“洗衣粉”就可以干掉伊拉克,一句“人权高于主权”就能够肆意肢解南斯拉夫、一声“维护民主自由”,就可以空袭利比亚,兵临叙利亚…

自1971年美元霸权建立以来,特别是自1991年前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以来,世界爆发的哪一场战争没有美国的影子?世界哪一次大规模的战争冲突,看不到持枪杀人的美国大兵?

他们维护和平?谁信谁就是下一个被杀的人!

那么为什么说无耻?

众所周知,当今世界70余年的大致稳定,与其说是“和平”,不如是”核平衡”!爱因斯坦曾说过: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用什么武器,但是第四次世界大战人们将只会用木棒和石头打仗。

这就是如今的现状:一旦三大流氓中任何两个完全翻脸,人类文明必将彻底走向终结!

因此,我们又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矛盾的现象:

对着无核国随时大打出手的美国,不仅对中俄这样的核大国讲道理,面对东北亚某半岛国,甚至疑似拥核国伊朗的频频挑衅,也更多是捏着鼻子忍了。

试想一下,假如他们是无核国,美国又会是怎样态度?

但是,美国毕竟是做大哥的,对于一些“刺头儿”的挑战,如果任由其泛滥,不仅是面子挂不住,更有甚至还会直接威胁到美国过去几十年赖以为生美元霸权的里子!

很简单,如今早已完成大部分产业转移的美国,除了维系国家生存的军事工业以及当家的金融业以外,真正拿的出手的不过就是寥寥几项堪称“暴利”的高端制造种类。

总之,如今几乎被美元霸权掏空了身子的美国,用“外强中干”来形容,是并不为过的,而这种现状,一定程度上也使得最近几年的美国,很暴躁!

但是,这种暴躁是色厉内荏的,对于无核小国而言或许吓死人,但是对于两大流氓而言,倘若真的逼到撕破脸,也无所谓胜负。

对于这一点,美国自然心知肚明,因此在“刚需”下,一种巧妙避开“核大战”的特殊战争形式被他们发掘了出来:

2003年,新华出版社有关前苏联间谍组织—“克格勃”局长维·什罗宁著作的回忆录——《克格勃X档案:一个老牌间谍对国家最高机秘的披露》为我们披露了美国的阴谋。

这本书里,美国情报组织与前苏联之间的暗战被忠实纪录,而美国针对前苏联而发起的“思想战争”,更是无所不用其极!

找到志同道合者…支持和发动他们,培植色情、暴力、虐淫、叛卖,总之,对任何不道德行为的崇拜。在国家治理中…造成混乱和不可收拾的局面…..

……..美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

当然,他还有一个更出名的称谓—《十条诫令》。

对于这本前苏联克格勃局长维·什罗宁书中所记载的内容,到底是否完全属实,笔者不敢妄言肯定,但是倘若我们细心的审视前苏联的覆灭过程,又不难从历史中,看到些许今天正在发生的一些套路!

现实如此残酷:有的时候,葬送祖国的人,有可能就是呐喊的自己。

一、文化软输出下的内奸培养

前苏联的思想崩塌,是从戈尔巴乔夫时期开始的吗?

不!准确的讲,是从前苏联最强盛的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开始的。

上世纪60年代,美苏两强意识形态领域的相互渗透,在两国外交缓和的大背景下达到了巅峰!

与苏联“社会主义特色”的直白宣传不同,当年的美国选择了抛出裹着糖衣的炮弹。

(1)、对“不稳定利益既得者”的培植

什么是“不稳定利益既得者”?简单得讲,这是一个国家社会形态中有别于传统利益群体之外而存在的一个新兴团体,他们通常脱胎于某一传统群体,为了巩固既有利益,通常会以“异见者”的身份出现。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今中国社会中脱胎于演员的明星团体、脱胎于传统媒介的自媒体、脱胎于传统文人的公共知识分子,他们都可以被称为是“不稳定利益既得者”,而当他们接受国外势力钱财、身份,并且自觉站到人类高度,罔顾国家民族利益时,他们就被成功培植

那么,当年前苏联“不稳定利益既得者”是哪些人?持不同政见者。

就是这么诡异,俄罗斯20世纪初期文豪如托尔斯泰、别雷、勃留索夫等名家尚无缘诺贝尔文学奖,但是到了60年代美苏对峙的关键时刻,诺贝尔文学奖却突然接连垂青了5位俄籍作家!

当然,更具意味的是其中四位都是对苏联社会体制不满,尖锐进行政治批判的”持不同政见者”,他们分别是:肖洛霍夫、索尔仁尼琴、伊万·布宁和帕斯捷尔纳克。

小小诺奖产生了怎样的化学反应?

如今再回首过去,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正是诺奖的培植,使得苏联文学领域的资本主义思潮开始泛起,而这种相对于“权威”思想而存在的新思潮,更是极大的影响了苏联一代年轻人!

如今他们的步伐停止了吗?

2017年,美国福布斯《名人榜》中,中国上榜人数高达76人,但是极具意味的却是,这76人中除去少量几名运动员外,其余则为某冰、某晗、某baby等一众流量明星….

于中国堪大用者,在美国主导的排名中竟无一人上榜!

(2)、颠覆权威,开辟舆论宣传新阵地

1958年,两个带有俄语词汇的文件,被摆在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艾伦.杜勒斯的案头。

这两个俄语,分别为:“萨米兹达特”(самиздат)、“塔米兹达特”(тамиздат)。

什么意思?简单的讲,“萨米兹达特”(самиздат)可以被理解为苏联国内的“私下出版物”或“独立出版物”,而“塔米兹达特”(тамиздат),被译为苏联侨民在海外的出版物。

我们可以看到,从60年代开始,这两种完全绕开当局审查机构的非法出版物,几乎同时具备了一个共同点:由民主人士进行资助的对苏不同政见出版物!

民主人士背后又是谁?不言自明。

这一切是否似曾相识?不可否人,如今随着网络媒介的发达,以公知、美分为代表的各种圈子、团体,一如当年的“萨米兹达特”一般,在国外狗粮的滋养下隐匿国内,伺机引导舆论。

这些人,与外网中占据互联网绝对主导权的美国一道,共同构成了抹黑中国现代化建设成果的思想逆潮!

二、历史虚无主义值得警惕

不可否认,在整个60年代作为CIA固定资金支出项的民主出版物援助,在诺贝尔文学奖的“造神”配合下,在同时期的前苏联掀起了一股隐匿在平静下的逆流!

以索尔仁尼琴为代表的苏联文人投机分子,诸如苏联劳改营中一个饱受冤屈,却被当局折磨的《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诸如苏联政府对民众进行电话监听并秘密逮捕的小说《第一圈》、诸如苏联卫国战争英雄患癌之后悲惨遭遇,矛头直指国家体制的《患癌楼》…

毋庸置疑,这种披着所谓“社会良心”,但是却处处刻意放大甚至不惜捏造社会阴暗面,极度以偏概全的文学著作,在与同时期苏联“舆论一律”的落后宣传手法对决上,取得了重大胜利!

那么这种动辄要体制背锅的舆论思维渗透,所带来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1987年,在戈尔巴乔夫所倡导的“填补苏联历史空白点”的逆思潮下,一大批有关斯大林时期的政治运动文件被戈尔巴乔夫公之于众,此时,在已成为了美国荣誉公民的索尔仁尼琴等国内外公知的艺术加工下,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历史成为了罪恶的代名词,甚至诸如卫国战争英雄舒拉和卓雅,都成为了他们笔下讥讽和贬低的对象!

当然,这一切只是开始。

很快,在多米诺骨牌效应下,否定斯大林的思潮很快上升到了否定十月革命、否定列宁、否定全部苏联历届领导人….

这种完全的“历史虚无主义”,使得当时的苏共中央二号人物利加乔夫都不止一次的对戈尔巴乔夫抱怨:

“颠覆文章犹如狂涛恶浪,席卷了舆论工具。极右报刊所描绘的不是多维的历史,不是成就与错误相互矛盾地交织在一起的历史,而只是阴暗的污点……人们不是寻找建设性的办法来医治社会疾病,而是利用言论自由来毁灭这个社会。

但是对于利加乔夫的警告,戈氏却毫不在意,甚至在他的刻意推动下,这场打倒一切的逆流思潮,直指苏联当年的社会体制!

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1991年12月21日,苏联11国的领导人在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首脑会议上,正式通过了旨在旨在解体苏联的《阿拉木图宣言》!

自此,苏联不复存在,美国人仅仅依靠舆论,便达成了其战场上永远无法达成的胜利。

第五纵队泛滥下,是斗争的不死不休

对于今天的中国而言,前苏联的覆灭,仅仅只是一段历史吗?

在笔者看来,前苏联的遭遇与其说是一段历史,更不如说是我们前进路上的一座路标,一面镜子!

须知,藏匿在黑暗下的涌动,从未停止…

1、西方对中国“不稳定利益群体”的培植,从未停止

简略的来说,西方对中国“不稳定利益群体”的培植选择,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

1979年—1989年的持反对政见的官员及文学家。

1989年—2018年的舆论明星及部分媒体人。

从第1阶段的选择对象我们不难看出,西方意图在中国直接复制在苏联所取得的成功模式。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这种背景下,诸如《某河某殇》此类从根源上就将中华民族设定为劣种,大肆放大社会发展不足,夹枪带棒公然鼓吹西方资本主义贬低中国社会发展的反动著作被编撰出来。

但是最后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苏共的懦弱与妥协并没有在中国重演,而诸如此类意图和平演变的勾当,在80年代末被彻底掐灭…

但是他们会放弃吗?当然不会!

1996年,明星巩俐成为了第一个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国艺人,在之后的不断试探下,一大批中国明星成为了时代周刊的常客。

虽然,对于这些当年的明星笔者并没有什么偏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就是自1996年后,中国新一代的人生首次崇拜对象,确实发生了从革命英雄向偶像明星的深刻变化。

2、网络媒体正在成为新兴的舆论阵地

与美国CIA刻意培植“萨米兹达特”(самиздат)与“塔米兹达特”(тамиздат)用以作为对抗苏联的舆论阵地所不同的是,如今的网络时代,美国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

有一个概念鲜为人知:因特网与其说是世界网,不如说是美国网!

2013年6月,曾任美国CIA技术情报员的爱德华.斯诺登,将有关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以及联邦调查局FBI联合美国9大网络巨头(微软、谷歌、苹果、Facebook、雅虎….)秘密监听、入侵互联网用户的秘密文档,披露给了英国《卫报》!

资料显示,早在2007年开始,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便授意美国谍报组织开始执行名为“棱镜”的针对性网络监视行为,并且在CIA的秘密警察逮捕制下,短短5年,保守估计超过82人无端人间蒸发!

消息一经披露,斯诺登本人立即选择避难俄罗斯,而这个揭开美国黑幕的勇士,至今仍遭到美国的全球追捕…

事实上,在笔者看来,斯诺登曝光的“棱镜门”与其说是对美国侵犯网络隐私丑行的揭露,更不如说是美国对互联网掌控力的一个缩影

2017年7月,美国政府不仅宣布设立网络战司令部,其作战宗旨,更是被极具意味的设定为了:打击一切不利于美国安全的网络行为。

这算什么?不过是向全世界威吓其网络霸主地位罢了!

3、恶毒的造谣从未停止

不可否认,如今至少从世界范围内的网络舆论角度看,世界已经鲜有能够与美国在互联网上进行正面对抗的国家!

当然,这种难以对抗,对于一些经过美国多年对其国内“不稳定利益群体”培植的国家而言,则显得更为残酷。

从《炎黄春秋》污蔑狼牙山五壮士偷萝卜,再到作业本、加多宝双簧调笑邱少云烈士,从去年的太伏中学事件、红黄蓝幼儿园事件,再到今年截至到目前为止多达8起的恶性涉军造谣、多达14起的涉教造谣、26起的涉医造谣…

有关中国最基础的国防安全、教育、医疗成为了被攻击的重点对象,而纵观这一切事件的发酵过程,无不是从所谓明星、公知、文化名人等非专业领域的门外汉的口中发起推动的!

而不断推动事件发酵背后的,诸如水军起哄、概念偷换、视频资料剪辑、相关黑料挖掘….

在真真假假,肆意扭曲夸大下,其巧妙的舆论触发及引导,简直堪称专业,而在夹枪带棍的鼓吹下,一切最终引向的无外乎两个字:体制!

如今,无数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种种被刻意放大甚至被扭曲,但是指向都出奇一致的社会事件表明:

以公知、文人败类、涉政明星、腐败官员为骨干的第五纵队客观存在的事实,是毋须质疑的。

他们的最终诉求是什么?

重新复制在前苏联所取得的成果,达到战场上永不可能取得的胜利!

他们能放过我们,抑或是双方能够和解吗?

从意识形态领域看,中国是现存唯一能够挑战旧有世界秩序的社会主义国家。

从经济发展领域看,中国稳步推进的人民币国际化及一带一路,正在挤压旧有的全球化体系。

从文化政治领域看,中国既没有沦为附庸的历史传统,同样也不可能在国家完整的情况下,让任何霸主能够安心接纳为附庸。

因此在笔者看来,身为华夏一员,既是我们的幸运,同样也是一些懦者的不幸。

幸在我等为贵胄龙种,必将鼎力国势乘风而起!

不幸于王冠堪重,路漫漫其修远,懦者难承其力!

最后,借用金灿荣教授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结尾:当今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击败中国,能够战胜中国的,只有中国人自己

中华兴衰荣辱,全凭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