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许多西方人看来,美国是世界民主自由的灯塔,但最近却一连针对中国在美人员及机构发难。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地时间8月7日在一场宴会上表示,“几乎所有从某(中)国来的留学生都是间谍”;8月13日,特朗普又签署了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规定五角大楼不得对设有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的中文项目提供资助,显示防止“中国渗透”已成为美国国家政策的一部分。8月16日,北佛罗里达大学宣布,将关闭2014年建立的孔子学院。推动佛罗里达关闭孔子学院的参议员马克·卢比奥(Marco Rubio)事后发表推文对此举表示欢迎,并鼓励该州其他大学跟进。芝加哥大学以及宾州州立大学等大学几年前就已中断与孔子学院的关系。 分析认为,美国政客似乎急于削弱中国在美国的影响力,并把矛头对准了孔子学院。孔子学院受到美国国会威胁,正值人们对中美关系十分关切之际。

美国大学接连关闭孔子学院让人怀疑:美国引以为傲的民主,为何连一个语言文化教学机构都容不下? 理念层面:美国共和党内文明“冲突思维”根深蒂固 早在2016年竞选时,特朗普就大肆煽动美国人民的反穆斯林和反中国情绪,营造一种“我们”对抗“他们”的情感氛围。共和党参议院马克?卢比奥也坚定支持这种论点。美国赖以立国的基础是基督教的价值观,现在民主党同性婚姻、堕胎等政策让这种价值观岌岌可危。风云际会之下,特朗普成了这种文化、价值观甚至是文明的拯救者。特朗普曾宣布,他将成为选民长期以来所拥有的最伟大的基督徒代表。有分析认为,特朗普的身上,以宗教为基础的价值观因素远在政治意识形态之上。按照矛盾性质,宗教的与种族的、意识形态的、利益的三种冲突,其强度会依次递减。

不光美国,澳大利亚在6月通过《反外国干预法》,也是出于对中国干政加深的焦虑。这实际是19世纪“黄祸”思想的延续。早在19世纪,极端种族主义者称,黄种人对白种人是一个威胁,会吞噬西方“文明”社会。“黄祸”当时引起了广泛的焦虑与恐惧,一些统治者也借此对东方发起攻击。德皇威廉二世曾以此来鼓吹欧洲帝国入侵、征服和殖民中国。 现实层面:对美国国安的威胁是民主“不可承受之重” 美国国会和情报界担心,中国政府拨款在美国建立了100多所“孔子学院”,中国利用会这些在美文化教育机构进行渗透,并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无独有偶,美国国务院2010年开始为美国大学和非政府组织提供资金,帮助它们与中国合作伙伴建起了29家美国文化交流中心(American Center for Cultural Exchange),但已有10所中心在压力下被迫解散,有些根本无法完成协议签署。截止2018年3月,只有10所中心运作正常。中国警方会盘查美国文化中心的资金来源、如何确定活动主讲人、以及与美国政府的关系,甚至被要求拒绝美国政府拨款。 分析人士认为,中共的“总体国家安全观”认为,意识形态安全作为总体国家安全的思想内核。美国1938年通过的《外国代理人登记法》也是为维护美国安全,防范外国组织的法案。中共有对矛盾有人民内部与敌我矛盾的区分,美国也不例外,民主在涉及“国安”的“冷战”关系中并不适用,当时反共、现在针对中国都是为“捍卫民主”。当然,孔子学院外派赴美的教员多是学语言教学的青年,女生居多,中国如果希望他们收集情报,也是资源浪费。

栗战书对莫桑比克进行正式访问,并出席非洲孔子学院联席会议(图源:VCG)

中国媒体没有“get”到关键 《环球时报》

北京时间8月16日就此回应称,对孔子学院涉嫌对美开展意识形态渗透甚至从事间谍活动的指控都是美国政治和舆论精英做出的,几乎没有发生过学生批评那些学院和课堂设置课程不当的情况。语言学习是国际文化交流意识形态含量相对最少的活动,中国社会受到西方价值观全面渗透的巨大压力,但很少听说有中国批评者把这个问题与英语教学的过程联系起来。中国学英语和其他语言的中国学生,都会接触相关国家的意识形态。如果中国人有十分之一的警惕,好莱坞大片,各种美剧都得被禁,米老鼠、唐老鸭等符号都得被从中国扫地出门。 凤凰网转载微信公众号“海外情报社”的文章称,中国孔子学院仿照法国文化中心、德国歌德学院以及英国文化协会而设的,为什么在美国人眼中,我们目标是加深影响推进目标,而他们就是正常的文化传播呢?这不是双重标准,什么是双重标准?以上质问都不无道理,但都没有get到关键所在。

分析认为,美国的国家机器已全面动员,《国家安全报告》先指控中国是修正主义大国,通过《台湾旅行法》、《国防授权法》等法案,掏空其所坚持的“一中政策”,就贸易战对华极限施压、对孔子学院发难都是压制中国的一环。 中共意识形态与中国文化传播不在同一次元 习近平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上曾表示,研究孔子、研究儒学,是认识中国人的民族特性、认识当今中国人精神世界历史来由的一个重要途径。当前,以“仁义道德”为核心的儒家思想不在孔子学院课程中,马列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等中共官方意识形态同样不在其列。 美国国会及“文明冲突论”者质疑,孔子学院有传播中共意识形态的问题。不过,从学中文到学习中国文化,这也是自然而然的进程,也许会触动美国主流文化中的基督教意识。包括美国院校孔子学院在内,各家最常见的文化活动,包括中国新年等的节庆活动、武术、烹饪等主题活动。甚至还会有在港台风靡、大陆视为迷信的风水玄学讲座。上世纪90年代,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因地产泡沫损失大量财产。1995年做过风水咨询后,商业运势好转。他曾公开称,你不必相信风水是否真的有用,我只相信它能帮我赚钱。特朗普就任总统以后,其家人对中国语言文化的爱好,也成为一段佳话。如果特朗普年仅5岁、中文流利的外孙女未来很有中国文化修养,也并不等于信仰马克思主义。 因此,美国国会议员的指控略微杞人忧天,但这已超出了文化交流的范畴。而且,还要补充的一点是:中文师资是美国社会的刚性需求,关闭孔子学院也不会是市场行情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