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富有改革精神的非洲老人,生前大力推动联合国改革,但同时也留下了很多遗憾。对于中国,他十分看好中国的发展模式。他曾多次到访中国,并称在世界秩序的重建中,中国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一个非常镇静的人,一个几乎从不会提高嗓音的人,一个从来不会发怒或者失去耐心的人,人们最多能从他连续不断的搓手和眼睛猛烈的颤动中,感觉到他内心的焦虑。”多年来,一位享誉世界的非洲老人给世界留下了这样的形象——联合国第7任秘书长科菲·安南。

刚刚,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消息称,安南溘然辞世,举世震惊。

长安街知事发现,这位富有改革精神的非洲老人,生前大力推动联合国改革,但同时也留下了很多遗憾。对于中国,他十分看好中国的发展模式。他曾多次到访中国,并称在世界秩序的重建中,中国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走钢丝”

1938年4月8日出生于加纳库马西市,早年就读于加纳库马西理工大学。1962年进入联合国工作,先后在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联合国总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联合国难民署和世界卫生组织等部门任职。1986年升任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负责人事厅的工作。

1996年12月17日,第51届联大任命安南为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1997年1月1日,他正式就职。5年后成功连任。

被公认为联合国历史上最富有改革精神的秘书长,安南希望联合国能有更多的会员国,发挥更大的作用。

“振兴联合国”是安南在1997年就任秘书长后,提出的第一个主要倡议。在一份长达90页、被安南命名为“无声的革命”的改革计划中,精简人员,减少流程,取消重复劳动以及改善联合国的形象被重点提出。此外,安南还主张革新联合国在安全等领域的理念,对联合国进行全面和综合性的改革。

安南重视维护联合国安理会作为国际集体安全体制的核心地位,大力提倡多边主义。对于美国在“9·11”事件后以反恐为名采取的单边主义政策,他直言不讳地表达反对意见,始终强调联合国必须在解决国际冲突中发挥核心作用,维护了联合国的尊严和地位。

但对于没有任何实际的政治权力、没有可管辖的领土、没有可调遣的军队的安南来说,“斡旋”成为他的主要工作内容。10年间,人们已经习惯了在新闻报道中看到“安南呼吁”、“安南谴责”的字样。

安南任秘书长的10年,是联合国维和部队最为繁忙的10年,安南也成为历任秘书长中出访战乱地区最多的一位。无论是在非洲战乱、中东危机,还是在南亚克什米尔争端、东帝汶暴乱、阿富汗战争或者其他极度敏感的政治危机中,到处都有安南和他的团队穿梭斡旋的身影。

2003年2月,时任俄罗斯外长的伊万诺夫,将一个走钢丝的木雕小熊送给安南。这或许是他秘书长10年最好的写照。

“糟糕时刻”

2006年12月19日,安南举行了任期内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此时的安南还不忘呼吁其他国家向西班牙学习,因为西班牙政府为推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捐赠了7亿美元。

当被问及“任内最糟糕的三个时刻是什么”时,安南表示,10年来最糟糕的时刻就是联合国作为一个组织未能阻止伊拉克战争的爆发,不过,当时自己已竭尽全力。此外,“石油换食品”计划和2003年联合国在巴格达的驻伊拉克总部被炸事件,是另外两大糟糕时刻。

“可以说我为消除世界上的不平等和贫困奋斗了一生,我的部分愿望已经列入了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这是最好的事情。最糟的事情是,我没能避免伊拉克战争,我不同意发动伊拉克战争,但最后只能接受伊拉克战后重建工作,而联合国驻伊拉克代表却被炸身亡,更令我痛苦万分。”

2004年11月26日,美国《纽约太阳报》披露,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儿子科乔·安南卷入了“石油换食品”丑闻。该报称,科乔·安南曾经在1999年2月开始,一直接受一家名为“克泰科纳”的瑞士公司每月2500美元的酬金,而这家瑞士公司从联合国对伊拉克的“石油换食品”计划中得到了利润丰厚的合同。从报道的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人们怀疑科乔·安南利用父亲的关系帮助这家瑞士公司获得了合同。安南当天在联合国纽约总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对于儿子没有把与瑞士克泰科纳公司的关系和盘向他托出感到“震惊和失望”。

伊拉克当地时间2003年8月19日下午5时许,设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联合国大楼遭到炸弹攻击,联合国驻伊拉克最高官员、安南秘书长特别代表塞尔希奥·比埃拉·德梅洛在爆炸中不幸身亡。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为此发表声明,指出德梅洛的身亡,对联合国和对他个人都是一个痛苦的打击。

称赞中国

2015年4月,安南一行到访北京大学,展开对北大的访问和交流活动。

安南与北大的渊源颇深。早在1998年北大百年华诞之际,安南就曾发来贺信,并委派代表前来祝贺。2004年,首届北京论坛召开之际,他又委派当时的联合国副秘书长约瑟夫·里德携其贺辞亲临论坛。

2006年,安南在他联合国秘书长任期即将结束前,首次访问北京大学,当时的演讲就曾引起知识界和社会公众的广泛讨论2009年,安南又以联合国基金会董事的身份访问北大,与北大学者和学生进行了深入交流。

“中国与非洲在古代都有关于‘和’的箴言,证明自古以来‘和谐’对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常常被对财富和权力的追求迷失了双眼。”安南在北大演讲时如是说。

和谐社会的构建是一门艺术,在联合国工作的几十年中,安南对其中的艰辛有着深刻的体会。他认为,和谐的根基有三:和平与安全、可持续和兼容性的发展以及人权与法治。这三者共同为社会的和谐和繁荣发展奠定基础。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与非洲之间合作与往来日益丰富,双方都希望世界整体的格局是和平稳定的。

“当今的世界处于不断的变化中,财富和权力不再是特定地区的特权,无论是国家、地区和机构都应该适应这种变化。中国的改革开放使其在国际事务中重新处于中心的位置,坚持和谐社会构建的三个基础,中国将会在世界秩序的重建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安南说,自“9·11”之后产生的巨大变化导致联合国成员之间巨大的分裂至今仍没有愈合。对于年轻人他尤其要说,不要为年轻时不知道做什么而焦虑,“我20岁出头时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刚进入联合国的时候以为就待个2、3年,结果一做做了40多年,直到做到联合国秘书长。”他鼓励年轻人,“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等待着你们去勇敢开发,这个世界也会因为有你们而变得更好。”

在非洲人眼中,安南是为英雄;但在质疑者眼中,他却显得有些“柔弱”。

“我说话比较轻柔,所以很多人会忽视我其实是一个坚强、坚定的人。”对此,安南只用一句话轻轻带过。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如今,生前的功过是非,都留与后人评说了。

相关阅读:安南去世了,小时候我以为他是全世界最大官

昨天,整个世界都在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悲伤——科菲·安南

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于8月18日清晨,在瑞士首都伯尔尼一家医院与世长辞,享年80岁。去世时,他非常安详,妻子和三个孩子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

科菲·安南基金会今天也在Twitter上确认这一消息,并向他致敬,称赞他为深思熟虑的国际主义者。

在以战争和恐怖主义为标志的十年中,科菲·安南为了一个更公平,更和平的世界而不断奋斗。

图源:推特截图

据CNN报道,在得知安南去世的消息后,人们对他的怀念像泉水一样,源源不断。

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告诉CNN,安南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灵感来源”,“他不仅是一名政治家和一名领导者,还是一个在困难时刻支持他的同事和朋友。”

联合国移民局在推特上写道:“今天,我们为失去一位伟人,一位领导者和一位有远见的人而哀悼。”

图源:推特截图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在推特上说:(安南)“作为伟大的领导者和联合国的改革者,为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作出了巨大贡献,我的思念和哀悼与他家人同在。”

俄罗斯总统普京也发出唁电悼念逝世的安南。他说:“我真心欣赏他的智慧和勇气,以及在最复杂和危急情况下做出明智决定的能力。他将永远活在俄罗斯人民的记忆中。”

图源:President of Russia

对于安南的溘然辞世,他的祖国加纳的现任总统Nana Akufo-Addo表示“整个国家将降半旗表示哀悼,从下周一开始,为期一周。安南作为第一个从撒哈拉以南非洲走出来,并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人,为我们的国家带来了相当大的声望”。

就连前段时间占领话题榜的“网红”百度,也在今天将安南的百科页面设为灰色,以此来表示对他离世的悲伤和哀痛之情。

图源:百度百科

而这些“悼念”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几乎世界各国领导人(现任、前任)都在今天为安南献上了属于自己的一份哀思。

2000年之后出生的人或许对于科菲·安南这个名字还比较陌生。

他是谁?

他做过什么?

为什么他的离世,让全世界都潸然泪下?

今天日报君就用这篇文章回顾科菲·安南与联合国“纠缠”的一生,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来纪念这位跨越世纪的“和平使者”。

1938年4月8日,安南出生于非洲西部的“黄金海岸”加纳库马西,那是一个星期五。加纳有按出生与星期几给孩子起名的传统,因此,安南被取名为“科菲”,意指“生于星期五”。

图源:Ghana Rising

安南出生于传统的部落酋长家庭,不仅富有,也属于贵族阶层,他从小在物质无忧的环境中长大。

16
岁时,他来到加纳最好、也是最古老的学校“曼特西皮姆”就读。毕业后,他先就读于加纳库马西理工大学,攻读国民经济学专业。两年后,21岁时的他,留学美国和瑞士,先后获美国明尼苏达州麦卡莱斯特学院经济学学士学位和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硕士学位。

原来,安南也和日报君一样,是“美漂”留学生呢!

图源:AdmissionsGh

1962 年,24岁他进入联合国工作,最初任职于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据《纽约时报》报道,安南是个不那么出色的小伙子,至少毕业的时候是那样。

他从最低的级别开始做起,按照P1级别拿薪水,这是给予大学毕业生的最低工资级别(日报君查了一下,P1级别年薪37,000美金)。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只是简单的在联合国工作个2、3年,但是没想到一做就是40年,成为了联合国秘书长。

我,科菲•安南庄严宣誓,将我全部的忠诚,奉献给这一组织。”

这是科菲·安南1997年1月1日宣誓就职联合国第七任秘书长时的宣誓词。

从1997年1月1日正式就职到2006年12月31日卸任,安南带领联合国走过了让人不能忘怀的10年。

图源:百度TA说

科菲·安南是一名谈判专家。

“一支雪茄的青烟代替了炸弹的硝烟”

在就任联合国秘书长后,第一个令所有人为他捏一把汗的工作便是与萨达姆•侯赛因的谈判。

为了化解联合国与伊拉克之间的对峙局面,劝说伊拉克履行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安南于1998年出访伊拉克。

图源:环球网

在巴格达,安南与萨达姆边抽雪茄边讨论伊拉克的未来。安南终于以诚意说服萨达姆,化解了伊拉克武器核查危机。

大家都说,这是“一支雪茄的青烟代替了炸弹的硝烟”

很多时候,联合国的境地是“尴尬”的。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可管辖领土、没有可调遣军队,没有任何实际政治权利的“国家”。因此,安南必须在各种复杂的政治局势中斡旋。

10年间,人们在新闻中不断的看到“安南呼吁”、“安南谴责”的标题。他直言不讳地表达反对意见,始终强调联合国必须在解决国际冲突中发挥核心作用,维护了联合国的尊严和地位。

图源:路透社

无论是非洲战乱、中东危机,还是东帝汶骚乱、阿富汗战争,或者是在其他非常敏感的政治危机中,都有他穿梭斡旋的身影。

不像是某明星的玩笑,科菲·安南一生的愿望都是希望世界和平。

2003年2月,时任俄罗斯外长的伊万诺夫,将一个走钢丝的木雕小熊送给安南。这是他秘书长10年最好的写照。

科菲·安南在人们心中似乎是完美的,但是在他40年的联合国生涯中,也有让他不能释怀的时刻。

你还记得那场伊拉克战争吗?那是他最大的遗憾。

  

图源:环球网

努力维持和平的安南,没能阻止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

2003年,当美国绕开安理会擅自发动伊拉克战争,这对于联合国来说不亚于一次挑衅和“侮辱”。他指责美国发动这场战争的不合法,公开与美国为敌。

当他2006年回忆这10年时,他说:“伊拉克战争是我最大的遗憾,也是最糟糕的时刻,联合国作为一个组织并没能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我觉得我已经做了所有的一切想要试图去阻止它,但它还是发生了。”

图源:环球网

安南将未能阻止伊拉克战争称成为自己任期内最糟糕的三个时刻之一。

其他两个则是:“石油换食品”计划丑闻,和2003年联合国在巴格达的驻伊拉克总部被炸事件。

在任期外,依旧有一件事让安南用10年的时间去反思并跨越这道坎儿。

大家或许都知道一部电影叫《卢旺达饭店》,而安南心里的这道坎儿,就是这部电影的原型。

图源:Rotten Tomatoes

1994年4月至7月,卢旺达发生震惊世界的种族大屠杀

但是联合国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事件中却表现消极。大屠杀发生的第四天,联合国安理会通过投票,决定象征性地在卢旺达保留260名维和人员,职责仅仅是调停停火和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罗密欧·达赖尔是联合国派驻卢旺达维和部队的司令官。他曾多次向联合国发出关于卢旺达暴力冲突的警告,并申请立刻增援,他认为如果联合国派遣4000人的维和部队并采取强硬措施,就可以避免局势进一步恶化。

图源:WordPress

然而,时任维和部队行动部部长的安南拒绝了该请求。

直到屠杀持续了近一个半月后,因为事态极其严重。联合国才决定将联合国驻卢旺达援助团人数增加到5500人,扩大其行动授权,并说服其他国家参与救援。

在近100天里,共有80多万人被杀,这个数字相当于卢旺达当时总人口的1/9。

安南将这次联合国在卢旺达的不作为算在了自己头上。

图源:凤凰网

安南在2004年“卢旺达大屠杀10周年纪念会”上说道,“如果种族清洗事件再次发生,国际社会一定不能保持沉默,要在全球范围内发起行动,对灭绝人性的行为进行谴责并加以制止。”

据曾长期在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任职的徐书云回忆,1997年底,安南夫妇访问伊朗。在一次一起用餐时,徐书云告诉安南明年又该轮到“虎”年了。安南惊喜地说:“太好了,这是我的本命年!”

因为多年前一位中国友人告诉安南,按中国传统历法,他出生在“虎”年,从此他牢记自己属虎。

图源:华人开运网

安南和中国的交情远不止与一个生肖这么简单。

在任联合国秘书长的10年时间里,他曾多次访华。游览过北京的故宫与八达岭长城,在清华和北大参观并演讲,去未建成的鸟巢参观,还获得了浙江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

在一次次的访华经历中,他陪中国一起成长

1997年5月7日至11日,安南上任不久便来华进行他的中国“处子之旅”。那一次他登上了长城,体验了一把“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感觉。

图源:Google image

1998年,他再一次来到了中国,还和故宫合了影。

图源:新京报

1999年11月15日,正在北京访问的安南对中美两国就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达成双边协议表示祝贺。他说,这一协议的达成表明中国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长期艰苦的历程中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2002年10月安南再一次访华。这一次,他还去到了浙江杭州,获得了浙江大学的荣誉博士学位。

图源:搜狐新闻

2004年1月,安南在中国农历新年之际发表电视录像讲话,祝愿中国人民春节快乐,并用中文对中国人民说“恭喜发财”。

同年10月11日下午,他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希望清华大学的学生能够与中国其他同辈人一起,“走出去,把世界变得更美好!”

2006年5月,安南在离任前最后一次访问中国。“他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在北大开始了他的演讲。之后他又赶往北京奥运会主会场——国家体育场的建设工地参观。安南说:“2008年,我也想来北京看奥运!”

(但你最后没有来,哭哭。)

图源:cnr.cn

安南在其一生中做过很多次演讲,有的关于战争、有的关于疾病、有的关于和平、有的关于妇女,有的关于我们这一代青年人。

他对年轻人说,不要为年轻时不知道做什么而焦虑。

“我20岁出头时也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刚进入联合国的时候以为就待个两三年,结果一做做了40多年,直到做到联合国秘书长。”“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等待着你们去勇敢开发,这个世界也会因为有你们而变得更好”。

作为联合国秘书长,他是“世界总统”。

他是那么引人注目,却又格外低调;

他有太多的麻烦和困扰,但无论发生什么,他依旧轻松地用他无可挑剔的西装、山羊胡子和优雅的气质立于世界舞台;

在非洲人眼中,他是英雄;在质疑者眼中,他却显得有些“柔弱”。

虽然他是如此的安静与平和,人们却能“从他连续不断的搓手和眼睛猛烈的颤动中,感觉到他内心的焦虑。”

科菲·安南的伟大并不是一篇文章可以叙述完的,因为他做的事情伟大到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当人们说他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时,很多人无法感同身受。这是因为我们处于和平年代,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国家。但对于那些年身处战火中的人来说,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能忘怀。

图源:Graphic Online

回首10年任期,安南曾借用古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的故事说:“虽然有些石头从我们手中脱落并滚下山坡,但我们还是把一些大石头推到了山顶。当我不必再用肩膀抵住那些顽石时,我想我会怀念那座山。”

再见,科菲·安南!

我们会永远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