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土耳其在极盛时期,不仅建立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强盛帝国,亦展现了高度的文明,其建筑、医学、造船、兵制等,一度远远领先于欧洲,称雄于世界。可以说近代西方文明,是踏着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尸体崛起的。在18世纪之前,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一直都是欧洲的恶梦。在长达几百年的时间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咄咄逼人的扩张和压迫之下,这种恐惧时刻都在笼罩着欧洲人:这天何时才会亮?

因此,挑翻欺负自己几百年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是西方文明崛起的必经之路。这个被封建势力统治了几百年的腐败帝国不除,深受其害的人民就永无安身之所。于是,各种改革运动应运而生。是契机,也是封建文化的断截与续章的交织。

“伊智提哈德”制度曾经保证了伊斯兰文化强大的创新能力。而在13世纪后,伊斯兰教法进入“塔格利德”(因袭传统,无条件顺从权威)时期,伊斯兰文化开始停滞,逐步走向自我封闭。而自我封闭的后果也逐渐显现。当时,许多穆斯林学者对现代世界的变化,几乎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哥白尼、伽利略、开普勒的学说。从作为文化领袖的“穆夫提”到农民都相信,地球是被一根大铁链固定悬挂着。封闭和傲慢,很快使奥斯曼土耳其滑向亡国边缘,先后败于西班牙、意大利、匈牙利、奥地利以及后来的死敌俄罗斯手下,成为“西亚病夫”。

土耳其货币危机发酵

而这种根深蒂固的“个人领袖”文化并不仅限于穆夫提时代,随着埃尔多安的上任,这种极具特色的伊斯兰个人领袖主义也随之嫁接。眼下,土耳其货币危机发酵之际,他又提出了“梦想”与“情怀”:“将你们藏在枕头底下的欧元、美元和黄金都换成里拉吧,这是国家和民族的战争。国家需要你们!”面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总统埃尔多安努力表现出誓要对抗到底的态度(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同感,在个人领袖主义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聊情怀。他们在金钱和利益面前似乎总喜欢跟人大谈特谈梦想和情怀,像永动机一样不停地自打鸡血)。

但是,钱总是最聪明的。像巴菲特说的,只有退潮后,你才知道谁在裸泳。所以,市场做出的回应是:8月10日当天土耳其里拉大跌18%,创下了10年以来最大的单日跌幅。

要知道,2018年以来,土耳其里拉与美元的兑换汇率已经大跌了40%。这意味着被视作中东第一经济大国的土耳其,仅用了8个月就将全国GDP总值蒸发了近一半。里拉大幅贬值给土耳其民众日常生活带来了较大影响,霎时间哀鸿遍野,市场预期一降再降,就连本地居民都开始抛弃本国的货币。

其实,从去年土耳其政变以来,世界政治格局正悄然发生了转变(它与英国脱欧都是同一个级别的大事件)。美国把全球统治的战略,放在了钳制亚欧大陆上,而其最为倚重的三张王牌就是英国、日本和土耳其。

可在土耳其的政变中,却出现了俄罗斯的身影,同时还出现了美国中情局的身影。在情报战上,中情局输给了俄罗斯,算是普京救了埃尔多安一命。埃尔多安挫败政变之后,控制了美军基地,扣押了美国士兵,还控制了50枚核弹。这一幕,和当年的伊朗革命,多么地相似!

当时,土耳其要求美国引渡政变主谋、流亡美国的宗教人士居伦,遭到美国拒绝后,土耳其以涉嫌“间谍活动”及“恐怖犯罪”为由拘捕了美籍牧师布伦森。若定罪,布伦森或被判最多35年监禁。川普本人亲自向埃尔多安打招呼,但也遭到拒绝。于是,这场决裂的导火线由微弱的火光逐渐演化成一颗待爆的定时炸弹。

美国开始反思是否该保留土耳其这张王牌,其实土耳其也在审时度势。故此,埃尔多安开始对军队、学校,以及司法等领域,进行大清洗,全面清除美国可以操纵的力量。这明摆着是要彻底摆脱美国的控制。

于是,美国也开始反击。川普总统可不是能忍下一口气让其风平浪静的人,哪里惹火,他会让它烧得更旺!在川普推文批准对土耳其的进口钢铝关税翻倍之后,土耳其里拉迅速跌至纪录新低……

分裂与经济制裁

早在8月1日,美国就出手禁止任何美国企业与土耳其外交部长和内务部长有生意和资金上的往来,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对北约盟国实施经济制裁。土耳其则“以牙还牙”,宣布对两名美国官员进行制裁。所以说,这场经济危机,更多是美国和土耳其政治决裂引发的,美土关系目前还在持续恶化中。

而另外一方面,在俄叙土伊联合打击下,孤立的叙利亚库尔德目前已经服软,向政府军示好。日前,库尔德武装已经获得在叙利亚大马士革和苏维达地区建立征兵办公室的权力,叙政府也获准在哈塞克地区建立征兵办公室,这都是双方关系缓和的征兆。

库尔德内部统派势力和意见正在逐步升高压制美国支持的独立派,一旦库尔德被叙利亚政府纳入全国政治和解进程并留在叙利亚国家内部,那么美国在叙利亚的驻军将被迫撤退。而美国撤出库尔德控制区就等于退出了中东核心区,其势力将从地中海东岸急速后撤到红海地区。中东核心区是石油美元的基石,是美国推行金融政策的根基,失去这里,石油美元的根基将会全面动摇。

8月10日,根据第十次阿斯塔纳会议声明,土耳其联合伊朗、叙利亚、俄罗斯军队联合打击伊德利卜地区的HTS。一旦该地区平定,那就代表着恐怖分子控制区全部被解放,在维护叙利亚领土与主权完整原则下土耳其支持的土系反对派势力将纳入叙利亚政治和解进程之中,四国战略互信进一步增强。

这成为压垮美国耐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美国的忍耐达到了临界点。在四国联合打击HTS军事行动的当天,美国对土耳其发动了的金融攻击!

追根究底,美国的经济制裁只是顺势落井下石。真正的深井在于土耳其本身经济深层次的问题上,高通胀、高外债、高政府赤字,这三座大山早已经将土耳其经济推到了悬崖边缘,美国的经济制裁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前面提到,埃尔多安是一个极具个人主义色彩的领袖。2003年,他接位土耳其总理的时候,这个国家还是内阁制,总统只是虚位,大权都在总理手中。而后的11年里,他连续三次组阁,并交出了一份“亮丽”的经济数据。

在那11年里,土国GDP年增长最高曾达11.11%(一度超过中国的GDP增长速度)。除了2009年因全球经济危机出现下滑外,大半年份的增长都维持在6%以上,也跑赢了绝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即使以美元计算,土耳其人均收入也翻了一番。2017年,土耳其的人均GDP为10512美元,位居全球第63位,这比位居第71位的中国的8643美元高出不少,也高过马来西亚、墨西哥和巴西。

2003-2014的11年间,土耳其的国民收入水平跑赢了绝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网络图片)

那么,埃尔多安是怎么让土耳其看起来很“有钱”的?

初期,其实是借了土耳其私有化改革的东风。埃尔多安能够上台,就是因为土耳其1999、2001年连续发生两次经济危机,那时候土耳其人喝一杯咖啡都需要上千万里拉,无奈之下,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条件苛刻的援助启动私有化改革。没想到,只是尊重了私有产权,货币价值就相对稳定,外资就开始接踵而至了,再加上一帮阿拉伯大款帮衬,土耳其和整个中东的生意都做到风生水起。

2006年以后,埃尔多安推动修改土耳其宪法,改内阁制为总统制。次年,修宪成功。不料金融危机不期而至。为了积累个人资本,埃尔多安开始求助于最简单粗暴的办法——印钱,刺激增长。

在位期间,他到底印了多少钱不得而知,反正总量真的非常吓人……

2006年以后土耳其央行的印钞数量惊人(数据来源:IMF)

那么,印的那么多钱都流向了哪儿呢?

首先是大基建。埃尔多安先后投入1350亿美元用以各类基建投资,比如修铁路、机场、运河、能源等,基建被埃尔多安赋予了强烈的政治宣示意义。

其次,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房地产。从2008年不到2000亿的总量,一直涨到了如今的1.2万亿,10年间上涨了6倍还多,成为土耳其的支柱产业。于是,膨胀的泡沫愈演愈剧。

如果说埃尔多安让土耳其人的人均收入翻三番达到10000美元,用了十多年;那么现在让它跌去一半,只用了8个月。

根据土耳其财政部的数据,2018年第一季度,土耳其外债总额达到4667亿美元,外债占到了土耳其GDP的55%左右!

美联储的加息,以及美元的强势,导致美元不断外流,这让土耳其外债形势更加恶化。对土耳其百姓来说,最糟糕的则是通胀危机。今年7月土耳其CPI同比上涨15.85%,创造了2004年1月以来的最高记录。此前的6月24日,土耳其央行不得不打响“里拉保卫战”,宣布将基准利率从8%提升到17.75%。

土耳其的问题,某种程度上和希腊债务危机类似。在经济形势不错的时候,大举借入廉价美元,驱使经济快速增长。过去10年,土耳其经济增速多次突破10%,在新兴经济体中表现相当靓丽。但这些都是建立在债台高筑的基础之上,因此,当美联储加息、美元持续走强并外流之际,土耳其危机也充分暴露出来。

各位,看到这里,您有无似曾相识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