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化的前任董事长傅成玉在欧美同学会上发表了下面一段讲话。讲话谈到了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傅成玉说道,还是要客观认识到,中国跟美国相比,差距还是很大,还需要大家埋头苦干,而不是过于自信。我把演讲全文发给大家,很多肺腑之言,值得一读。

我先介绍一下我的经历,因为我要发言的东西跟我经历有关,我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全程参与的人员之一,同时又是一个很特殊的经历,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的第一天我们就参与到改革当中来,我说参与是当时中国成立了两个经济特区,实际是三个,大家都知道这是深圳、珠海,还有厦门,但是我们不知道有一个海上的石油特区,因为没这么叫过,可是我们国家在改革开放这个领域,在一个行业里把一个海洋石油工业整体拿出来对外改革开放就是我们改革开放之后中央做的一个重要决定。由于这个决定,我们国家有一个条例,咱们没有见过一个国家为一个公司建一个条例,这就是《海洋石油对外合作条例》。一个国家为一个新兴的行业成立一个国家海洋石油税务局,专门收这个公司和为这个公司服务的整个产业链的税。同时,这个公司也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第一个真正的公司性质的公司。什么叫公司性质的?就是我们后来从国家设置的公司法,当时没有公司法,只有企业法,但是是按公司性质设立的公司。这个公司在财政管理上是一个全新的管理方式,也就是说国家没有投入一分钱的资本金,而是国家允许你这个公司到银行去贷款,国务院给的额度你一年能贷多少亿的款。但是就是这个机制改变了一个公司的整体的经营行为和员工的生产方式。为什么呢?在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我们所有企业的生产,所有的产品是国家拿出来进行分配的,你所有需要的原料,你的成本是国家给你拨的。在这种体制下,企业没有成本概念,没有利润概念,企业花钱越多越好。因为今年花的多,给你的预算一定要花光,再花超,为了明年要的更多,不是产生更大的效益。这就是企业的行为和它的行为背后的思想指导原则。

由于你是贷款,你花国家财政了,你就要有还本付息的责任,这个时候你就要懂怎么样生产同样的产品,你的成本最低,产生的价值最大,你在市场上能得到更高的回报。所以,这么一个政策性的改变,也就是在中国的企业界开启了第一步中国企业真正市场化改革的试点。这个公司成立以后14年是靠银行贷款发工资的,国家没给投一分资本金实际没投,当时承诺要投,但是国家没有钱。说等你们有利润以后,允许你们资本金达到60亿,当时利润是要上交的。所以,你累计到60亿这算国家给你的,你可以不上交,但实际后来全都没了。

这样的一个改革开放我是全程经历了。所以,从1982年我是第一批中国人里坐到外国公司办公室一起办公的人之一。自那以后我们节在和外国公司合作,我们在一个办公室的合作整体上我超过了16年。当然,这里面有几年我曾经在美国留学,1984年回国,然后又从事对外合作。一直到1995年,我在1995年之前就逐渐从最基层升到了和对外合作的中方首席代表,代表中国公司和外国公司一起合作,到1995年我又被外国石油公司聘请为这个公司在中国的总经理。那时候是亚洲副总裁我们的西疆项目就是那么一个项目的总经理。我管了这个公司三年以后,当时这个外国公司有600多人,其中有80多人是外国人。我们当时一天的产值是200万美金,那是1995年的时候,然后到1999年,我们国家进一步的改革开放,就要求我们的国有企业整个行业要改革,要上市。所以,当时的中海油总公司又要求我回来,希望我回来。我还是决定回来。我到外国公司工作是经过了我们总公司的批准,我以前代表中国公司和外国公司谈判,然后我就变成外国公司代表和我们自己总公司谈判。所以,这种经历很少有,后来要求我回来,你有过外国公司工作的经历,希望你能回来,外国公司以为我受到了什么压力,就明确给我表示,说你可以离开中国三年以后你再回来。三个地方供你选,包括美国,包括委内瑞拉,还有俄罗斯。我说我只选择留在中国。他们不理解,因为当时我们的工资很低,在国内的工资也很低,公司规模也非常小,那时中海油是非常小的公司,因为它资本金都是自己在积累。所以,人家就问我为什么?我说就是因为中国,它现在的挑战非常大,但是以后机会非常大,我愿意接受挑战。这是西方他们容易接受的观点,大家希望你个人的成长。

在这个问题上,当时总公司领导要求我回来并没给我承诺要当什么领导,实际我回来以后就在我们的广州二级公司任一个副总经理,后来我逐渐到了中海油总部,又从2003年的10月份开始接了董事长和CEO这个职务,又干了八年,后来又到中石油做董事会董事长做了4年。我们从国家的改革开放到了解学习外国公司,然后和外国公司一起竞争合作,一直是通过学习竞争或者完善我们自己,通过竞争得到自身的发展。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过程?我想我们这一代人,我们看不见具体的国家哪天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是我们能有一个感觉,这个国家会发展越来越好。我第一次到美国的时候是通过对外合作去跟人家开会,那是1982年,我们眼睛一下就放大,就不知道地球上还有这么个地方,同时觉得我们是不是过去教的东西都错了,就开始怀疑我们自己,而且我们在一起议论,中国一百年后能不能建一条高速公路,这是我们当时的想法。但是我们通过跟外国公司合作,逐渐合作以后,我们开始是看着人家这样看的,仰视,逐渐我们觉得它的东西就是好,就值得我们学,但同时慢慢的我们发现了原来他们不是什么都好,他们确实有好的东西,也发现了我们原来不是什么都差,我们里面有好的东西,但是我们好的东西在人家更好的东西面前比的时候我们已经看不见我们自己的好东西了。可是当我们自己成长了,我们才发现我们不是什么东西都不好。所以,通过在外国公司跟人家学习,我老强调是学习,今天我们还要学习,但是不是什么都学习,要把它好的东西结合到我们的长处当中来,变成既不是外国的,也不是我们原来的,这就是创新,包括在管理上。

我今天想说的一个题目是想说我们回国人员要主动的融入国家,要发挥我们的优势。为什么说融入国家?我们不要以为我们在外国学的很多东西我们懂得比我们国人什么都懂,要想改造中国,要想发展中国,必须懂中国。在中国生活的人不一定全懂中国,我们最忌讳的是咱们这些留学人员学了外国的理论,学了外国的知识,拿它当尺子来量中国,一量不对了说我们自己不好,就得改掉,不是全对。有的地方是对的,多数地方是不对的,包括经济理论。咱们今天说这话更容易理解,出国留学人员,特别是我们的很多学者们,很多在误国,因为他拿西方的东西来要求我们,但是不知道咱们的基础和现状是什么。我们光知道目标,不知道路径,如果你把西方的路径拿来就实现不了西方的目标,因为我们的现状,我们的体系是不同的。所以,我说要融入中国。我之所以在外国公司工作学了那么多东西,是要把它和我们的实际相结合,实际里面其中包括什么?包括我们现在思想不解放的那一块。咱们回来的人员最感觉,这种非常落后的观念怎么还不改?我们的很多体制机制为什么还不改?所以,我们碰到这些你感觉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就容易灰心丧气。其实我们要把这些东西放到一个历史过程中的小波浪看的话,它并不完全是坏事。你了解它,融入它,才知道怎么影响它,改变它。如果你不融入它,你不能影响它,你就改变不了它。所以,我们要认为自己行,我是有本事的人,你是改变环境的人。你不能改变它,有人说要适应它,我说适应不是为止,适应的目的还是要影响它,改变它。

所以,我过去在公司工作的时候,有很多无论国内国外都说我是国企的异类,我非常国际化,我觉得我不是国际化,我是理解国际化,结合中国,包括我们企业的实际特点,怎么把它在理念上国际化,在操作上中国化。所以,咱们留学人员都会遇到我们在一些事物面前感到无能为力,感觉到我们非常渺小,这既对,也不完全对,对是因为我们把自己放再一个广大群众中一员的角度来说我们很渺小,不完全对就是我们通过我们个人的努力,我们形成了一个整体的力量,能够推动国家的改变。我个人没有推动国家的改变,但是我融入了我们广大群众的共同努力当中,国家就变了,我们哪能想得到今天变成这个样子呢?

所以,我觉得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一定想这是一个小阶段。马克思说过,说片面性是历史发展的形式,历史是在以倒退的形式实现自己的进步。这话我们过去不懂,当我们经历了我们自己的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发现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了。我们不站在历史的角度看问题,在历史的进步,社会进步的角度看问题,如果我们陷在一个小阶段看问题我们可能就失去了宏观,在微观上打转,不能前进。

从这个角度说要融入我们国家,融入这个社会,是理解这个社会,理解我们的国情,理解我们的企业情况,你不理解谁也搞不动。我们必须再融入的过程中去影响。我觉得我的很多建议,很多做法为什么中央能够一直用我?我的很多东西是和大家不一样的。但是我之所以能坚持,我没有用西方的办法去说这个必须要搞,而是说用中国的方法,让我们自己变好的方法来说服我们自己的员工,来影响我们上级领导。

我在我自己经历上,我们公司内部经历过重大的改革,这个大家都不会知道,我们在2003年时搞改革所有人员都是合同制,老同志最多签8年,一般的签3年,短的都是1年。在那个时候,1993年就不分房子,这一般在中国是改不到的,这也不是中央要求的。可是为什么能做到?是因为你的结果一定要让全体员工受益,让社会受益,你的企业就会受益。所以,中海油从一个不见经传,从一个连资本金都没有的公司,当我离开的时候市值已经到了1200亿美金,上市的时候是60亿美金。为什么?就是我们坚持了国际惯例共同认可的市场化的标准。同时,结合了我们国情。这是一个。

第二个,我们就要把在这个过程中坚持我们的优势的发挥,不要放弃。我们很多东西现在都是靠领导批,越要领导批越干不成事儿,你要想干成事儿,你要敢担当不要找领导去批,在你权力范围内的你就全力去影响推动,但是你的影响和推动取决于你能不能影响你这个团队,如果连你的团队都矛盾重重,你就搞不成。所以,我们搞的重大改革没有报中央批过。你报中央批,中央知道你这个企业应该怎么搞吗?他怎么清楚你怎么做才能给你这企业,给国家增加更大的战略呢?你是管这个企业你才知道,你知道了你就不应该让上面替你背责任,你请示意图就是把责任交换他。所以,你打报告的基本是不批。你敢担责任,不是因为我们冲动,也不是因为我们认为方向对,我们还要懂怎么样的路径和步骤能实现。如果我们的改革不能实现,你的理想再好也是空想。所以,我们回国留学人员我想坚定信念要有定力,但是要懂得怎么样发挥我们自身优势,这个优势不仅仅我们所学的技术上和管理上,更重要的是影响他人上。不能影响别人的任何想法和行为都不会取得好的结果。

最后再说一个,要把握大势,要抓住机遇。影响世界的大势有三件,咱们一定要把它搞清楚。这个大势是影响历史长远发展的大逻辑,也是我们的大规律。所以,这个大趋势影响全球的至少有这么三个。第一个就是中国的和平崛起,第二个就是美国的特朗普革命。第三个就是科技进步。在前两个抓紧点说一下。

第一,中国的和平崛起,这是任何势力都没法阻挡的。如果咱们回头看40年前,我们说中国一百年后能不能建一条高速公路的时候,我曾经在1983年没出国之前我在广州还跟外国公司一起合作,我们几个人议论,说我们退休的时候工资能不能涨到75块钱?为什么75块钱?1951年毕业的大学生,跟我们在一起工作他们工资最高,75块钱。所以,我们认识我们自身能力,认识我们国家发展潜力,认识历史发展规律,我们很多东西是看不清的。通过这40年发展,我们看到了趋势。一个是我们现在无论是我们的结构调整也好,我们的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好,特别是我们处在这个发展阶段,我们才八千美金的人均值,这个空间还远远跟人家不要说5万、6万,我们离两万还至少要两倍多。所以,我们的发展空间大,我们的人口多,而且我们的市场非常大,特别是在未来5-10年我们中层收入的人群几乎就成倍的增长。所以,这种情况下,任何东西,任何外力都没法阻挡。因为我们中国的工业体系是世界上最全的。我们有些产业可能水平低,但是我能运行。咱们自己能赚钱,只不过水平低点。但是今天这个程度谁还能把我们退回到50年代或者60年代,70您带?不可能了。所以,因为不可能了,西方很焦急。特朗普上台是一个偶然现象,但它又不偶然,他是代表了一种势力,这种势力是由于历史发展过程形成的,他也不是突然出现的。这就跟中国的“一带一路”,如果中国“一带一路”我们能做好的话,是世界共同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和切入点。今天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有很多指责,有很多批评,也有恶意的不想让中国搞成的。过去说阴谋论,我们有很多都是阴谋论,但是阴谋论里也有一部分是不理解。指责的除了不理解,也有从关心我们自己的角度出发的。我们看到风险很多,但是我觉得“一带一路”是个历史过程,不能看某一个阶段。第二,“一带一路”是个新兴事物,我们都没有经验。刚开始一定会遇到很多挫折和困难,但是正是这些挫折和困难会让我们走上一个新的台阶。这些对我们的批评指责基本上围绕着一个是为中国自己的利益着想,所谓的地缘政治。一个是我们国内风险太大,再一个就是不透明,风险也有,不透明也有,但是毕竟是刚刚开始。这么大的一个国际化的重要舞台,推动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舞台,一定会通过我们的实践把共商共享共建的原则形成机制化、制度化。现在我们会思考到,一定要把我们通过政府间的共商来推动企业间的共建,我说企业间,特别是包括国际企业,不仅仅是中国的企业,更不仅仅是中国的国有企业,一定是绝大多数企业,与它相关的企业,特别是西方企业要参与进来。现在我们不太懂这一块,所以,基本是政府间的活动多,应该搭个企业平台,把国际企业拉进来。我跟国际企业的很多大CEO谈,他们都积极想要进来,但是苦于一没信息,二没渠道。所以,最近法国企业界要开个会,专门想请我去讲“一带一路”,因为他们确实是看重,但是我们自己不要因为我们遇到点挫折,遇到点困难就放弃。

第二,对特朗普革命,这是我给他定义的,要把它放在历史过程中去看。特朗普之所以能上台他代表了美国的白人主义的势力,因为在几十年美国的发展过程中,由于新自由主义成了主流,这一块是一直在美国受压的,但是由于美国内部的分配不平衡和美国总体的经济质量,我说的质量,而不是说它的数量,在下降,再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这股势力借群众的不满上例,这是正常的。这种势力不仅在美国,全球所谓的民粹主义,从脱欧,从占领华尔街,再到欧洲势力的上升,这是一个全球化的趋势。我们觉得特朗普的特点,他不是仅仅从经济上看问题的,我们不要把它就看成个商人,特别我们从国外回来的人,如果我们看到一个视频,大概30年前采访他的一个视频,你看他那时说的话和今天做的事是一样的。说明他是一个有理想懂政治的企业家。当了总统,他是一个对企业经营的政治家。他有他的完整影响,他是想改造美国,奥巴马是改变美国,以前的总统是在现有体制机制内对美国的完善,他是要打破美国现有体制机制,咱们说建制系统的要建立一个他的理想美国,但是他做不成,非常难,因为他要想搞革命得有一支坚定的革命的队伍,他紧紧依靠票仓,他没有在运作层或者操作层的队伍是很难实现的。所以,我理解他会东一斧西一斧子他的体系可以割出裂缝,但是建成新体系,原有体系还会合不起来。

对于我们今天来说,特别是中美贸易战,有几种观点值得大家分享一下,也可以共同探讨一下。现在一种观点就认为我们中国过分了,公开跟美国对着干,或者加上我们过去的宣传,过于自信,过度的宣传自己,膨胀。我觉得第一我们不能膨胀,我们也不能过于自信,但是我们今天看,贸易战并不是你写了几篇文章,宣传了中国厉害了特朗普才干的,这只是一个噱头。我是赞成我们不要过于自信,我们真正离人家的距离还很远,我们还要踏踏实实再干40年,但是要不要打贸易战不是中国说了算,也不是中国引起的。他要打,你不打,你只有他说啥你做啥,否则就得打,否则就让你无止境的来听我的话。

我的理解,美国也好,其他西方国家也好,他们信让我们和平演变也好,今天做到他们是不可能了。但是他们是想在你中国强大的情况下,我能多得什么利益,这是一。第二,你别变成世界老大的时候把这套国内东西用到世界去。所以,他现在要制约你。但是我们现在就像朝鲜战争一样,逼到你门口了,你不打就永远受他欺负,你打了我们也可能在短期内我们牺牲比他大,但是他那种机制下的承受能力比我们小。所以,我们可以打出来一个新的游戏规则。但是是不是一定要签城下之盟,还有说打两下算了,咱们就签城下之盟,跟美国走不是挺好吗?其实人家要的我们市场利益,我们不是不想让它分享我们的发展,而是你不能控制我们。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希望控制。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由于我们是在上升阶段,由于我们有巨大的市场潜力,这个市场是最大的抗衡力量,这个力量是任何外国都没有的。如果我们要静下心来抓住这次机遇,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深化改革,扩大开放中央已经采取行动了,深化改革是我们对自身有好处的东西要打造,我们要坚定不移地相信中央会抓住这个机遇,会利用这个机遇把中国更好的发展上去。我相信我们的改革更会往更深入的发展,特别是现在咱们企业界压力非常大,要求降税的呼声也非常高。中国政府一定会采取各种措施,让我们自己发展起来,不是给谁看的,也不是为了别人。所以,我们对自己要有信心,对我们遇到的困难要有坚定的定力,没有困难我们就没有前进的机会,没有阻力,没有挫折,我们就不能走上更前进的一步。如果用佛经的话来说,任何挑战都是让你上升一个层次的机会。所以,我们对自己有信心,对自己国家有信心,对我们眼前出现的不尽人意的地方,我们要知道这是个历史过程。但是这个中央它是想把这个国家发展好,他是想让这个民族强大了。所以,在这个大的历史使命下,任何人都不能阻挡这个历史前进的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