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贸易战打了一个多月,中美又开始谈了。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已经率团访美,与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双方各自关注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

规格

这个阵容,最让人意外的是规格。

与前几轮磋商双方均派出部长级乃至更高级别官员不同的是,此次磋商规格明显降低。中方领衔的是分管美大司、外资司、世贸司、投资促进局等司局的副部长王受文,美国方面则是分管金融、服务贸易的财政部副部长马尔帕斯。

中美此次磋商的时间是8月22日至23日。这是贸易战一个重要时间段: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措施的听证会于8月20日开始,23日结束但可能延迟;23日美国对华16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举措将正式实施,中国同等规模、同等力度的反制措施也将同时落地。

在贸易战的紧要关头,中美谈判的规格不升反降,说明基于以往谈判的教训,中美双方都对此次磋商持谨慎态度,让级别较低的官员去先行“探路”。

这种心态从中国官方的表态中可见一斑。商务部强调,中方欢迎在对等、平等、诚信的基础上,开展对话和沟通。“诚信”二字,表明由于美方在前几次磋商中频频“弃约”,中方对美方会不会再次变脸,这种磋商在多大程度上有效依然抱有深深怀疑。

前景

毫无疑问,与贸易战开打之初双方一言不合就放加税清单的做法相比,重启磋商当然是一大进步。而且,由于贸易战是美国单方面挑起,由美方主动邀请中方去谈,这种安排也是得体的。

但即便双方都只是试探性接触,即便美方主动,对中国而言,这次谈判的艰苦程度也绝不会小。

此次磋商由负责具体事务的技术官僚领衔,预示着更多更具专业性的经济问题或将出现在谈判桌上。

官方消息中有个措辞值得注意:就双方“各自关注”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磋商。从此次磋商具体人选来看,人民币汇率问题可能是美方的关注点之一。

 å¦‚何应对中美贸易战?

目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已经接近7,客观上减轻了贸易战对中国出口的冲击。这让特朗普很不满。他上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人民币汇率下跌而美元走强,这把美国置于不利地位。在此情况下,美方可能会在磋商中向中国施压,要求中国限制人民币进一步贬值。

实际上,就在中国官方正式确认中美要开始磋商之后,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曾警告中国说,“对中国政府总体而言,决不能低估特朗普总统的坚韧及继续这场(贸易)战的决心。特朗普的目标是消除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及配额,阻止知识产权被盗,并停止强制技术转让”。

同一天,特朗普也在白宫内阁会议上强调,“(中国)现在还没有给我们一个可以接受的协议,所以在我们得到一个对我们国家公平的协议之前,我们不会做任何交易”。

这明摆着就是一场鸿门宴:如果中国不能满足美方的要求,给出“对美国公平的协议”,那么美方就会“坚韧地”把贸易战继续下去,对华160亿美元输美商品加征关税措施23日就会落地。

而中国官方的表态也很强硬:反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做法,不接受任何单边贸易限制措施。

中美此次磋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可以预料,磋商前景不会乐观。

应对

那么,明知谈崩是大概率事件还要去谈,中国是何苦呢?

对贸易战,中国历来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如果能通过谈判,“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是最佳选择,这样可以把损失控制在最低。不能的话,中国也有勇气、有能力直面现实。

谈也好,打也罢,核心目标都是维护国家利益。愿意谈不意味着认怂,主张“大打”、“打到底”也不见得真正对中国有利。对中国而言,打赢贸易战的标志,就是国家长远发展和民族复兴进程不因贸易战而停滞甚至中断。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身段完全可以灵活一些。

身段可以灵活,但脑筋必须要清醒。

贸易战的起因,绝非所谓中国放弃“韬光养晦”政策。实际上,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对华战略定位就在逐渐转变。从其“重返亚太”战略,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限制中国影响力的意图已很明显。奥巴马执政第二任期,美国各界越来越倾向于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特朗普上台后,遏制中国和平发展的目的更加明确,只不过要价更高、手段更狠、耐心更少。

《三体》里的“黑暗森林”法则,颇能说明中国现在所处的状态:美国主动挑起贸易战,只和中国实力渐强有关。至于中国对美国乖还是不乖,不重要。

既然中国已经被美国定位为头号竞争对手,就不太可能通过谈判完全化解贸易战,使双边经贸关系回到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前的状态。中美已经回不去了,这一点中国不应再有幻想。现在中国最应该做的,就是尽量控制贸易战的强度和范围,使之不波及到金融等其他领域,避免中美关系彻底掉入“修昔底德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