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前,《纽约时报》关于#MeToo运动领袖人物——意大利女演员艾莎·阿基多 (Asia Argento) 的一篇报道引发热议。

 

该报道称:这位最早公开指认好莱坞大亨哈维·韦恩斯坦 (Harvey Weinstein) 性侵的受害者,2013年时曾性侵一名有过合作关系的未成年男星吉米·贝内特 (Jimmy Bennett) ,此后,还向对方支付了38万美元的赔偿金。

本周二,阿基多先是公开发表声明,断然否认和贝内特发生过性关系的指控。

 

接着,声称此前和对方只是朋友关系,“他突然向我要一笔过高的费用”,“我们出于同情才满足了他的要求”。

 

而根据贝内特周三发表的声明,阿基多曾在发给别人的短信里写:“我确实和他发生了关系,感觉非常不可思议,我都不知道他还未成年……”

1.

五年前的一次“性侵”

事情发生在2013年,彼时37岁的阿基多在美国加州的一个丽思卡尔顿酒店里再次遇见了当时仅有17岁的贝内特。

 

他们相识于十年前,阿基多在电影《巧克力猫王》中扮演7岁贝内特的母亲。

十年后的重逢,禁不住阿基多多次提出让他家人离开的要求,贝内特同意与她独处。

 

但就在二人单独相处后没多久,阿基多便给他倒了酒,并借势“吻了他,把他推到床上,脱掉他的裤子……”

 

完事后,她还要求他拍些照片……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法律规定,加州对自愿性行为的最低年龄要求是18岁,显然,当时的贝内特并未满足这一条件。

贝内特自己也在声明中说:“事情发生时,我还是未成年人。”他当时太害怕、太羞耻了,以至于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遭遇,“我曾尝试过以自己的方式声讨正义……那时候我并没有准备好接受公开这件事带来的所有副产品。”

 

他曾选择和阿基多私了,但去年11月阿基多对韦恩斯坦的指控再次揭开了他内心深处的伤疤,“我为自己感到羞愧,我太害怕成为公众议论的对象了……”

五年后,即使在他看来“人们很难从一个十几岁男孩的角度理解这件事”,他终于还是站了出来。

 

“这是我必须面对的困境,我想要走出来,往前看。”

2.

“每小时约有八名男性遭到性侵”

和贝内特有相似遭遇的男性,并不在少数。

在英国广播公司 (BBC) 去年播出的纪录片《男性性侵:打破沉默》中,有这样几组数据:

 

 每小时,大约有8名男性遭到性侵;

 

六分之一的男性都曾在一生中的不同阶段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性侵;

 

在男性性侵案中,七成犯罪分子为女性;

……

 

但这些男性受害者的故事却很少被提及

 

纪录片中一位叫 James 的男性,曾被一位怀有身孕的女人性侵……

一次朋友聚会结束后,这位女性提出想搭他的车回家,途中特地买了杯饮料以示感谢。谁料,饮料中被下了药,他没喝多少便感到脑袋一片混沌、失去了方向感……不得不答应她的要求:就近找个旅馆休息一晚。

 

可当他朦朦胧胧醒来时,却发现那个女人正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事情发生后的很多年,他一直陷在无谓的自责中,在治疗师的帮助下,才意识到自己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这和身体强不强壮没关系。男人们总会习惯性认为,自己在这种事情上不会处于受害的一方。”

更令人心寒的是纪录片主人公之一的 Alex 的经历,他在回忆时一度难以起齿:“对我来说,(遭遇的一切)让我彻底心灰意冷。”

 

多年前,Alex 在酒吧的厕所里被一个男人性侵,他当时被制服了,甚至都没能看清对方的脸,“我很害怕没人会相信我,我觉得他们会批评我、怪罪我……”

当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拨打性侵犯热线寻求帮助时,又被给予了致命一击,“对方听说我是男性时表示不予受理,在他们看来,男性只可能是‘施暴者’,不可能是‘受害者’。

 

另一位性侵受害者 Neil 对此很有共鸣,“事发后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报警,因为我当时并不信任警察,另一个原因是: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被性侵的遭遇不仅给 Neil 造成了非常大的心理负担,还导致了他和伴侣关系的破裂。

“我当时一度回避任何形式的心理治疗,只求助于酒精和药物,甚至有过自杀的念头……”

 

Neil 当时的伴侣表示:“他每天都满怀怒气,只有借助酒精,我们才能变得稍微亲密一些……”

3.

男性受害者发声,比女性更难

BBC 纪录片中的 Alex,花了七年时间才将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

 

这还算短的,根据英国《每日邮报》的数据,无论遭受哪种方式的性侵,一个男性平均要花26年的时间才有勇气说出自己的遭遇。

 

相较于女性受害者,男性受害者们似乎更难平复内心的创伤、走出阴影。

根据英国最大的男性性暴力受害者公益机构公布的数据,2010-2014年间的67万名男性受害者中,仅有不到4%的人表示会在遭遇性侵后选择报警。

 

剩下的大部分人,都被耻辱感所支配。

 

“你很难开口将这些告诉你爱的女人,这会让她很没有安全感。”一位34岁的受害者坦言。

 

说出自己曾经受到的伤害,对于身处男权社会中的男性而言,不亚于公开承认“我不行”。男人们在遭遇此类问题时,往往外界的指责尚未抵达,内心的耻辱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淹没……

 

社会对“男人”的定义让他们无时无刻不处于焦虑之中,表现得太强势,会被认为火爆、冲动;表现得温和一些,又会被认为无法给人安全感……

还有的时候,受害者们会采取调侃的方式消解亲身经历的痛苦。美国记者 Philip W.Cook 就在跟不少受害男性的访谈中发现这一趋势,“他们试图让人感觉到那并不是一件太严重的事,在这些人那里,‘幽默’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

 

更多时候,这种“幽默”也是一种迫不得已。在男演员安东尼实名指控奥斯卡影帝、美剧《纸牌屋》男主角凯文·史派西性骚扰后,公众似乎并不关心受害者本人的遭遇,转而调侃起这位影帝的性取向……

不要试图为女性施暴者找借口

 

《纽约时报》评论人 Bari Weiss 在文章中说:“想象一下阿基多和贝内特互换一下性别——他给她斟酒,将她推到床上……可想而知这会招致多大的愤怒。”

 

可为什么当受害者变成男性时,很多人就呼吁要保持谨慎并了解背景了呢?

对此,#MeToo 运动的另一位发起人塔拉纳·伯克 (Tarana Burke) 在推文中呼吁:“#MeToo 运动是所有人的,包括这些正在站出来的勇敢年轻男性。性暴力是关于权力和特权的,即使作恶者是你最喜欢的女演员、活动人士或教授,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韦恩斯坦性侵事件的另一位主控罗斯·麦高恩 (Rose McGowan) 也在近日发表了推文:“我十个月前就认识了阿基多。我们的共性是都曾被那个人性侵,并因此而痛苦……现在我的心碎了,我会继续为世界上所有的性侵受害者而发声。”

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男性爆出受到侵犯的故事,#MeToo 运动也将发展到一个新阶段。盲目地“相信女人”行不通了,唯有关注案件本身的来龙去脉、弱化各方身份,才是一场健康的女权运动应该争取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