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地区山岳冰川(Mountain Glacier)是世界第三大的冷冻淡水体(frozen fresh water),仅次南极冰盖和格陵兰冰盖,可誉为地球南北极之外的「第三极」。该地冰川水资源用以灌溉,支持两亿人口生活,并间接向13亿人提供饮水和能源。不过,受气候剧烈变化,冰川以全球暖化两倍速度升温,快速融化崩解导致严重水患。

正常状况下,冰川因气温变化缓慢融解,融水向下汇聚,终成冰碛湖(terminal moraine),就像自然形成的水坝。但这些水坝会受各种环境影响而破裂。冰川快速融解时将引发洪水,储水大量流失后又带来旱灾。

近年,这类洪水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上周,中国新疆省西部的叶尔羌河(Yarkant)冰川倾泻3,500万立方公尺(约1.4万个奥运规格泳池)洪水。根据绿色和平组织搜集的数据,自1961年,叶尔羌河流域各海拔温度升高摄氏2度至3.5度。近30年来,该流域冰洪爆发的次数明显增加。

喜马拉雅山脉东部冰川海拔高,人烟罕至;但喜马拉雅山脉西部、喀剌昆仑山脉(Karkoram)等地的冰河,位置相对低,而且靠近印度、巴基斯坦、中国的村庄,若山洪爆发将引发巨灾。

尽管环保组织与研究者呼吁加强对于山岳冰川的监控、建设防灾工程,中亚山区先天地形与气候严峻,人们难以攀登之外,还考验设备、建材的耐寒力。

再者,山脉经常是国家边界,各国的资金和外交政策存在歧见。国际山地综合开发中心(ICIMOD)的河流与冰冻区域经理雪瑞瑟(Arun Shrestha)表示,他在尼泊尔的加德满都工作,要从印度进入阿富汗评估冰川灾害时,就遇到签证问题。

自然环境与政治因素,使现今对于中亚山岳冰川的研究匮乏。气候变化对于北方山脉的影响仍有许多不详之处,塔吉克、吉尔吉斯、中国等地理景观广而复杂,导致冰帽破裂、洪水暴发的条件不明确,也难以规划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