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如火如荼愈演愈烈的中美貿易戰,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前後,中國輿論場各種聲音暗流涌動,“高層對美誤判”論有之,“丟棄韜光養晦致敵”論有之,“兩個月內解決貿易戰”論有之,“啟動內部改革應對外部壓力”論有之,甚至不乏追責主掌中共文宣和對美談判官員的聲音傳出。而外界堅信,北戴河會議之後,中共勢將有應對貿易戰最新對策策略出台。僅僅是囿於中共閉門體質,對新戰略外界只能管窺蠡測。

8月16日,中國經濟界名人曹山石在其個人推特(Twitter)披露,針對中美貿易戰未來趨勢及其應對,中國通訊巨頭華為總裁任正非,日前剛剛在華為管理層中發了一份內部文件。

“我們現在面臨的現實,和美國的關係可能會出現比較緊張的一個階段,要做好充分的準備。投降沒有出路,從來亡國奴就是任人蹂躪,我們不會願意甘做亡國奴。因此,每條戰線要收縮一些邊緣性投資,同時在關鍵領域加大投資,避免生命線被卡住。……”

中美貿易戰其實質是大國博弈(圖源:新華社)

作為與美國擁有海量商業往來的中國商界大佬,任正非無疑有着源於生存鬥爭第一線的敏銳政治嗅覺。

“亡國奴”講話背後的畫風大變

對比此前6月份任正非就中美關係的華為內部講話,本次華為內部文件對中美貿易戰前景的研判,其畫風大變堪稱“冰火兩重”。彼時的任正非,還認為中美兩國貿易依存度很大,因而不會強烈衝突。

“中國最大的武器就是十三億人民的消費。中國開放了金融,開放了製造業,降低與人們相關的日用品、奢侈品的關稅,後面還有很多領域會制定路標一點點開放,容納世界的‘水’流進來。所以,我認為中美貿易戰打不起來,應該會相互妥協。”

而鑒於中興在核心部件芯片上被美國卡住脖子,雖然也強調華為要投入資金加大自主研發力度,但彼時的任正非仍強調稱,“首先,要繼續大量使用美國的部件,這是利用人類文明成果,美國也需要市場支持它的產業發展。我們是買家,只要善待供應商,會成為友好夥伴的”。

而進入8月,伴隨着近來美國、澳大利亞、印度甚至俄羅斯紛紛揮舞大棒限制華為,任正非已經把自主研發以避免被卡住脖子提到“生命線”和生死存亡高度。且向來反對民粹主義操弄、性格平和的任正非,此番罕見使用了“亡國奴”“投降”等扎眼詞彙。

儘管目前披露出來的任正非講話僅僅寥寥數語,但充分表明任正非對此前中美貿易戰前景的判斷已經作出整體修正。另一方面,嗅覺靈敏的任正非“從來亡國奴就是任人蹂躪,我們不會願意甘做亡國奴”的表態,也不能僅僅視為華為一家中企跨國公司的孤立個案式的強硬態度。

中共黨媒北戴河會議後釋強音

幾乎與任正非“亡國奴”內部講話同期,一年一度的中共高層北戴河會議期間,北京時間8月9日,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以“任平”筆名發表社論文章《美國挑起貿易戰的實質是什麼》。非常明顯的是,該社論對中美貿易戰以及中美關係進行了重新定調。

“一種是把責任歸咎於中國,說是中國在戰略上‘過分自信和高調’,招致了美國的組合拳;一種是批評中國不該反擊,說是‘及早妥協讓步,貿易戰就不會愈演愈烈’。言下之意,只要中國服軟,美國就會‘高抬貴手’,中美‘貿易戰’也就不會打了。”

“當年,面對實力強大、意識形態相異的蘇聯,美國發動‘冷戰’,‘傾其所有,拿出所有的黃金,全部物質力量’,對蘇聯進行全方位打壓和遏制,成為導致蘇聯解體的重要外因,美國自詡贏得了‘歷史的終結’。上世紀80年代,迅速崛起的日本,很快成為美國的‘心病’。儘管那時的日本對美國亦步亦趨,社會制度也由美國設計,美國依然不斷製造貿易摩擦,頒布‘自願出口限制’項目,簽訂‘廣場協議’,迫使日元升值,最終讓日本陷入‘失落的二十年’。”

“可見對華貿易戰,絕非一些人‘高調招敵’‘意識形態’導致‘中美關係緊張’所能解釋的。設置對手一直是美國為確保自身強勢的戰略慣性——自1894年美國GDP世界第一以來,在它的‘戰略詞典’里,哪個國家的實力全球第二,哪個國家威脅到美國地位,哪個國家就是美國最重要的對手,美國就一定要遏制這個國家。”

中共應對貿易戰戰略逆轉

任正非講話和中共黨媒社論從不同側面預示着,北戴河會議之後,中共高層和中共內部業已就中美貿易戰及其應對達成新的共識,中共未來更加強硬硬朗處理中美關係戰略雛形初現。

而以8月9日人民日報社論為界,中共高層應對中美貿易戰劃分為截然不同的兩個階段。前一階段中共力圖“以談避打”,中國副總理劉鶴兩訪華盛頓和中共兩度在北京接待美國經貿代表團,正是這一戰略路徑的“代表作”。

而儘管中共對外一直聲稱“談判的大門一直敞開着”,並多次表明“以戰促談”,但在對特朗普政府大打貿易戰的實質有了新的認識之後,中共已經不再相信僅僅通過展現善意的經貿談判就能解決中美之間的大國博弈問題。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此次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赴美談判,中國官方特彆強調是“應美方多次邀請”,這一強硬表態本身就是對美方此前反覆無常的高度不信任。且相比此前兩次,中共派出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國副總理劉鶴領銜赴美談判,此次王受文訪美,其官方頭銜僅僅是商務部副部長,連商務部部長都沒有派出去。

因而,以8月9日人民日報社論為界,前一階段中共“以談避打”應對中美貿易戰,後一階段中共已經拋棄一切不切實際幻想強硬以對,從而完成了在處理中美關係上的戰略逆轉。

而中國擁有14億人口,市場大,經濟體量也大,所以即使中美貿易戰持續打下去,中國仍有巨大的騰挪空間。正如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1989年後面對美國壓力的回應,“世界上最不怕孤立、最不怕封鎖、最不怕制裁的就是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