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与墨西哥于周一达成协议后,加拿大外交部长方蕙兰星夜兼程从欧洲赶往美国华盛顿,携加拿大代表团与美国展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

这次的谈判与过往的美加NAFTA谈判大相径庭,过去一次在美国制定的地点,一次在加拿大制定的地点;过去美国谈判代表谈不拢拂袖而去,加拿大代表谈不拢同样也拂袖而去;过去大家都有充足的时间思前想后,掂量来掂量去,现在却完全不同。

这次加拿大谈判代表处境非常悲催,在美国人规定时间,规定地点的情况下,四天时间内就必须做出决定,签还是不签?允还是不允?

高处不胜寒,任何人处于这个位置都知道,一个字签下去就可能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可是这个字不签下去,国家和经济就会遭到毁灭性打击。方慧兰从欧洲夜机赶赴美国华盛顿时的心情,与当年李中堂在海中颠簸奔赴日本马关时的心情,完全有一拼。

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还不够,美国给加拿大代表制造了非常紧张的外围环境,特朗普警告:对于加拿大来说,要不然就与我们达成贸易协定,要不然就面临汽车关税!对于我来说直接给他们汽车税最简单,不过我想对加拿大来说,达成双边贸易协定会更好些!

如此巨大的压力下,加拿大代表还来不及看看美国和墨西哥谈判的细节,就立即被拖上谈判桌,而且还被威胁,今天不签字,明天汽车税就来了!

可想而知,加拿大谈判代表在第一天就做出重大让步,据知情人士透露,加拿大放弃原来严防死守的乳品市场壁垒,调整原先阻止进口美国净乳(ultrafiltered milk)的规则,同时向美国提供整个乳品市场1%的份额。作为交换,加拿大希望美国保留北美自贸协定第19章Chapter 19的反倾销仲裁机制。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既然要让步,在墨西哥没有出卖我们之前,利用G7会议的大好机会,让特朗普在我们的蒙特利尔城签订城下之约多好?花了纳税人上亿加币,却与美国在G7大会上交恶,最后人家吃饱喝足一跺脚走人,连个装饰门面的联合公报特朗普都拒绝签字!加拿大自由党联邦政府花钱请客得罪人,到底是个什么逻辑呢?

现在的这些让步,并不是没有代价的,乳制品市场涉及加拿大农产品垄断集团的利益,特别是位于魁北克省的大型利益集团。

魁北克自由党领袖Philippe Couillard 今天警告联邦自由党政府,如果不经过魁北克省的同意,联邦政府就在奶制品上向美国让步的话,特别是关于加拿大农产品和日用奶制品方面的供应体系遭到破坏,这将会面临严重的政治后果。整个加拿大涉及奶制品的农庄大约两万个,代表加拿大经济的20%,大约有一半都在魁北克!

加拿大奶制品实行的所谓supply Management供应体系,其实就是一种限额管理制度。从实质上讲,是牺牲广大消费者的利益,满足少数利益集团,例如大地主和大农场主集团的利益。加拿大消费者支付的牛奶和奶酪价格比美国消费者高出一倍!

但是,无论自由党还是保守党谁也不敢得罪这个利益集团。这次的NAFTA谈判就是非常明显的例子,据悉,如果本周五结束的谈判在奶制品方面做出让步的话,加拿大联邦政府将会给奶制品行业支付四十亿加币补贴他们的损失。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点答应,拖到今天也是这样的结果啊?

玄妙的地方就在这里。如果一早答应美国的要求,自由党政府将纳税人的钱,给与利益集团这么多的补贴,将会遭到舆论的大肆批评,对于明年的选举十分不利。

那么,一直拖到今天,加拿大被迫签订城下之约的时刻,还不是照样做出让步了?可是各位别忘了,时候不同了,现在可以就打悲情牌了:如果不让步NAFTA就要泡汤,加拿大经济将会遭到重创,利益集团也无话可说。

为了挽救加拿大经济,这些大农场主的利益集团做出重大“牺牲”,政府这个时候给点他们补偿,谁好意思批评这些忍辱负重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呢?

根据国际经济合作组织的报告显示,加拿大乳制品供应模式,使得每个家庭在乳制品方面每年多支付276加币!正是这种垄断模式,使得加拿大奶农的平均账面净资产280万加币,是普通加拿大家庭24万加币的11倍!若以总资产的市价计算,他们的平均净资产比一般家庭高出33倍!

任何事情都在于看清游戏规则,在这种选举制度下,加拿大出现NAFTA谈判这种龟兔赛跑: 小兔子输给小乌龟的局面,并不是一种意外!只要“政治正确”这股风气当道,今天如此,龟兔赛跑的闹剧将来还会重演。

当然,也有愤青反对这种做法。加拿大联邦保守党议员,差点成为保守党党魁的Maxime Bernier就公开表示, 我们应该尽早坐下来与特朗普谈判,不要在继续玩政治把戏了!

 

关于奶制品行业的限额管理制度,成为NAFTA谈判的重要障碍这件事情,美国多次要求加拿大改善这种制度,但是加拿大代表一直都拒绝。

Maxime Bernier表示,我们的经济如此依赖于美国,为什么要为这20%的经济利益耽误谈判呢?我是唯一当选的议员里唯一的要求不要与美国进行贸易战,也是唯一考虑到加拿大长期经济繁荣的议员!

这种锋芒毕露的表态,这种直接得罪大农场主利益集团的做法,后果不用说大家也能猜到。不仅丢掉了保守党党魁的竞选,也丢掉了保守党的资质。

愤青在社交媒体上当键盘侠是一回事,作为老资格的保守党议员,Maxime Bernier这次说了真话,丢掉了一切,这就是现实。

现在,他在竞选失利后欠下二十五万加币的巨债,尽管如此窘迫,他还痴心不改,正在努力注册一个新的政党!试想一下,如果不改他愤青直言的脾气,哪个财团会给他出钱,没有大型财团和利益集团出资,又何谈竞选呢?

在加拿大这个被大型金融寡头,大型农场主,大型石油资源集团所左右的社会里,任何敢于同利益集团作对的人,后果都很严重,别说普通人,即使险些上位到联邦保守党党魁的Maxime Bernier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