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在國際政經領域,日本一直被視為美國的跟班,亦步亦趨,敢怒不敢言。

但可能真被美國逼急了,日本最近的一個表態,相當得罕見。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副首相兼財務相麻生太郎,30日在北京分別同韓正和劉鶴舉行了會談。在會後的記者會上,麻生直言不諱說,考慮到美國特朗普政府,“雙方一致認為保護主義貿易政策對任何國家都沒有好處”,表明希望通過日中兩國合作進行應對。

此外,據同行消息人士稱,麻生在與兩位中國副總理的會談中,主張應在世貿組織(WTO)協定的範圍內應對保護主義政策。麻生還就如何與美國打交道和劉鶴進行了溝通。

這則消息雖然很短,但麻生要表達的意思,應該也是很明確了的:

1,美國太不像話了,這種保護主義貿易政策,對所有國家都沒有好處。

2,那日本和中國,我們應該共同合作,應對這種貿易欺凌。

3,具體合作,可就在WTO框架下,我們一起來做。

請注意,這是日本主動提議,要求和中國一起來應對美國。

罕見,確實是相當罕見。

這應該是日本也下定了決心,對付這個美國,日本別無選擇,必須聯合中國等其他國家一同來應對。

日本共同社還注意到,在這個問題上,日本也得到了中國的呼應。

根據新華社通稿,韓正在會見麻生時也說,中方願同日方共同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我們歡迎包括日本企業在內的各國企業加大對華投資力度。

劉鶴也對麻生說,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損害世界發展和人民福祉,雙方應共同維護自由貿易規則和多邊貿易體制。

看似很簡單的表態,但內涵也是非常豐富的。

這個多邊貿易體制,美國可以棄之不顧,但現在,中國和日本要共同來維護。

 

(二)

日本為什麼要這樣表態?

唯一的答案就是,日本也真是被美國逼上梁山了。

甚至可以說,特朗普上台後,最喜歡敲打的一個國家,可能就是日本:

不顧日本苦苦哀求,美國義無反顧退出了TPP;

不管日本如何求情,對日本鋼鋁加征關稅不手軟;

在日本汽車問題上,更是大棒揮舞絕不鬆口。

根據日本綜合研究所的報告,如果美國對進口汽車加征25%關稅,日本直接出口損失將達到72億美元;如果算上對汽車零部件、材料、運輸等相關產業的影響,損失將達到了180億美元。

而且,美國還勒令日本斷絕從伊朗進口石油,這嚴重威脅日本能源安全。日本是極度依賴石油進口的國家,現在油價持續上漲,對日本企業和消費的影響是災難性的。

日本不得不進行布局。所以,我們看到,在貿易領域,美日的裂痕在急劇擴大。

6月29日,日本發表公開聲明,明確譴責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做法是“對國際上自由貿易體系的嚴重干擾”,稱“將給世界經濟帶來破壞性影響”。

7月17日,歐盟與日本簽訂歷史性零關稅自貿協定。這其實也是歐盟和日本先下手為強,共同向美國發出聲音。

7月27日,德國外長馬斯訪日,與日本達成共識,雙方希望共同捍衛現有國際秩序,反對單邊主義行為。

日本的壓力很大。

最近幾天,在美國大棒揮舞下,墨西哥已經和美國簽定城下之盟,對美國作出多項貿易讓步;接下來,加拿大很可能也不得不屈服。

考慮到中美貿易談判的複雜性,美國的下一個矛頭,就是日本。

貿易是日本經濟的生命,向美國屈服,嚴重損害日本的國家利益;但對付美國,日本單打獨鬥不行。

在這一點上,中國和日本有着共同的利益。

今年4月,王毅訪日時就說,中日應共同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共同維護多邊貿易體制,共同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當即表示,面對保護主義抬頭,應維護以世界貿易組織為核心的自由貿易體制,按照世貿組織的規則處理貿易問題。

雙方都是心有戚戚焉。

 

(三)

日美貿易談判,麻生是日方牽頭人,更有一種緊迫感。所以,才有了麻生在中國的這次罕見表態。

與美日貿易激烈摩擦不同,按照日本媒體的報道,中日關係卻正在進入快車道,如果順利的話,今年10月中日將舉行首腦會晤,並將在貨幣互換等金融合作上取得突破。

中日關係最糟糕的時候,應該已經成為過去。按照《金融時報》的說法,最近中日以及韓國三國關係突然好轉,最大的功臣,可能就是特朗普。

特朗普政府的強硬,尤其是在貿易問題上霸道,讓中日韓都感同身受,更促使三國加強合作以備不測之患。

展望未來世界,往往不是一國的競爭,而是一個地區的競爭。美國可以單挑全世界,但其他國家更希望合作。歐洲有歐盟,亞洲呢?最有力的合作,還是中日韓三國聯合,這種聯合也可以擴大到東盟和印度。

麻生罕見地表態,也是預見到了中國和日本確實可以聯手,也只有聯手,才能利益最大化。當然,中日之間還有不少歷史遺留問題,兩國能否真誠合作,也考驗着日本決策層的勇氣和魄力,也不排除中間還會有反覆。

這個世界,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有的是永遠的國家利益。

連日本都要對美國大聲說不,並呼籲和中國聯手合作。毫無疑問,世界正面臨百年來未有之變局,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博弈正在進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