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近日公开表示,为促进外国留学生在日本就业,日本政府正准备扩大留学生可选择的行业范围,并修改当前的签证制度。

据2017年11月日本官方发布的最新统计显示,2016年新增的成功获得就业签证的留学生总数为1.9万人,比2016年增加28%,更是10年前的3.3倍,达到历史最高纪录。这些获得就业签证的留学生中,半数以上来自中国。不过,相较于另一份独立机构所做的调查显示:在日留学生中有超过60%都希望留在日本工作。就获签结果而言,约只有不到半数能够如愿。

500

△ 当地时间2018年4月23日,日本清水建设公司展示施工机器人,应对未来面临年轻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来源:视觉中国

外国人整体在日本的就业环境为何?据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的数据显示,近十年来,在日本就业的外国人总数逐年增长,2017年达到创历史新高的128万人。然而,在当前日本各行各业都面临严重劳动力短缺的背景下,这些不足日本总人口1%的外国劳动者,仍显得杯水车薪。

在过去25年里,日本的18岁人口从最多时的205万降至119万。更不祥的是,预测表明,日本的劳动人口从1997年的峰值8699万,预计到2060年将会腰斩50%。

2018年以来,安倍政府积极筹划放宽限制性法规,欲全面引进外国劳动力,而促进外国留学生的就业便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8月2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对于那些掌握日语、且理解日本的外国留学生,只要他们希望在日本找工作,日本政府就不能“让他们因为就业困难而失望地回国”。

菅义伟透露,目前日本政府──包括法务省在内的各相关部门正在积极研究对策,考虑修改当前的留学生签证制度,扩大在日留学生能选择的就业岗位和提供就业活动支援等。目标就是让想在日本工作的外国留学生,都能留在日本。

500

△ 当地时间2018年3月1日,日本千叶市,求职学生参加招聘会。 来源:视觉中国

在菅义伟此次讲话之前,日本政府于6月15日公布了一份《经济财政运营与改革的基本方针2018》。跟历次基本政策相比,这份方针的凸出特征之一,便是强调引进外国人才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这对一向以保守着称的日本自民党政府而言并不寻常。

由于日语中的“移民”,带有如家人般“一起永住”的含义,也因此“移民”一词长期以来都是日本政治家眼中的“禁忌”。日本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除了未满30岁的年轻人,日本中老年人尤其是老人,对外来移民仍持强烈的抵触情绪。多数日本选民担忧,移民会带来治安恶化及夺走就业岗位等问题。

但随着日本各行业“缺工”需求明显,近年间来到日本的外国留学生人数以每年20%的幅度增长,全体人数已高达26.0万人。其中,来自尼泊尔地留学生更从2012年以来翻了四倍,达到2.3万人;越南留学生在同期内也经历了明显增长,目前已达6.2万人。

500

△ 日本东京,日本大学毕业生参加求职动员大会。 来源:视觉中国

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注意到,这类“留学生”已成为日本城市的基层劳动工种主力,越来越多的便利店店员都是外国人。而在普通日本人看不见的角落,例如在便当制造厂、在宅配便的分类区,或者24小时营业的居酒屋后厨里、都有这类留学生的身影。

​为应对外国劳动者实际上已大量在日本社会工作的现实,《基本方针》计划在2019年4月创设新的签证制度,比如发放针对“单纯劳动者”的工作签证。

在此之前,作为非移民国家的日本,并没有针对外籍劳动者的明确、统一制度设置;日本的工作签证一般只针对高学历人才开放,且对可选择的工作类型也设有限制;对普通非高阶劳动者在日本的工作权,更是审查苛刻。通常他们只能以“技能研习”的名义办理赴日签证,形成日本特殊的“以外籍留学生名义从事打工”的社会现象,但也造成这些外籍劳工遭日本雇主剥削、权益得不到完整保障等问题。

由于各类留学生、实习生和所谓的高级人才剧增,日本的外籍劳工人数从2012年至今几乎翻倍,达到127.9万名,创下最高纪录。

随后在7月24日,安倍政府召开了关于引进外国人才的第一次阁僚会议。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便是召集各部门首脑,针对外国人才引进战略,讨论具体的政策制定。出席人员包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官房长官菅义伟以及法务省、外务省、文部科学省、经济产业省等众多相关政府部门最高长官。

目前,外国留学生若想留在日本工作,通常需以“技术、人文知识、国际业务”的名义获得在留资格。但这一“在留资格”,并不保证留学生拿到企业的岗位后,就一定能顺利取得工作签证。出于保障本国人优先就业的目的,日本法务省还会根据该岗位雇佣外国人的必要性──比如这一岗位是否需要日本人所缺乏的技能知识等条件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才会批准拿到这一工作机会的外国人留在日本工作。在此标准下,外国留学生通常很难以工作签证的形式,应聘一些服务属性强──如酒店餐饮、医疗照护、农林水产等行业的工作。

不过,根据2018年披露的改革方针,日本政府将摒弃之前对保守的政策倾向,开始拥抱外国劳动力,过去针对在日留学生就业的政策障碍,很可能将被逐渐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