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想到,在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大变局时代,美国和俄罗斯这两大国家的最高领导人竟然常常如老友般“煲电话粥”。

近日,美国克林顿总统图书馆解密了一批俄罗斯前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电话谈话记录。这批文件从1993年1月一直持续到1999年12月,其中许多文件内容涉及一系列重要历史事件,以及两位大国领导人在其中的态度和作用,足以刷新人们许多认识。

从挑选普京为接班人,到北约东扩和科索沃战争,从这些解密文件中人们可以发现,在当时风云诡谲的国际局势下,叶利钦和克林顿竟然似乎保持着一种近乎亲密的关系,至少表面看来如此。而在叶利钦与克林顿的谈话中,人们多少也能捕捉到此后美俄关系发展到今天的一些最初迹象。

叶利钦盛赞普京:我终于遇上了他

克林顿总统图书馆解密的这批文件将近600页,披露了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与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之间18次会谈及56次通话内容,时间跨度从克林顿当选的1993年1月至叶利钦宣布辞职的1999年12月。

其中引起彭博社和英国《每日电讯报》等许多媒体关注的是,文件内容显示叶利钦亲自选定普京作为接班人,并提前将这一安排告诉了克林顿。

“我终于遇上他了”,在1999年9月8日的一次通话中叶利钦告诉克林顿,自己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这样一位候选人。一个月前的8月9日,叶利钦刚刚任命普京担任政府第一副总理。

叶利钦说,自己研究了普京的履历、关系网和兴趣爱好。叶利钦将普京描述为一个可靠的人,“对很多事了如指掌”。除了坚强有力,普京还善于交际,很容易与合作伙伴建立良好的关系。此外,叶利钦还打算让克林顿先见一见普京,“就在接下来的这几天里”。

1999年11月18日,叶利钦和克林顿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首脑峰会上再次谈起普京,并将普京描绘成“民主派”。“他是个民主派,很了解西方”,叶利钦补充道,“你们俩可以合作,普京会继续我在民主和经济领域的工作,扩大俄罗斯与外界的联系”。

此前,克林顿已经与普京在奥克兰APEC峰会上有过交流,克林顿称,他印象中的普京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突然宣布辞职,同时宣布普京出任代总统。为此,原定于2000年6月举行的俄罗斯总统大选提前到了3月26日。2000年3月,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韦什尼亚科夫宣布,根据对选票的初步统计结果,普京代总统的得票率已经超过50%,当选俄罗斯联邦第三届总统。

对于文件解密的往事,克里姆林宫并未作出太大反应,克里姆林宫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仅表示,解密并未与俄方进行过任何沟通。佩斯科夫强调,按照国际惯例,通常不会解密那些涉及现任政治家的文件。

向克林顿借钱发工资赢得总统选举

令人惊讶的是,新解密的这批文件还向人们透露了一个重要事实:叶利钦曾经要求克林顿为自己竞选提供资金援助。

1996年的俄罗斯大选,叶利钦不得不面对给他造成有力挑战的俄共领导人根纳季·久加诺夫(Gennady Zyuganov)。这场对决之所非常激烈,主要是因为当时俄罗斯政府拖欠了大量的工资和养老金,这种形势对于叶利钦连选十分不利。

解密文件显示,当年2月21日,叶利钦请求克林顿利用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中的影响力,将给俄罗斯的贷款从90亿美元提高到130亿美元。当最终101.1亿美元贷款获得通过之后,叶利钦还请求克林顿加快付款速度。叶利钦毫不讳言贷款的用途,他告诉克林顿这是为了自己的竞选。

“请准确地理解我,”1996年5月7日叶利钦对克林顿说,“比尔,这是为了我的选举,我急切需要对俄罗斯的25亿美元贷款……问题是我需要钱支付退休金和工资。”

叶利钦还曾警告克林顿,如果俄共当选,他们将会“毁掉一切”。叶利钦补充说,“他们想要收回克里米亚”。

不清楚克林顿最终是否对俄罗斯1996年的这次大选进行了干预,但据彭博社报道,俄罗斯在1996年确实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获得了38亿美元贷款,并且俄罗斯政府之前拖欠的工资和养老金在选举日前基本都消除了。

除了1996年的大选,1998年叶利钦也曾因为债务和货币危机向克林顿寻求帮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终向俄罗斯支付62亿美元贷款,比任何一年都多,但没什么用处。

叶利钦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彭博社指出,叶利钦对西方贷款的依赖,特别是叶利钦认为即便俄罗斯不满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条件,克林顿也可以加快贷款,这意味着叶利钦不得不接受美国可以随心所欲。

尽管叶利钦十分不舒服,美国还是轰炸了南斯拉夫和伊拉克。彭博社评论说,整个九十年代,叶利钦一直反对北约东扩,但是他所能做的只有哀求美国将接纳新成员的时间推迟到2000年俄罗斯大选之后。

叶利钦提议“潜艇峰会”解决科索沃危机

叶利钦与克林顿也有过激烈交锋的时刻。1999年科索沃危机期间,美俄关系陷入非常紧张的状态,叶利钦曾愤怒地致电克林顿。

“我们当然要谈一谈,你和我,”1999年3月24日,在北约未事先警告俄罗斯的情况下轰炸南斯拉夫之后,叶利钦曾愤怒地在电话中对克林顿说。“但是不会再有我们之前那种伟大的愿望和友谊了。不会再有了。”

在科索沃冲突中的另一个时刻,克林顿曾愤怒地致电叶利钦,当时俄罗斯军队占领了科索沃的普里什蒂纳机场。

值得注意的是,解密文件显示,在科索沃危机期间叶利钦曾向克林顿提议两人在潜艇上举行秘密会谈。此前坊间曾有此传闻,这是官方文件第一次确认了这一传闻。

“我还有个选项,就是我们两个在某个隐秘的地点举行会谈,”叶利钦在电话中对克林顿说。“就是你我二人在一艘船上,或者一艘潜艇、一座岛上会面,没有人打扰我们,所以你也不会因为任何人感到不安,我也不会因为任何人感到不安。”

克林顿同意了叶利钦秘密会谈的建议,但是克林顿补充说,“(但是)我们必须首先弄清楚我们要(在科索沃问题上)做些什么。”

2014年,美国前常务副国务卿塔尔博特(Strobe Talbott)曾谈及此事。“克林顿总统很清楚他(叶利钦)酗酒,”塔尔博特对《野兽日报》(Daily Beast)说,“我们过去经常将通话时间安排在一天当中尽量早的时间,因为这样叶利钦清醒的机会更大。”

“他打过电话来说,‘比尔(指克林顿),咱们俩可以一起解决这件事。我们在海上的潜艇里秘密见个面吧。’那是不切实际的。”塔尔博特说。

貌合神离的“亲密朋友”

叶利钦和克林顿经常在北约东扩问题上发生分歧。叶利钦曾经提议一个“口头君子协议”,即前苏联国家永远不会加入北约。但克林顿则解释称这对俄罗斯不利。

彭博社的文章评论说,克林顿关于北约的解释听上去友好,但是实际上很虚伪。克林顿总统图书馆此前解密的文件中记录了1994年克林顿与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的对话。其中,克林顿认为鉴于俄罗斯军队和经济发生的事情,俄罗斯对于其邻国不构成直接威胁。但是他补充说,“如果历史趋势再次出现,我们就会组织起来以便我们不仅能够迅速加入北约,而且还能建立起其他能够发挥威慑作用的安全关系。”

彭博社指出,这显示,尽管克林顿曾经强调他希望加入北约的可能性对俄罗斯开放,叶利钦也曾对此表示感兴趣,但是美国的政策是坚定的,就是“组织起来对抗俄罗斯”。

叶利钦心里也很明白,他对克林顿强调说,他接受与北约保持松散合作的提议只是因为他别无选择。他眼中最好的情况似乎是美国安全撤出欧洲。1999年11月叶利钦已经决定辞职,他在电话中曾为此戏弄了克林顿一番。

叶利钦:我请求你一件事情。就把欧洲给俄罗斯吧。美国又不在欧洲,欧洲应该是欧洲人的事。俄罗斯可是半欧半亚的国家。

克林顿:所以,亚洲你也想要?

叶利钦:当然,当然,比尔。我们最终还是会就这一切达成一致的。

克林顿:我不认为欧洲人会喜欢这一切。

叶利钦:并不是全部。我就是个欧洲人啊。我住在莫斯科,莫斯科在欧洲,我就很喜欢啊。你可以拿走其他所有国家并给他提供安全,我则拿走欧洲并给他们提供安全。好吧,不是我,是俄罗斯。

彭博社评价说,叶利钦的玩笑像极了普京之前曾经对法国总统马克龙开过的玩笑,普京曾提议,由俄罗斯取代美国为法国提供安全保障。

叶利钦与普京身上的这种连贯性,在叶利钦与克林顿的这些记录文件中经常可以看到。当1995年克林顿对车臣战争表达关切并提到美国的指责时,叶利钦说:“那些建议制裁俄罗斯的人,让他们别忘了这不是南斯拉夫。这不是什么可以用来吓唬我们的手段。”对于西方国家的制裁威胁,普京几乎说过一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