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一名前高级移民官员称,所谓的“护照婴儿”现象在加拿大一些地区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有外国孕妇一直利用加拿大政策上的漏洞,要减少此类欺诈行为,必须堵住漏洞。

在Halifax举行的保守党政策大会上,代表们支持了一项决议,该决议旨在结束出生公民权政策。支持者们认为,太多的外国人前往加拿大,只为让他们的孩子获得公民身份。

图片来源:CBC(下同)

曾是公民和移民部的总干事的Andrew Griffith在接受CBC新闻采访时说:“用这样的手段来获得一个孩子的公民身份根本是欺诈行为。人们用虚假的借口申请签证,就是借机让他们的孩子获得公民身份。我能理解他们动机,但这是歪曲事实和欺诈。这不是这项政策所要达到的目的。”

但是,Griffith也表示,保守党上周末通过的一项政策决议,要求终止为在加拿大出生的人提供公民身份的做法,这相当于“杀鸡动用牛刀”。

该党成员投票呼吁修改加拿大国籍法的一个关键章节并支持一项新的决议。决议要求对在加拿大出生而父母没有移民身份的人取消公民权利。然而,该决议对未来的政府没有约束力。

此项决议如果施行,加拿大国籍法中的这一部分规定将被颠覆。自几十年前加拿大公民身份出现以来,该法律基本没被动过。

  矛盾的统计数据

加拿大——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一些美洲国家——是少数几个无论父母的移民身份如何,只要在其领土上出生的孩子,都给予出生国国籍的国家。少数例外包括外国外交官的子女。但一般来说,在这个问题上,jus soli原则,也就是拉丁语的“出生地原则”被广泛采用。

一些人认为此项决议是一个自找麻烦的解决方案。根据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 2016年,加拿大全国新生儿共有383315名,其中仅有313名新生儿来自没有加拿大移民身份的产妇。

 

而有其它数据显示,这种现象更为普遍。在卑诗省靠近温哥华的列治文市的医院里,从2016到2017年,共有383名新生儿的母亲没有加拿大身份,占该医院所有新生儿的17.2%。根据温哥华海岸卫生局向CBC新闻提供的统计数据,去年这类新生儿数字上升到469,占所有出生人口的22.2%。该机构表示,此类新生儿母亲中的大多数人是中国公民。

Griffith说到:“这毫无疑问会挤占加拿大居民的医院空间和医疗设施。所以,这对列治文市和其它一些地方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虽然如此,Griffith却质疑保守党的解决方案的可行性,他指出,前保守党公民部长Jason Kenney也曾在任期内尝试改革这项政策,但最后无疾而终。原因是这类案例牵涉的数目较小,而因此给省级政府(负责发放出生证明)带来的花费太高。

Griffith继续说到:“我不想看到【生育旅游】的发生,但从实际操作的角度来看,废除出生公民权是杀鸡用牛刀,特别是如果数目很小……你真的想为了解决一个相对较小的问题而给数百万加拿大人带来不便吗?就没有其它解决办法吗?”

Griffith建议道,医院可以对非居民孕妇提高押金金额来保证其付清所有医疗费用。或者,在颁发签证方面做些改进,从而让边境工作人员在怀疑有外国孕妇可能来加产子时能够拒绝其入境。

他还说,国家统计局数据和卑诗省仅一所医院提供的数据之间存在明显差异,政府需要“合理部署来明确能说明问题的数据到底是什么。”

  卑诗省的“待产房”

香港著名的南华早报也记录了卑诗省“待产房”数量的增加。文章报道了几十个这样的待产房。这些房屋是专门服务于孕妇游客的,而她们来到卑诗省的目的就是为了生一个公民宝宝。

“我们不能规范一下这类待产房吗?或者禁止它们? 这类行为是占体制的便宜,是钻政策的空子。我认为我们需要的是更加集中而且有针对性的措施,而不仅仅是全盘的改变。”Griffith说。

保守党国会议员Alice Wong在这个问题上指责现行政策并在国会出具了一份请愿书来表示反对。她说:“护照婴儿占用了我们系统的资源。” 并在周六的大会上说到:“这对孕妇游客和她们的婴儿本身也是危险的。自由党表示支持,那他们就是不支持公平的公民制度,而我们应该为自己的孩子而战,”另一名保守党代表也表示,公民身份应该只能从加拿大父母那里继承。

自由党官员迅速对保守党的决议进行了抨击,暗示这可能会让未来的政府剥夺移民的身份。

  剥夺公民身份?

总理首席秘书Gerald Butts说,这是“颠覆性的……保守党承诺给予政府权力,剥夺在加拿大出生的人的公民身份。”他同时引用了一名出生无国籍的加拿大索马里难民的一系列推文来抨击保守党的这项决议。

新民主党领袖Jagmeet Singh更进一步“明确”谴责“Andrew Scheer正带领保守党兜售分裂和仇恨论”。

阿尔伯塔省保守党国会议员Deepak Obhrai也公开反对这一决议,认为出生公民权的禁令可能会被滥用。“任何在加拿大出生的人都有资格成为加拿大人。我们不应该人为地选取谁将成为加拿大公民,谁不成为。” 他在大会上说:“这是一个平等的基本问题。”

保守党领袖Andrew Scheer在星期一发言维护这项决议:

“保守党承认,有许多加拿大人:父母早年从国外来加拿大定居而自己也在加拿大出生,他们为我们的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不会终止政策中鼓励这种行为的核心部分。同特鲁多不同,我将保护它不被滥用。”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保守党政府将恢复移民制度的秩序、公平和慈悲。”

加拿大前总理哈珀(保守党)的高级法律顾问兼人事副部长Howard Anglin指出,自由党煽动移民的恐惧心理是出于政治目的。没人会被剥夺公民身份,这项决议是不具有追溯力的。他在推特上写道:“保守党的提议是:游客、访客、短期停留者,或非法移民,将不再自动成为公民。(其它国家也是这么做的)”

但加拿大难民委员会执行主任Janet Dench周一表示,现在并没有充分数据证明“生育旅游”是一个实际的问题。如果该措施生效, “真正受其影响的人群也不会是来旅游生子的那部分人。”

Dench告诉加拿大新闻社:这将影响许多在加拿大边等待永久居民身份边待产的妇女,还有难民申请者和其他处于困境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