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作为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种族多样一直是其为之骄傲的事实。虽然她疯狂的向全世界灌输自由平等的理念,但是种族不平等却一直是在美国根深蒂固的问题。

在当下的美国,依然存在着相当一部分黑人生存于社会最底层。纠其原因,到底是历史导致的,还是这些黑人的自身原因导致的?

(图源:谷歌)

我在麻省西部相对较差的Holyoke School District 做了2年的数学助教。 那个区域里是麻省贫困人口和黑人比较多的区域(总学术评价只有C,但是人口多样化率是B,运动员率是A-……大家可以猜到人口结构和风气)

图源:google

美国黑人有相当一部分生存于底层,主要是因为历史原因(种族隔离和歧视及突然解开)导致的社区爆炸性人才外流,社会榜样崩塌导致的。

首先我明确反对一点是一些网友说黑人社区是缺乏组织结构或学习能力,并认为这是由其来源地导致的等观点。

事实上回顾历史不难发现,黑人在民权运动中的组织者的能力及教育水平,放今天也是炸表的存在。 而且能够团结大多数有色人种族裔,采取有计划,有步骤地,从各地抗议到法律博弈,才逐步获得了民权运动的成功。

(图源:新浪)

考虑到他们在种族隔离时代受的歧视,教育资源之少,不能不说当时黑人社区是很有希望的。

那么为什么仅仅过了60年左右,黑人社区成了这个样子?

不少网友点出了黑人社区出现严重家庭缺失,近7成的家庭是单亲的情况。也点出了黑人社区中对努力学习,不吸毒,不参加黑帮的孩子/青年人排斥,对他们定义是“像白人一样”(acting like white) 的问题。 但是很少有人问一句:

为什么优秀高中如Styvensant (录取全凭成绩)中的黑人学生人数还不如60年代黑人民权运动开始前的1/10?

华盛顿特区最好的黑人名校今天进大学的高中生比例还不如40年代的种族隔离时代?

那些黑人精英去哪里了?

换句话说,60年代黑人民权运动,40年代种族隔离时期的黑人教育水平为什么这么高?

其实答案不难找,结束种族隔离后被消融了。

我们都知道,一个饥饿很久的人突然有食物后必须控制住进食量,否则暴饮暴食会造成脆弱的消化道崩溃死亡。 而长期种族隔离的放开也是如此。

在种族隔离时期,受到教育的黑人精英们实际上无论愿意与否,都必须困在自己的社区。 那么为了自身发展,他们必然组织,教育所在社区。 (类似于上山下乡时期是客观提高了中国农村水平的受教育率的–很多知青都成了山村地区的启蒙老师)。

而他们作为社区领头人的优秀及对子女的教育态度,是能客观影响并对社区进行带动的。这就是所谓的领头羊效应。(他们展示的是一个社区的希望,榜样和可能性。 即,我长大了也要成为XX,去做YY)

(图源:新浪)

然而,种族隔离的结束和社会发展使得这些群体有了脱离这个社区的可能性。毕竟为了做出妥协的姿态,白人群体对资源的让渡第一批受惠的就是这个群体。(相当于投资的水波效应)是这个阶层中的绝大部分人都逐步的脱离了自己原来的社区。 

(图片来源:网络)

例如我所在的社区的非常优秀的Pre school 里有黑人小孩兄弟,非常有教养,他们的原生父母(注意,黑人中只有30%是父母双全的家庭,还不一定是原生)也是有礼貌,双方都有很不错的工作,并重视教育 — 然而他们住在一个白人,华人,印度人等中产以上族裔的社区,对哥伦布南城大量的低收入,低教育黑人群体起不到任何的带动示范作用。

事实上,这对父母也根本不带孩子去那些黑人区–他们也害怕犯罪啊。

加上这个群体也有自己的问题,一如任何中产群体一样,他们的生育率也是感人的……脱离了整个黑人社区后,他们和其他族裔通婚率也相对高,(例如最近底特律那边竞选的华人女议员候选人,老公就是黑人)但是对黑人社区整体来说,等于是中产体系的瓦解。 根本不会给社区带来正面影响。(顶层往往是不可复制极少数。中产才是底层社区应该效仿的对象)

这里更不要说一部分先受惠的黑人领导群体干脆想利用这个状态达到他们自己奴隶主的目的。

正如我在以前讨论中提到的,民主党黑人“领袖”中有很大一批人是除了带保镖竞选拉票根本不会去黑人区的。 他们的利益更希望保持黑人社区的贫困和低教育。 这样才能维护对他们的拥戴,通过一些小恩小惠如救济券等促使贫穷社区给他们投票。

所谓的圈养票蛆体系。 试想如果黑人社区和亚洲社区一样的教育率和收入,民主党黑人领袖的竞选成本得提到多高?

 

在历史上的确存在想要根植黑人社区,改造黑人社区的人。

然而民权运动中当时的社会对这些人是要根除的,无论是想自强的马丁路德金,还是想独立的麦克伦姆X,结局都是被暗杀。

虽然金后来并捧上神坛,但是他最核心的自强 (以人的才能而不是肤色被判定)被替换成了博爱,从而彻底消解了战斗力。

 

那么在外因(自强派被迫害杀害,票蛆派被收买)和内因(社区在遵纪守法精英离去后缺乏了领头羊效应,唯一能学的就是不可复制的,万里无一的体育明星或者hip hop 歌手)综合作用下,黑人社区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崩溃 — 一如一个饥饿的人突然放开了吃。(事实上知青返城后中国农村基础教育率下降和文盲率都有上升也是如此)

缺乏知识教育和社会责任教育范例导致了大量单亲家庭,而单亲家庭的贫困几乎无法避免。 唯一成功指导案例是体育明星和歌手使得整个社区偏向反智。 一旦形成大氛围,再纠正是非常难的。

本卡森这种贫民窟出来的世界级医生本应成为黑人社区效仿的榜样,然而社区更崇拜的是奥巴马这种空有一身黑皮,实际上成长过程中和黑人并无交际的”榜样“。 无他,本卡森成为榜样是对现阶段黑人精英领导层的极大讽刺。 也是和其利益背道而驰的。 自然不会成为宣传教育的目标了。

 

要解决现在黑人社区问题其实也并非难事,美国仅需要做到三点就可以保证不落入贫困:

1、在成年之前没娃。(美国每年有30万18岁以下当妈的)

2、受过系统的高中教育

3、没有犯罪记录。

那么解决这个问题也可以针对性介入:

1、允许人流,尤其是少女人流。 大力宣传家庭观念和系统性性教育。 鼓励并提供免费避孕工具。

2、大量在黑人社区引入KIPP系统,目的是强制接受规范化行为化基础教育。

3、大力打击清缴犯罪, 哪怕把1/3成人抓进监狱,也要给孩子留一片安宁和发展的天空。

然而不要说做了,哪怕提出了观点:

共和党会大骂:你敢堕胎?!

民主党会大骂:你敢动教师工会的利益?!

黑人领袖会大骂:BLM!

 

作为历史遗留问题,小编只能表示道理分析得再明白,也还是改变不了现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