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想尽可能拥有更多的钱,来换得更稳定的生活……男人想用最少的钱,来满足最大的好奇”。

一部记录北美援交女的纪录片开篇如是说到,片中也记录了一名被包养了5年的中国女生,今年23岁。据描述,她的干爹们阅历丰富人品极佳,有些甚至能够称之为她的人生导师,在财富上也给她带来了极大的满足,“我的信用极佳,想办多少房屋贷款都行,我有14还是15张信用卡。”

纪录片描述的只是现实的一小部分内容。现实中,有不少中国女留学生为了保证自己时刻拥有最精致的妆容,各种最新的名牌包包和限量款服饰,选择卖淫援交来获取高收入。曾有华人女生被曝两年包养费高达300万人民币,也有华人女生因为援交而遭遇凶杀付出生命的代价。

海外援交产业链

“援交”一词来自日本,原指未成年少女提供服务来换取金钱的行为,这些服务可以是陪客人约会、出售内衣裤、手淫、抚摸身体、口交或是性交易。随着媒体的大肆渲染,援交一语逐渐代替了性交易;而随着网络社交的发展,提供了更隐匿、便利的方式,网络渠道逐渐代替传统的线下性交易模式成为海外女学生们的首选,在北美地区尤甚。

一起来看看北美地区出名的““社交”网站供人“约会”,如果仔细观察这类网站,就会发现其中包含着赤裸裸的性交易条款。

Sugar daddy要将年收入情况展示给其他人了解

在这类网站中,如果你是一位想要寻求“包养” 的用户,无需注册金额,也无需缴费,直接注册然后上传照片,标明想要交结的对象类型(也可直接标明期待价位)即可使用。但是如果你是想要寻找包养对象的话,首先就要需要贴出自己的收入,注明自己能包养的价位。继而缴纳会员费用,这样就可以帮助你寻找到网站上适合的包养对象。

2016年,美国《赫芬顿邮报》曝光,在Seeking Arrangement这个非正规交友/约会网站已经拥有500万用户,而且其中居然有200万人都是在校女大学生,她们绝大多数都有着大学本科学历,很多人还在常青藤大学里读研……

除了网络援交,其实还有线下援交的途径,直白点说就是卖淫。据媒体曝光,越来越多的新西兰年轻中国学生被引诱从事卖淫。

在这些诱拐中国留学生卖淫的组织中,以New Zealand Prostitutes Collective组织最为出名,该组织大量印发中英双语的小册子,吸引华人留学生来“入行”。在这本小册子里,有关于如何开始从事性产业的介绍。其中还包括建议穿什么,还会传授一些性技巧。很多亚洲女生还会为此申请海外学生签证,继续在妓院工作。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年轻的亚洲女孩正被年长的性工作者招募,她们利用我们来获得新顾客,并与她们合作,提供双倍的服务来赚更多的钱。”

留学生为何选择出卖肉体

美国纽约曼哈顿一家营业4年之久的美容店被警方查封,并在门口张贴禁止令,称此店因涉嫌卖淫被查封。附近华人指出,“店内有中国女留学生,要打工挣生活费,或者找富人包养。” 在加拿大,也有女留学生被“干爹”主动曝光,两年之间包养费用高达300多万人民币…..

据Seeking Arrangements2017年加拿大地区的最新数据显示,“求包养”人数最多的是多伦多大学,有683人求包养;其次是瑞尔森大学,有577人求包养;排在第三的是圭尔夫大学,有554人求包养。

这一部分留学生群体究竟为何选择卖淫赚钱?

首先,有一部分是来自生活和学业上的压力。并不是所有的留学生都是来自财力殷实的家,基本所有华人留学人们地区的生活费水平都超过国内平均水平。而且学费方面。如果在不能拿到奖学金的情况下,整个本科几十万美元的支出全部都要家庭承担。支付高额的留学费用,对于一个家庭而言负担确实不小。

家庭带来过高的期望,造成了留学生们的梦中存在一个“不能不完成学业就回国的”场景。打工受欺负、挂科、生病以及各种意外的高额支出。没有钱,面临被房东赶走。然而拥有留学生签证的她们无法找到相对于卖淫来说更高薪的工作,于是援交,就成为了她们的快捷选择。

其次,还有留学圈虚荣和浮夸的风气使得部分留学生的心态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在相关的采访中,有女留学生坦白“自己从事援交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还有的留学生更加直言不讳“就是为了名牌啊,身边那些女孩子还没我好看呢,凭什么她们可以有,说不定她们私下也做,在这边也没人知道,回国了可以重新开始,做一两次生意一个爱马仕包包就有了。” “挂科不想让家人知道,做这行来钱快,不仅可以交了挂科费,还可以和身边朋友一样经常换包包…”

据了解,此前曾有媒体统计过,一名澳洲性工作者每周工作20小时,年收入可达人民币62万以上。而通常在澳洲、美国或者加拿大留学,正常开销在三十到四十万人民币之间比较常见。对于海外的留学生来讲,这样的收入确实是一份不小的诱惑。

卖淫合法不等于光明正大

我们都知道,国内对卖淫嫖娼打击得比较严厉。相较国内做法,在欧美许多发达国家,对这一块产业都有一定“容忍度”。也就是说,在海外从事这个负担的法律风险比国内更小。不过法律风险比国内小并不等于光明正大、合情合理。

被包养就意味着可以不劳而获

先说说加拿大,加拿大法律虽然对卖淫没有明确定罪,但是《刑法典》第210到213款界定了开设妓院、贩卖人口从妓、拉皮条、谈皮肉生意等罪名。对与卖淫相关环节中的许多行为定为犯罪,失去了这些环节,卖淫也就根本无法完成。类似开妓院、靠卖淫为生、靠控制其他人卖淫为生意可以获罪10年,如果涉及未成年人卖淫最高刑期14年。在妓院内被抓到又没有合理理由解释,可判最多6个月监禁或者2000元罚款。

对于越发流行的”网络渠道“,加拿大警方表示,买卖双方在进行私下交流前并不认识,也是通过网络论坛或者广告相识,这本身就是公众均可接触到的渠道,任何人循着这个方式都可以找到你的话,这就属于违法的公开拉客。但是出于对人权保护,加拿大警方又一般不会过多干涉线上成年人的卖淫行为。

而在美国全境内,也只有境内唯一一个卖淫业合法化的州—内华达州,剩下的所有地区卖淫都是非法的。很多妓女都属于非法的存在,主要有两种,站街女郎和应召服务。曾经的前纽约州长斯皮策,就是因为被应召女郎曝光性丑闻而被迫辞职。

就在去年,一名中国女子由于被怀疑是妓女而被美国海关遣返。该女子是上海一名模特,她的着装引起了海关人员对她职业的怀疑。此前,也还有韩国女子团体因为没有办理演员签证,行李中又有很多性感的演出服,所以被海关怀疑赴美卖淫,最终也遭到了遣返。可以看到,即使在中国人认为“性观念开放”的海外地区,对于卖淫的也有着严格的管理,民众对于卖淫的看法也依然很保守,连州长发生桃色新闻都要下台。毕竟在现代社会,大家都还是要讲究一定公序良俗的。

通过社交网站进行援交的留学生甚至是当地学生群体,本质上是长期游走在一个灰色地带。曾有媒体统计,在加拿大,长期从事援交的中国女学生不下几千人,寻求长期保养的帖子也可以在一些华人网络社区见到。媒体采访到的业内人士透露:“做这行的中国女孩,平均年龄没有超过19岁的。多伦多最火的应召网站里,老鸨的年龄也只不过才22岁。”

社交网站公开要价,假以两情相悦的名义进行性交易,事后得到礼物,实际上也就是赚取嫖资,同时也可以避免法律上的严格规制。包养援交,已经成为了这些留学女生获得金钱,虚荣和奢华生活的快速通道。所以在现代语境下,援交也可以作“隐性卖淫”之解,排斥其交易性和女性的被迫性,增强其互动性,各获其需的一种说法。

但伴随着性和金钱而来的,还有暴力。曾在澳洲当“伴游” 的女生方婷在酒店援交时惨遭客户割喉,并抢走所有财物……援交这种说法,或许是对中国留学生群体性交易最无恶意的说法,但也可能是最有恶意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