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特朗普又不想去開會了。

世界真被搞糊塗了,這個美國越來越不像美國了,還有,怎麼非洲領導人都跑到中國去了?

先說美國。按照白宮發布的聲明,今年11月11日的新加坡東盟系列峰會,特朗普不想去了;隨後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的APEC峰會,他也不想去了。

為什麼不想去?

特朗普也沒有明說。但看了一下他的行程,11月11日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周年,巴黎將舉行盛大閱兵式。

一邊是嚴肅的各種國際會議,一邊是熱鬧非凡的大閱兵,特朗普的選擇自然也很簡單:巴黎!

國內閱兵你們總是不讓,巴黎去看看還不行嗎?

至於新加坡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副總統彭斯,還是你去應付一下吧。

記得去年,特朗普上台第一年,外界對他的外交風格也有很多質疑。彭斯還專門出面說,特朗普肯定會出席這兩個在亞洲的峰會,顯示美國將“堅定”地履行對本區域的承諾。

一年過去了,特朗普忍不住去巴黎了,還是彭斯你去“堅定履行承諾”吧。

這就是美國外交。高興去就去,不高興去就不去,特朗普還真是性情中人啊!所以,別看美國把亞太、印太說得比什麼都重要,但真要落到實際行動,連特朗普自己去都不想去了。

這邊廂,特朗普就是不願到亞洲;那邊廂,這兩天,全非洲大陸的總統們,幾乎都去了一個地方——北京。

從中國的角度看,這是今年中國舉辦的規模最大、外國領導人出席最多的主場外交活動;從非洲角度看,這是非洲國家領導人出行最集中的一次,北京也成了非洲領導人最密集的城市。

不能講一定就絕後,但這肯定是中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舉動。

這麼多客人,領導人真是握手也要握到手軟啊。

這說明了什麼?

新華社的一篇通稿說:此次峰會吸引眾多外國領導人出席,既是中國在非洲影響力日益增強的結果,也是論壇務實性和高效性的直接體現。

一句話,在非洲人眼裡,中國人夠朋友,這個朋友就交定了。

(二)

這就是現在的中國和美國。那麼世界又是怎麼看呢?

記得去年和一位以色列專家閑聊。他說,他參加了當年的達沃斯經濟論壇,也旁聽了中國領導人的演講,一個最直觀的感覺:現在的中國和美國,感覺像是互換了一下身份:

一個招呼各國,有話好好說,跟我沒得錯,我們大家和氣生財。

 

另一個像憤青一樣,東放一把火,西罵一句娘,然後退群不幹了,想揩我的油,看我怎麼找你算賬。

比如,當時兩位領導人一些演講的要點:

特朗普說:從今天起,只有美國第一。

中國領導人說:世界好,中國才能好;中國好,世界才更好。

特朗普說:一個國家的存在是為了服務於本國公民,購買美國貨,僱用美國人。

中國領導人說:中國希望與世界共繁榮,歡迎其他國家搭中國發展的“快車”、“便車”。

這還是去年,如果到了今年,相信他的感覺更加強烈。

比如,在今年4月的博鰲論壇上,中國領導人談的是什麼呢?經濟全球化、多邊主義、造福世界、人類命運共同體……

在今年6月的上合組織青島峰會上,中國領導人談的是什麼呢?具體的就不說了,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拒絕自私自利、短視封閉的狹隘政策,維護世界貿易組織規則,支持多邊貿易體制,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

說的是誰?

這就是外交,不言而喻。

要知道,這些關於世界發展方向的重大問題,以前可都是美國總統的專利!但現在,特朗普是要美國第一,不能讓自己吃半點虧,也不提人權、民主、自由了;中國人卻在談世界責任、人類命運,成了全球化的捍衛者。

至於這次中美貿易戰,中國經常講幾個必須捍衛:必須捍衛中方的正當權益和核心利益,必須捍衛多邊自貿體系和全球自由貿易。

這也關係到非洲的利益。這也是很多非洲國家,在這次貿易摩擦中,都感到非常焦慮,都紛紛呼籲美國停止霸道行徑的原因。

外交是需要勤走動的,但特朗普寧可去巴黎而不是來亞洲;而非洲領導人卻很高興來和中國談合作。

這真是一個顛倒的世界。

(三)

過去一年,國際輿論發生了很大變化。

美國仍是世界超級大國不假,中國仍有批評者不假。但在越來越多國家眼中,中美確實在互換角色,而且,美國有時還真成了一個麻煩製造者。

美國在拒絕經濟全球化,中國在擁抱全球化。

美國要求“美國第一”,中國歡迎世界搭便車。

美國撕毀《巴黎協定》,中國繼續推進減排……

中國還在積極當群主,提出了“一帶一路”這個公共產品,相信這能造福世界;美國則在退群退群又退群,嚷嚷着:這個不公平的世界,老子不幹了。

當然,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很多話說了又賴,現在又似乎瞄準了中國。但中國真的不堪一擊嗎?

這麼多非洲國家領導人來到中國,就是一個信號。他們既是關鍵時刻對中國的堅定支持,更是對中國和中非關係充滿信心。

對於中非關係,西方當然有各種醜化。但苦難的非洲,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朋友。

相比於西方殖民者,中國在政治上是非洲最可信賴的朋友,這個就不用多說了。即便在經濟上,中國更是非洲最可倚重的朋友。中國已連續9年是非洲第一大貿易夥伴,雙邊貿易額去年達到了1700億美元。

其中,去年中國從非洲進口753億美元,同比增長33%,高於非洲進口增幅17個百分點。大量的非洲特產銷往中國,其中,非洲水果增長了近80%。

非洲領導人來到北京,當然是友誼,但國家之間更有利益,非洲嘗到了與中國合作的甜頭,還期望吸引更多的投資,期望拓展更大的中國市場。

不管美國如何打壓,中國畢竟有着世界第二大的市場,用牛彈琴(bullpiano)很尊敬的一位媒體前輩的話說,中國人哪怕一人吃一塊三文魚,就足以馬上買富了一個國家。這對很多非洲國家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誘惑。

當然,這也得是真三文魚、價格公道才行。

中國人更要清醒,現在的非洲,已經不是原來的非洲。

對中國來說,非洲更是一個可深入拓展的大市場

過去幾年,非洲經濟也在加速,龐大的人口紅利,日漸完善的基礎設施,正使非洲成為世界經濟一塊“最後的高邊疆”。去年中非貿易是1700億美元,應該用不了太長時間,這個數據會達到3000億甚至5000億。

應該說,中國製造已經在非洲站穩了腳跟,並正向縱深挺進。這就是雙贏。

從這個角度看,東方不亮西方亮。退一萬步講,即便沒有美國市場,中國還有亞太、歐洲和非洲的廣袤市場,更別提龐大的內需市場。

所以,非洲領導人,北京真的歡迎你。

今年中國四場主場外交,中非論壇是迄今最熱鬧的一場,這顯然是一局大棋。用這位媒體前輩的話說,這就像在下圍棋,到底是謀子還是謀勢,中國顯然是謀勢。

所以,我們也看到,中國和俄羅斯正越走越近,中國和印度、日本都在改善關係,歐洲國家領導人也紛紛來中國訪問。當然,中國領導人也在一次又一次走出去……

最後,再啰嗦兩個曾講過的小故事:

2014年5月4日,最高領導人去北大考察,和在這裡就讀的國際象棋冠軍侯逸凡有過這樣一段閑聊:

他告訴侯逸凡,棋如人生,是一個不斷博弈的過程,他隨後邀請侯逸凡“回頭給外交部的官員們好好上上課”,讓他們也從棋局中學學博弈的道理和方法。

這還沒有完。

幾個月後,中國領導人到訪韓國,當時韓方請來圍棋高手李昌鎬作陪。中國領導人對李昌鎬說:圍棋中啊,包含着人生的哲學和世界戰略。

當今的世界,無疑正在下一盤大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