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浩瀚的,散落着许多璀璨明珠的太平洋上,最近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瑙鲁,一个面积仅21平方公里,需要借助放大镜,且要眼神好,才能在地图上勉强找到的小国,作为东道主召开了一次地区会议,结果和作为对话伙伴与会的中国争吵起来。中国代表团愤而退席,瑙鲁总统大叫:中国,你必须向我国正式道歉!

瑙鲁总统瓦卡

遥远的东方巨龙先是被气了一下,接着又被怼了一下,真个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借着各路英雄都在的记者招待会,向世人道出这只小磷虾的无礼和刁钻。

有记者问:据报道,日前在瑙鲁举行的第30届太平洋岛国论坛会期间,瑙鲁方面曾多方干扰中方代表团与会,请问你能否介绍有关情况?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答

9月4日,第30届太平洋岛国论坛会在台湾当局所谓“邦交国”瑙鲁举行。应论坛秘书处邀请,中方作为论坛对话伙伴出席会议。

瑙鲁作为论坛主办国,违背国际惯例和论坛规定,上演了一出拙劣的闹剧。会议召开前夕,瑙方要求中方与会人员持普通护照入境。在大多数成员国和中方提出交涉并表示将抵制会议情况下,瑙方不得不同意中方代表团持外交护照与会。会议期间,瑙方再次不顾国际会议惯例阻挠中方代表讲话,对此中方当即提出严正交涉,并提前离开会场以示抗议。出席会议的许多国家代表团也离开会场,对瑙方表示强烈不满。

必须指出,一个中国原则是公认的国际关系准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任何搞“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行径都是不得人心的,也是不能得逞的。我们奉劝瑙鲁认清大势,纠正错误,不要继续做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事情。

瑙鲁人的脑子让螃蟹钳子夹了?中国到你那里的人,是政府代表团,是应邀与会的,持外交护照有什么不对?拿普通护照,难不成是上你这来赶集的?

中国总人口13亿多,瑙鲁总人口1.3万,后者仅是前者的十万分之一。所以,这次瑙鲁表现出的不仅是“愤”,更有“悲”,说中国这条大鲸鱼欺负它这只小磷虾

有记者问:瑙鲁总统称中国是一个欺负小国的大国。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华春莹答:说中国欺负小国,这纯粹是无理取闹。这两天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盛况已再次充分表明,中国在国际关系中最讲究大小国家一律平等。有关人士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唯有自重,才能赢得尊重。人是如此,国家同样如此。自重自尊与国家大小没有关系。

发言人还是客气了。用老百姓的话,那就是:瑙鲁,你装什么蒜啊,会议前后你到底做了什么,难道心里没数?

护照问题与瑙鲁的外交有关。瑙鲁是台湾仅有的几个邦交国之一,与北京没有外交关系,认为,中国大陆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所以,尽管论坛秘书处邀请中方出席会议,但在瑙鲁海关看来,中国外交官是民间人士,赶集嘛,挎个筐就行了,打旗子就犯了岛规。

瑙鲁总统瓦卡(中)与部分与会官员合影,右三为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

中国代表团哪吃这套?我们是来开会的。最后,瑙鲁没办法,还是让中方人员持外交护照入境。瑙鲁政府本来就看大陆不顺眼,现在会未开,就有了一场护照风波,这气就带进了会场。

关于会上发言引发争执,瑙鲁和中方的会后表述有出入。按照瑙鲁总统瓦卡的说词,中方不遵守会议规程,随意插话,阻挠他国代表发言。言外之意,中方在会上粗鲁无礼,捣乱,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们不尊重来参加论坛的太平洋岛国领导人和部长。他们到这里,在我们的领土,我们在世界这个小小的角落,来开会。你看看他,他什么都不是,甚至不是部长,他甚至要在图瓦卢总理之前发言,他疯了吗?我告诉你,我们要做的不止这个,我们不仅要求道歉,我们要通过论坛和自己提出,我们甚至可能到联合国申诉。

“我必须要在这个问题上强硬,因为没人可以来这里对我们指手画脚。”

瓦卡所说的“那个人”,是指这次率团出席会议的中国—太平洋论坛特使杜起文先生。枫叶君2003年在内罗毕与杜先生有一面之缘,当时他担任中国驻肯尼亚大使,常驻联合国环境署和人居署代表,应新华社非洲总分社邀请,给地区首席记者会议做了一次形势报告。杜大使口才很好,很健谈,也很幽默。

瓦卡总统的话听上去很义正词严,可是,现场情况究竟如何?在环球网上,杜大使详细披露了当时会场交锋的详细过程:

杜起文在会上举起中国的牌子

杜起文特使:主席先生,我要求提出程序性问题,中国代表团已经注册在第一议题下发言。中国代表团作为正式与会方应该得到发言机会。

会议主席,瑙鲁总统瓦卡:中国代表,我赞赏你的提问。但是,会议时间已经不够,我们也可能在后面找到时间。此次与会的有领导人和部长们,技术上他们应该给予优先权。

杜起文:这种理由是不能被接受的。中方要求提出程序性问题,本代表团在会上是否将得到发言机会?我要求会议主持方对此作出解释。

瓦卡:中国代表,你的发言文字稿已经在现场散发过了。

杜起文:此言何意?你是在说中国代表团将被剥夺发言权利

瓦卡:抱歉,我们继续开会,讨论第二议题:安全与气候变化。

杜起文(从座位上站起):主席先生,中国代表团提出强烈抗议。论坛对话会是国际会议,以如此方式主持论坛对话会是错误的。

瓦卡(打断):你已事先被告知,会议将安排部长们优先发言。请对在座领导人显示尊重,他们已经感到不安。

杜起文:主席先生,针对你的问题,我想告知与会代表,参加此次会议的中国代表团是部长级代表团。我本人作为中国副部长级官员已经12年了。我们对论坛领导人是充分尊重的。

新西兰外长发言表示,中国代表的要求是合理的,可以考虑在下面的会议中让中方发言。

萨摩亚总理发言表示,与会者希望听听中国代表的发言。

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驻斐济大使钱波:主席先生,中国代表团认为,作为区域性的多边组织,论坛对话会应该遵守有关规则。

瓦卡(打断):如果你继续讲下去,我将把你请出会场……

钱波:我提请进行程序性讨论……

瓦卡(打断):我拒绝你的请求

钱波:按照规则,会议应该对你的决定诉诸表决。

瓦卡:抱歉,这不行,这只是一场对话活动。

钱波:按照规则,应该由会员国就此作出决定。

瓦卡:中国代表,我已经说多次了。

钱波中国代表团对此不能接受

瓦卡:停下,不然我将把你请出会场。你已经使本次会议中断了15分钟。图瓦卢总理,请你发言。

杜起文(再次从座位上站起):中国代表团再次向会议提出强烈抗议

说完,杜起文拿起公文包,走过岛国领导人坐席和主席台,步出会场。接着,几位岛国代表也离席而去。

这就是当时的会场情况。事后,瓦卡总统说中方代表粗鲁,无理取闹,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指责瓦卡阻挠中国代表发言。

看完这段记录,有人会说,瑙鲁总统有种啊,连说几次要把中国代表请出会场。其实,瑙鲁这样靠外援吃饭的小国,只有在没有后顾之忧后,才会对一个大国这样指着鼻子叫阵。瓦卡看似不知天高地厚,但实际上不傻

瑙鲁总统瓦卡

瑙鲁是台湾邦交国,与澳大利亚保持密切关系,在对瑙鲁经援上,台湾和澳大利亚都没少给瑙鲁,并且这两家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与北京关系不好。瓦卡在会场上阻挠中国,表面上看是维护自己的小国尊严,实际上也是做给台湾和澳大利亚看,下次再要钱就又有了新资本

蔡英文会见瓦卡旧照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作为南太平洋地区主要国家,很看重与包括瑙鲁在内的小岛国的关系,把该地区视为自家后院。对于中国在这些太平洋岛国中影响力日益增加感到担忧。在这次论坛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就表示过与各岛国签署联合安全声明的意愿。

现在,美国正在积极推行“印太战略”,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做法无疑符合美国的战略意图。特别是屡屡与中国摩擦的澳大利亚,它与美国的密切同盟关系,以及其希望在太平洋上所扮演的角色,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

一身红衣的新西兰总理阿德恩(右)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准备参加会议合影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所说的“这出戏背后的导演”,很明显是有所指。

撇开外交选择,瑙鲁是个什么样的国家?俗话说,人有人品,国有国格,如果要给瑙鲁一个具象的界定,那就是农村的二流子加泼皮

地图上的瑙鲁,不好找,费眼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瑙鲁靠海,却不能真正发展渔业,只好吃鸟粪。瑙鲁在很大意义上是个鸟粪国家,曾经因鸟粪发家,举国人民找到了暴富感觉。

鸟粪经过沉积成为磷酸盐矿,出口可以赚钱,瑙鲁富裕那阵子就靠着这玩意儿。总的说来,瑙鲁人,从政府到民间,基本属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主儿

瑙鲁岛上的磷酸盐矿

因为只知道挖鸟粪,加上不大的岛上有架飞机一周两次飞进飞出,鸟也不去该国拉屎了,岛上的聚宝盆很快枯竭。结果,吃喝玩乐了一阵子,全国又不得不开始想别的辙。

瑙鲁政府想到了基金,可是搞了一阵子,因为管理不善,赔了不少钱。1993年突发奇想,为英国音乐剧《爱的肖像》融资,结果又玩砸了。为偿还债务,政府不得不将位于悉尼的一家酒店和墨尔本的一栋大厦出售。

瑙鲁出产椰子、甘蔗、香蕉和蔬菜等农作物,一般农产品和鱼类勉强可以自给自足,但是主要的粮食、淡水和日用品都要依赖进口,其中米和面粉多由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输入,肉类由澳大利亚供应,日用品多来自台湾、日本和香港。简言之,瑙鲁人离开外面的援助,基本只有投海的选择

瑙鲁渔民

瑙鲁失业率一度达到90%,10%的有工作的人基本为政府雇佣,其中就包括瓦卡总统这样的政府公务员。船小好调头,全国上下一合计,可以在“金融”上搞一把。

因为瑙鲁没有个人税,在九十年代,瑙鲁成为避税天堂,外国人花钱就可以买到瑙鲁护照。只要支付25,000美元就可以在瑙鲁成立一家持牌银行,瑙鲁成了国际著名洗钱中心。一旦脏钱通过瑙鲁银行,这笔钱就基本上解放了。瑙鲁政府很高兴,这样来钱快。

洗钱曾给瑙鲁政府带来丰富收益

可是,外来压力也来了。在国际洗钱防制的制约下,瑙鲁政府终于在2003年出台反避税法。2005年10月,由于立法后的成效显著,国际洗钱防制这才把瑙鲁从黑名单中除名。

瑙鲁人喜欢吃,但又不能眼看着坐吃山空,于是盯上了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为打击非法移民,于2001年在瑙鲁建了一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最多时关押有一千多人。有了这个拘留中心,瑙鲁政府可以收租金,并且可以往里安插工作人员

这些被关押者对瑙鲁政府意味着工作机会

到了2008年,澳大利亚准备关闭这个中心,结果瑙鲁不干了。这不是继鸟粪之后,又一个财路要断了?瑙鲁外交部长悲情表示,如果中心关闭,将导致100名瑙鲁人失业的严重后果,并且间接影响到十分之一瑙鲁人的生计。结果,澳大利亚人心软了,那就继续开吧。于是,瑙鲁人喜笑颜开。

瑙鲁人虽然好吃懒做,但是玩心眼却是一等一高手

瑙鲁于1968年独立,1975年与台湾建交,认为大陆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2002年与北京建交,认为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2005年3月,时任瑙鲁总统斯考蒂到广东中山医院免费做了眼睛手术,回国两个月后,瑙鲁即与台湾复交,再次认为大陆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同年5月27日,北京宣布与瑙鲁断交,中止双方之间的一切协议。

原来,斯考蒂总统到中华民国的医院接受手术,却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埋单。回头又能去台北,找中华民国再报销一次,这手法,真的让老司机也佩服得五体投地。

现在,斯考蒂还是瑙鲁德高望重的政治家,以议长的身份,领导着执政党的17名议员和反对党的两名议员——瑙鲁议会。

眼神不错。斯考蒂与时任台湾领导人马英九

瑙鲁从台湾捞到不少好处。据英国《卫报》披露,台湾通过金钱援助维持与瑙鲁的邦交关系。报道援引维基解密的信息称,台湾方面每月向瑙鲁高级官员支付5000美元津贴,作为瑙鲁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的报酬。这次论坛使用的设施也多为台湾所资助建设。

中国是大鲸鱼,瑙鲁是小磷虾,可是,这回小磷虾表示虾皮很厚,摆出要和大鲸鱼死磕的架势。瓦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人不是瑙鲁的朋友,他们只想让瑙鲁服务于自己的利益,关于中国在此次论坛会议上的粗鲁和无礼,“我将在联合国,以及每一次国际会议上提起”。

瓦卡:我们很强硬,坚决不做虾酱!

瓦卡虽然口气不小,但是,他的表现也值得中国反思:我们过往的表现,是否让这个鸟粪国家的总统小看了我们?

因为中国现在处于分裂状态,小国利用外交承认,在大陆和台湾之间两头吃的现象由来已久。如果瑙鲁明年突然转向,假如瓦卡做出迷途知返状,我们会不会又将其奉为座上宾?

如果瑙鲁将大陆和台湾当成奥运会开,四年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下个四年承认大陆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再下个四年又轮回来。北京和台北会怎么办?是会一起都不屌这个鸟粪国家,还是轮番给它当东道主,供着瓦卡和他手下那帮人蒙吃混喝?

以枫叶君的悲观估计,中国人会是瑙鲁人的长年饭票,区别不外乎是饭票上盖海峡这边的戳,还是海峡那边的戳

瑙鲁这种烂国家,其所作所为的确让人鄙视,但是,反观我们自己,中国人是不是也有点骨头软?也有策略不当的地方?

一只公鸡,站在瑙鲁岛中央打个鸣,大半个国家都能听见。不过,这只小磷虾对中国这条大鲸鱼的挑战,值得我们深思。不承担适当的国际责任,不是大国;同样,不善于修理不懂规矩的小国,也不会是别人眼中真正的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