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罗斯广袤无边的远东地区,有一群中国农民种菜,那里有着很多故事。

前几年在俄罗斯社会,对不远万里来这里讨生活的中国农民,有一定警惕心理。毕竟远东地区地广人稀,俄罗斯族的人更少,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中国人,会不会是通过另一种形式把远东给占了呢?

这种逻辑简单明了,因此流传很广。

然而,不知从何时开始,变成了另一个故事。在这里辛苦种菜的中国农民,其实是把自己种成了俄罗斯人收割的韭菜?

500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说“中国人可能成为俄罗斯收割的韭菜”?

起因是不久前俄罗斯远东地区宣布,可以向中国企业和个人提供100万公顷土地,用于农业开发。说白了,就是把土地租给中国人,靠着中国农民的勤劳、能吃苦,把荒地变成良田。

1公顷等于15亩地,100万公顷相当于1500万亩地。用一个更简单易懂的类比,上海市的面积约为63.4万公顷,这100万公顷相当于1.57个上海。

看见,这块地的面积已经非常大。

很多人都知道,俄罗斯远东地区拥有丰富的土地资源。俄罗斯远东地区包括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包括库页岛(俄称为萨哈林岛)在内的广大地区,面积156万平方公里,广义面积上有620万平方公里。

这里是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黑土层厚度为30至100厘米,可以用“一两土二两油”来形容它有多么肥沃。

500

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拥有着大约800万公顷农业用地和300万公顷耕地。但是,由于自然气候条件比较差,面对如此众多的土地,俄罗斯当局仅仅开发了不到三分之二的面积。

所以,俄罗斯当地的土地持有者看着另一侧,中国人把当年黑龙江的北大荒慢慢变成了“北大仓”,一直也想吸引更多“老黄牛”般的中国农户去开垦俄罗斯远东土地。而一些有丰富经验,也有闯劲的东北农民,也想用俄罗斯土地给自己的家庭增加一些经济收益。

这么看来,俄罗斯人主动宣布提供100万公顷远东土地,是个大好事啊。

而这片可以租赁的远东土地,最适合种植大豆、小麦和土豆等。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能有更多土地被用来种植大豆,在满足中国自身需求的同时,还能减少对美国大豆的依赖。刀哥觉得,这么看,更是一件好事。

但按照一些人的看法,天上掉下个“大馅饼”,并不是什么好事。俄罗斯人说不定想先吸引中国企业和农民过去开垦,变成良田之后再坐地起价。

听听不少中国农民过去在俄罗斯远东开荒种地的真实故事,他们的无助、委屈和眼泪,让“割韭菜”的说法多了一些依据。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人开赴西伯利亚搞经济种植,如今已达数十万人。2016年,光是黑龙江省的企业在俄罗斯农业种植面积就达到了1000万亩。

500

201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人在远东地区种植蔬菜粮食,已经达到远东总产量的90%以上……但是,从国内外公开媒体的报道也能看出,这些在俄罗斯远东搞农业种植的中国人太不容易了。

在俄罗斯远东的欧佩特诺埃波列,来自中国的62岁农民老李和儿子小李在俄罗斯耕种的这片土地接近82英亩(约合495亩)。老李说,在中国他从来不曾有过这么大一块地。中国3亿农民人均拥有的土地,绝大部分都不超过10亩。李成斌在黑龙江的家庭农场规模甚至更小。

拥有这片地后,满足了老李“想当全中国最大农场主”的梦想。但是,现实中老李只是通过当地一名女子获得了这些土地的使用权。这名女子租下了之前由俄罗斯国有农场拥有的土地,让老李带着家人耕种。作为回报,他们给她交一些钱。

这里夏季酷热,冬季气温远低于零度,比老李原先生活的中国华北地区的气候糟糕太多。夏天这里还滋生着大量巨蚊和其他烦人的虫子,必须小心。

500

这片地区涵盖了欧佩特诺埃波列以及犹太自治州的其他四个村庄,犹太自治州与中国的黑龙江省毗邻。相老李和小李这样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土地上耕种的中国农民,在莫斯科和俄罗斯西部其他城市的民族主主义者心中引发了极其强烈的担忧。

他们担心,中国人不声不响地接管这些土地。

为了缓和与当地人的关系,老李也雇佣了几名当地俄罗斯人帮他打理农活,这样可以给当地带来就业和收入。但是,这些俄罗斯人经常迟到,在农活最需要人手的时候,他们经常不见踪影。而老李对此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等着他们主动提出来不想干这份工作。

在远东这里,当地官员和许多居民经常抱怨说难以适应中国人的工作习惯,因为他们起的太早,酷暑寒冬时农田里也是机器轰鸣,没有休息的迹象。另外,当地人看着中国人种植的农田里作物长势比自己的更好,经常会向当地官员投诉中国人用了过量的农药。

500

当地行政长官抱怨说,许多中国人不办理登记手续便开始工作,还“睡在田野里”。但他们的工作热情也让人称道。“他们工作起来像疯了一样,”他们把以前没人开垦过的土地变成了肥沃的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