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对于叙利亚人民无疑是个好年头。

经历了无数次血战的叙利亚政府军在这一年取得的成果几乎可以用势如破竹来形容:2月1日,在叙利亚耀武扬威多年的以色列空军的F-16被击落;3月,第四装甲师解放大马士革东古塔周边地区;4月,南大马士革耶尔姆克难民营一带也宣告解放;5月,由老虎哈桑率领的大军抵达卡拉蒙东部山区,当地过半叛军不战而降。

8月初,随着花岗岩行动的落幕,盘踞在叙利亚西南部和南部的恐怖分子威胁也被铲除,叙利亚政府军饮马戈兰高地,彻底解决了后顾之忧。政府军随即将兵峰转向北方,十余万大军从三个方向奔赴伊德利卜,准备拿下这个全国最后的叛军聚集地。

2018年1月22日的叙利亚局势图

德拉—库奈特拉战役完胜后准备奔赴北方的叙利亚安全部队

德拉战役中缴获的大量坦克和装甲车对于叙利亚政府军而言是个极大的补充

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当然,无论是叛军还是他们背后的金主,都不愿意就这样接受败局已定的现实。从2018年8月中旬开始,俄罗斯黑海舰队地中海分遣队就发现了到地中海周边北约军队的异动;同月21日,美英法三国宣称,“严重关切”叙政府军在伊德利卜省可能的军事行动,将回应叙政府任何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这种欲盖弥彰的做法迅速引起了俄叙双方的怀疑。

很快,B-1B轰炸机开始转入地中海的美军基地,而美法在地中海活动的舰队也进入了更高的战备状态。随着越来越多的情报被收集和呈递到俄罗斯国防部,一个惊天的阴谋迅速浮出水面。

俄罗斯国防部在叙利亚周边收集情报的效率要远胜于其他的参战势力

8月21日,俄罗斯情报部门发现,美国情报部门在伊德利卜省的活动突然加剧;23日,根据线人的报告,基地组织已经将数吨化学武器从土耳其运至叙利亚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在之后的25日,这批化学武器又被运到了哈马省与伊德利卜省的交界地区,而白头盔早在数天前就已经进入了该区域。很明显,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使用化学武器,并嫁祸叙政府军的行动正在展开。

白头盔出现在哪里,就意味着哪里要爆发“化武袭击”和“人道主义危机”了

8月26日,俄罗斯先声夺人,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在当日的记者会上突然对相关国家发出警告:恐怖组织试图在叙利亚西北部哈马省一小镇使用氯气伪造化学武器袭击现场,并嫁祸叙利亚政府。

这一计划将在未来两天内展开,几名“说英语的外国专家”已经到达现场并将负责施放“毒气”,还有一批叙北部民众被送往该镇充当“群众演员”,他们将扮演遭到叙政府“化武”袭击的平民,并接受“白头盔”人员的救治。

而这一切,都将被某“中东地区英语媒体”拍下来传播到网上。美国、英国和法国则将以此为借口,再度军事打击叙利亚政府军。

在叙利亚战事中,马克龙一直扮演着极度不光彩的“马前卒”角色

作为几个当事方中存在感最稀薄的一个,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7日下午的演讲侧面证实了俄方的言论,他显然也笃定“化武袭击”箭在弦上

“法国已经做好了进一步打击叙利亚的准备,以应对大马士革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只要叙利亚被证实疑似使用了新的化武,那我们就会继续进行打击。”

马克龙还信誓旦旦的表示,“未来让阿萨德在手中留下权力将会是一个糟糕的错误,虽然法国无权任命叙利亚未来的领导人,但是确保叙利亚人民能够做到这一点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利益所在”,将老牌殖民主义者的做派展现的淋漓尽致,俨然一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嘴脸。

塞浦路斯在英法对叙利亚的干涉中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图为18年4月袭击叙利亚时该基地内准备起飞的英方狂风战机

与马克龙相比,英美在口头的反应就要低调一些,但是军事动作却要频繁的多。9月1日至3日,就有两艘“洛杉矶”级巡航导弹核潜艇进入地中海海域,停泊在直布罗陀南码头,随后,官员们也作出表态:“美军已经标记好了叙军的主要集结点和化武的储存、研究设施,只要袭击发生,待特朗普总统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

在干涉叙利亚的“北约三贱客”里,最低调的还属英国人,或许是梅姨担心自己那惨淡的支持率,亦或是财政真的把钱花在了修园子上没钱干别的事了,他们什么像样的声明都没有发出,仅仅是提高了自己驻塞浦路斯基地部队的战备等级。

而为了阻止事态的升级和军事干涉的发生,自9月1日起,俄军便将大量黑海舰队舰艇调入地中海,部署于叙利亚西部的塔尔图斯军港内,随后又在地中海东部划定了军事禁航区,并声明自己将在当地举行为期7天的军事演习。当然,演习总会结束的,俄军的下一步动作显然也值得各方继续揣摩。

穿越博斯普鲁斯海峡向地中海东部集结的黑海舰队

叙利亚政府方面的反应就简单易懂的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公开表示:这场战争的目的就是要解放全部领土!政府各部门也表示坚决不谈判不妥协,军方则紧锣密鼓的扩编和换装防空军,并将他们重点布署在各个主要作战区域。

叙利亚防空军新补充的升级型S-125“伯朝拉”防空导弹在9月4日对以军军机的拦截作战中发挥了作用

叙军伪装布署的“铠甲”防空导弹系统

相对而言,作为伊德利卜之战最重要当事方的土耳其,则是“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的一批”。其他当事方拥有明确和相对单一的目标,但土耳其的目标包括但不限于:1、保证趁火打劫的叙利亚领土不会被迫吐出去;2、保证安置在叙利亚北部地区的东突和难民尽可能不被赶出去;3、保证美国和其他北约势力不趁机利用库尔德人对土耳其进行破坏;4、尽力保持与冲突各方的关系。

要在四个鸡蛋上跳舞,使得土耳其政府及其军队的表现显得有些精神分裂——他们一方面呼吁叙军不要轻举妄动,争取和平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又将作战部队源源不断的调往叙利亚伊德利卜省。

一方面提出要加强与俄国和伊朗的合作,主动提议在9月7号在德黑兰同伊朗和俄罗斯外长进行会谈,另一方面又将大量的建筑材料运往伊德利卜省中部,准备建立一个新的遏制政府军进攻的永备工事区。

既要求美方尽快移交库尔德人控制的曼比季和周边区域,又在西海岸和南部布置了更多的防空部队,准备防范与自己同属北约的“盟友”们的偷袭。其自相矛盾的内心,溢于言表。

土耳其在大量地将自己的部队调入伊德利卜的“停火观察哨”

所有的这些调兵遣将、说狠话、搞事情,其围绕的中心都是一样的——伊德利卜,这场大风暴的的台风眼。

暴风眼的形势

伊德利卜省地处叙利亚西北,东临叙利亚战前最繁华的阿勒颇省,南临农业产区哈马省,西临贸易核心港塔尔图斯省,北则邻近土耳其。这样的地理位置,使得伊德利卜省成为了叙利亚北部的交通要冲。

南北贯穿叙利亚的M5高速和东西贯通叙利亚的M4公路都穿省而过,重要的N2、N6、N7等公路也都经由当地。但因当地地形以丘陵和山地为主,平原和盆地较少,使得该省整体上经济结构相对落后,人口聚集区也较为分散。

纵穿伊德利卜省的M5公路

在叙利亚战争初期,由于临近土耳其,该省的叛军可以轻松的利用口岸进行人员与武器装备的补充,装备水平和人数一度都要多于绝大多数省市;当然,该省的叙利亚边防军也一度成功阻止了当地叛军的快速发展。

但随着其他战区形势的恶化,叙军不得不不断抽调该省战斗力较强的部队作为机动力量,前往其他主要战区救火,这使得该省留守部队的战斗力不断下滑;而在境外势力的补充下,该省的叛军规模却越来越大。

2015年初,伊德利卜省的形势急剧恶化,绝大多数城镇与乡村悉数沦陷,留守部队也基本被分割包围。彼时在国防部长弗拉杰的命令下,小股增援部队一度在叛军的包围圈上打开了突破口,让部分外线作战部队得以成功突围,但伊德利卜省城的部队却已经无力回天。

2015年3月22日,伊德利卜省城部队除少数依靠机场飞机撤退与分散突围外,剩余部队基本被消灭,伊德利卜省城就此沦陷。自此之后,伊德利卜省在成为了叙利亚国内叛军最稳固的根据地的同时,也成为了他们进攻哈马省、阿勒颇省与塔尔图斯省的跳板,绝大多数战斗也基本都发生在以上三省与该省的交界线上,直到2018年初,该省外围被定性为军事缓冲区,才相对平静下来。

当然,伊德利卜省并没有全部沦陷。伊德利卜省南部的几个阿拉维派小镇(福阿以及附近的几个城镇)拒绝向叛军中的恐怖分子投降,交火断断续续的持续了3年多。直到2018年7月,福阿的人民才得以与德拉省的死硬叛军交换,被政府军用大巴接出来此事还引发了中东国家关系的剧烈动荡,在此暂且不表。

向死守福阿地区3年多的当地军民致敬(本图为2017年中期地图)

伊德利卜省与周边各省形势,北部的紫黑色区域为土耳其占领区

伊德利卜省北部和西北部的阿芙琳地区、以及部分阿勒颇省地区一度被库尔德武装人员所控制。他们也曾是伊德利卜省重要的武装势力之一,但在2017年至2018年初,由于伊德利卜省北部和阿芙琳地区的库尔德人先后被土耳其人与其叛军势力击破,阿芙琳地区被土军占领,宣告沦陷,剩余的库尔德人势力龟缩至阿勒颇北部,除了少数部队偶尔还能发起袭扰作战外,余下的部队基本从此一蹶不振。

阿芙琳战役后,俄军工兵在阿勒颇西部公路旁的库尔德检查站回收的一台YPG在溃退时因为缺乏燃油而丢弃的土制装甲车,该车被俄军作为起获的IED的运载车使用了数月,直到今年8月被运回国内展示

虽然上文笼统地称为叛军,但实际上,伊德利卜省的叛军势力繁杂,各为其主。其中,比较强大的势力包括土库曼旅(土耳其系)、灰狼(土耳其系东突)、土耳其伊斯兰党TIP(土耳其系)、光荣军(土耳其系)、努斯拉阵线(沙特系)、海岸旅(损失严重,仅存在编制意义)、自由沙姆(穆兄会武装)、南方阵线(约旦、科威特、以色列系)。

伊德利卜省的叛军种类和门类原本并不多,只是沙特系的努斯拉阵线与其他的土耳其系叛军偶有冲突而已但随着叙利亚政府的和解政策(即:不愿意向政府军投降的叛军,可以放弃重武器和爆炸物,乘坐由第三方人员驾驶的大巴前往伊德利卜省)的出台,来自全国各地各个派系的叛军都被像是被泼进下水道的脏水一样涌向了伊德利卜省。

起初,当地占主导的土耳其系叛军将这些外来叛军视为自己补充兵力和抢夺女人与金钱的来源;但很快,外来叛军越来越多,土系叛军的主导地位不复存在,这种剥削关系也无法维持。

而受尽各路军阀盘剥的平民们更是不堪重负,暴动此起彼伏,伊德利卜大乱斗也随之爆发。这个被叙利亚政府军戏称为“伊德利卜杯”的内讧一直办了十几届,从2016年初一直持续到了今天。漫长的内讧造成了数千名叛军的死伤,大量的武器弹药也因此被消磨殆尽。

HTS武装,后台硬,装备好,训练有素,是解放伊德利卜的重大阻碍

不过,这场内讧也不都赖他们。实际上,伊德利卜早在2017年初就几乎成了“间谍之都”:为了扶植各自的势力,美国、沙特、法国、英国、以色列的情报人员都在当地积极的寻找着己方新的代理人,而新的代理人则又必须从之前隶属于其他人的武装力量中诞生,这意味着总有一些人的场子会被砸,各方势力也会此消彼长。

正因为此,各派之间才摩擦不断,彼此为敌。当然,这些间谍中也不乏刻意搞事的人存在:利用“和解”行动的机会,不少叙利亚空军情报局的探员也潜伏在这些不愿意投降的死硬分子里,混入了伊德利卜当地的各路武装之中。

他们相当善于利用不同派别之间的矛盾挑动他们彼此攻伐,并趁机浑水摸鱼。盗取情报、引导空军攻击地面目标、破坏补给点和装备库,乃至刺杀各路叛军的高级指挥官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在8月10日至31日间,伊德利卜省内就有4支叛军总计17名指挥官遇刺、3个指挥设施遭到破坏、7处弹药库与物资堆积场因为不明原因爆炸和起火。对于这些“可悲的事故”,空军情报局显然功不可没。

8月末因不明原因而爆炸摧毁的叛军弹药库

当然,这点微小的损失对于各路叛军和他们背后的人而言并非不可接受。至2018年8月底,伊德利卜省叛军的总兵力依然有15万余人,其中有不少还是之前从各省丢过来的死硬分子,而他们的家属与被土耳其安置过来的“难民”加起来则有数十万之多,这使得这支至少在纸面上仍拥有三百多辆坦克装甲车和上百门大口径火炮的武装力量,时至今日仍能对叙利亚政府构成极大地威胁。

身中四枪后被活埋的叛军拉赫曼旅指挥官,尸体在遇刺后第五天才被发现

笔者经分析后认为,以叙军的补给状况、前线兵力与政治形势,叙军的作战计划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主要目标将是伊德利卜省东部、南部和西部的非土耳其系极端势力,优先解除当地叛军对阿勒颇、哈马和拉塔基亚省的威胁,并设法打通M4、M5高速公路与其他的支线公路,为下一阶段的进攻做好预备;第二阶段的目标则将寻找有利机会,与土耳其系叛军进行谈判,并在必要时进行决战,进而彻底解决伊德利卜问题。

9月4日炮击与轰炸地点表

政府军的战术思路预计会和之前进攻德拉时十分相似,战役将会以政治和军事结合的方式从多个方向发起。自8月中旬开始,叙军就对伊德利卜南部的几个主要叛军驻垒地点展开炮击和轰炸,而后开始同该省南部的各大小派系进行谈判,希望与他们达成和解;这使得努斯拉阵线等伊德利卜省主要派系怒不可遏,开始逮捕相关派系的领导人并对他们的部队展开进攻。

整个8月,因为和解发生的冲突有大大小小70多次,约有80名参与和解的派系人员被努斯拉和其他强大的叛军势力所逮捕,700多名叛军指战员选择弃暗投明投奔政府军,从伊德利卜省逃往哈马省规避战火的前叛军控制区人口更是达到了数千人。

恐怖分子在加布地区引爆了萨里阿和卡里姆之间的桥梁,以阻碍人民逃亡。但这等于断了当地农民的生路——他们无法再将自己种出来的瓜果卖到城里,也无法在城市买到赖以生存的粮食

而为了阻止“变节扩大化”,伊德利卜省内的三大叛军于8月27日成立了所谓的“联合指挥部”,名义上是为了统一指挥对抗政府军,实质上则是顶着统一指挥的大名头侵吞其他较小的叛军势力,这无疑造成了小势力们的巨大反弹,大小冲突此起彼伏;政府军则趁机进一步调动地面部队,并完成了最后阶段的军事准备工作。阿萨德在政治上分化瓦解对手的目标实际上已经达到了,余下的,就只是军事斗争的部分了。

国内研究者绘制的伊德利卜省三大势力分布图(不要在意细节)

正在哈马省北部伊德利卜边境附近集结的叙军炮兵力量

但这场战役注定不会轻松。就在一切快要准备妥当的9月4日,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对叙利亚进行恐吓,称“阿萨德不要‘鲁莽攻击’伊德利卜省。”还同时喊话俄罗斯和伊朗“不要参与这场潜在的人类悲剧”,并在最后威胁“这将会导致数十万人丧生”。这些喊话对于已经发生了不少“现实的人间悲剧”的叙利亚而言,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用叙利亚人自己的话说:“当一个疯子从楼上丢下第一个花盆的时候,你会感到惊愕,但当他连续丢了四五年的时候,你就会见怪不怪了。”

特朗普对叙利亚政府的“警告”——也许用威胁更恰当

但就在当天夜间,之前一直没有明确表态、也与伊德利卜战役缺乏相关性的以色列却突然发难,数架以色列空军战机入侵黎巴嫩领空,并向位于叙利亚对伊德利卜作战前线的哈马省发射了数枚导弹。至本文完稿时,笔者接到的消息是:至少3枚导弹被叙军拦截,至少5枚导弹击中了叙利亚军事和民用建筑物,并造成了3名军人和1名平民死亡,另有11人受伤。这无疑为伊德利卜战役的发展增添了更多的变数。

在导弹袭击中丧生的平民是一位记者

哈马省民众发推称导弹击中了哈马市南侧水果种植园内的民居,造成了民众伤亡,目前消防人员已赶到现场

我们对于这种霸权主义行径无能为力,但这并不是不去关心当地人民的斗争、不去关注正在发生的灾难的理由。笔者自2011年开始关注叙利亚形势,看着一场场战役潮起潮落,见证着叙政府军官兵们“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的征程。尽管战争一年又一年的继续下去,但笔者一直相信:总有一天,炊烟会回到那些被漫长的战火蹂躏摧残的村庄里,一如过去我们的民族所经历的一样……

2018年9月3日叙利亚割据形势图

最后,让我们为叙利亚人民祈祷,衷心的祝愿伊德利卜的和平早日到来,这场漫长的战争早日落下帷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