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政府军2016年扫荡叛军位于东阿勒坡(Aleppo)的据点时,数以千计百姓与武装分子跑到伊德利布(Idlib)省。当叙军轰炸东古塔(Ghouta)时,又有数千人逃到当地。

如今叙利亚大军集结,决心要拿下伊德利布。然而,这次叙利亚百姓可能已经无处可逃了。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分析指出,在这政府当局动用化武,宛如人间炼狱的国度,悲剧似乎仍未结束,联合国警告,叙利亚7年内战以来最恐怖的战争可能即将降临。

伊德利布目前约有300万居民,而在这叛军最后的大本营,其中大概有半数是流离失所的难民。这些叛军十分顽强,部份和盖达(al-Qaeda)组织挂钩,他们深知,这将是一场定生死的大战。也因此,绝对有充分的理由可以相信,叙军在伊德利布会比其他地方更杀人不眨眼。

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丁,伊朗总统罗哈尼(Hassan Rouhani)与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Tayyip Erdogan)7日在德黑兰为叙利亚问题举行3方峰会,希望能把握这最后机会,避免伊德利布爆发冲突。但由于各有坚持,并未出现任何成果。

叙利亚说,军事行动要比外交对策来得可能,而俄罗斯已对伊德利布展开轰炸。无可否认的,山雨欲来的冲突是对各方势力在叙利亚无数失败的控诉。或许最惨的,就是没有任何外来势力有意愿,或是有能力阻止这场大屠杀。

自从2011年以来,约有50万人在叙利亚丧生,还有120万人左右逃离家园。而造成这场悲剧的有许多原因,其中包括叙利亚总统阿塞德(Bashar al-Assad)的倒行逆施,镇压和平示威引发内战。

加上俄罗斯和伊朗自有盘算,在他背后撑腰,提供军事支持。还有西方的懦弱,一方面想要阿塞德下台,但又不愿下手。美国总统川普和前总统欧巴马不同,他起码针对阿塞德动用化武,采取了有限的军事行动。

甚至有新书爆料说,川普去年曾主张暗杀阿塞德,但美国防长马提斯(Jim Mattis)并未采纳。但就算在当时,西方大举介入也太迟,太冒险了。此外,除了打击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外,川普比欧巴马更看不出要卷入叙利亚内战的理由。

不过,除了结束叙利亚人的苦难,减轻世上最严重难民危机的道德义务外,西方在叙利亚仍有安全利益。一旦难民逃离伊德利布,可能导致邻国动荡,就像2015年时,由于叙利亚难民大举逃亡欧洲,结果从瑞典到意大利,都造成反移民的民粹主义高张。

此外,强硬派圣战分子若混入难民中,也很可能直接对当地造成安全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