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俄罗斯、土耳其与伊朗三国领导人在伊朗德黑兰召开三国峰会,除了讨论战场上的形势外,这次峰会也将会探讨战后的安排。而美国并没有参与其中,因其在选择代理人中的不当选择,并错失出兵机会,不得不接受在叙利亚战争中出局的尴尬。

(图源:VCG)

最后一役前的警告

这次峰会讨论的焦点是伊德利卜战役,当前10万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包围该地区。目前叙利亚反对派仅剩下了伊德利卜最后一个势力范围,面对士气正旺的叙利亚政府军以及背后的俄伊军队,已经无力回天。 面对这样的局势,美国并不安静,对俄土伊三国发出了警告,并威胁一旦叙利亚政府军再次使用化学武器袭击,将对其进行军事打击。

而美国也做好了攻击的架势。8月21日,美国、英国和法国发表联合声明表示若叙政府有使用化学武器的任何行为,都将做出“适当”回应。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则表示不排除动用武力。 美国已经把装备“战斧”式巡航导弹的大型驱逐舰和核潜艇等大量军舰部署在靠近伊德利卜地区的地中海水域,摆出随时准备介入叙利亚战事的架势。 但是俄罗斯无视美国方面的警告,于9月4日对伊德利卜的极端组织“征服阵线”目标实施空中打击,美国也对此无法采取反制措施。

(图源:VCG)

奥巴马与特朗普失去的七年 事实上美国早已无法改变叙利亚的局势,也无法介入叙利亚战后的秩序建设,叙利亚内战的七年正是奥巴马与特朗普失去的七年。 自叙利亚内战2011年7月开始后,美国就通过“代理人战争方式”,为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武装提供物资、武器装备以及军事训练等支持,以求推翻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

一度取得了理想的效果,在战争开始后,叙利亚反对派一度持续进攻,叙利亚政府军一度节节败退,如果不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支持,恐怕政权早已崩塌。 当战局有利于反对派时,在2013年8月叙利亚发生了毒气事件。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考虑过出兵叙利亚。但由于俄罗斯的斡旋以及美国国会的反对,未能成型。

这也使得美国失去了叙利亚内战中的主动权。鉴于当时战争形势对叙利亚反对派有利,一旦美国出兵,可能叙利亚局势就会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 随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崛起,叙利亚反对派的极端组织不仅将枪口指向叙利亚政府军,同时指向美国等西方国家,迫使美国不得不消耗大量精力应对伊斯兰国。但是,美国却显得办法不多,仅仅依靠空袭打击与扶持库尔德武装的方式,来应对伊斯兰国与阿萨德政权,并没有能够敢于出兵去占据主动权。

(图源:新华社)

伊斯兰国的崛起使得俄罗斯开始积极介入,以反恐的名义在2015年9月发动了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这期间,俄罗斯先后出动了4.8万兵力,不仅仅打击了伊斯兰国政权,也打击了叙利亚反对派势力,并帮助阿萨德政权收复了大片领土。

为了扭转不利局面,美国自2014年开始支持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武装,以配合其对伊斯兰国的空中打击,这也使后者开始崛起,从伊斯兰国手中抢夺了叙利亚东北部大部分土地。但是美国支持库尔德武装的举动与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重要盟友土耳其产生了嫌隙,使得后者与俄罗斯、伊朗的关系更加密切,加入到了试图在叙利亚停战中排挤美国的阿斯塔纳进程中。

土耳其于1月份出兵阿夫林,打击在这一地区的库尔德武装,更加加剧了美土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矛盾。 就在这期间,叙利亚内战形势朝着对阿萨德更加有利的方向发展,美国除了利用化武袭击风波,来进行一些空袭来制造一些存在感,已经无法左右大局。这一年里,特朗普甚至提出在叙利亚撤军,而如今战局的形势,意味着伊德利卜战役将会是美国在叙利亚的最后一战。

总的来说,在叙利亚内战中错失出兵良机,以及在扶持代理人方面出现的问题,导致美国已经出局,无法左右叙利亚战局,伊德利卜战争将会是美国的最后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