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不走亲,富不串邻。

正解局出品

很多时候,这国家和人一样,有的国家富、有的国家穷,有的国家爱哭穷,有的国家好摆阔。

穷国就有了向富国、爱摆阔国家借钱的动力。

国家也存在一种情况:钱借出去了,对方还不上了怎么办?

钱,对人很重要,对国家就更重要了。

近代以来,国家发展的历史可以说就是一部金融发展史。

简单以英国为例。

其实英国在刚进入近代社会以来,还是一片穷乡僻壤,气候不适合农业生产,也没什么像样的手工业。那时,欧洲的文明商业中心在英吉利海峡的这一边,地中海。

但到17世纪末,英国开始蠢蠢欲动向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法国发动战争。从1689—1815年,前前后后打了100多年,比如像“九年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七年战争”……

起初,英法两国实力对比,法国完全是占有上风:经济总量、人口都是英国2倍还多。但在这场跨越3个世纪的争霸战中,英国人却笑到了最后。

其中,重要原因就是英国能够发行大量国债,向国内居民、公司和国外借钱,来打仗。

借钱打仗,是曾经是国家举债的重要原因。

不过,现代以来,越来越多国家借钱来搞经济建设,或者用于社会民生。

比如,到今年6月底,中国就持有1.18万亿美元美国国债。

还比如,2016年8月媒体报道,向委内瑞拉提供了一笔50亿美元的贷款。

个人借钱不还,能起诉、送上法庭,甚至送进监狱。

国家“赖账”怎么办?而且国家借钱不还(也就是主权债务违约),也不是新鲜事。

前段时间,美国知名财经媒体CNBC就近年来主权债务违约做了一个盘点:

10. 厄瓜多尔

时间:2008年12月份

规模:32亿美元

9.秘鲁

时间:2000年9月份

规模:49亿美元

8.乌拉圭

时间:2003年5月份

规模:57亿美元

7.厄瓜多尔(又一次)

时间:1999年8月份

规模:66亿美元

6.牙买加

时间:2010年2月份

规模:79亿美元

5.牙买加(又一次)

时间:2013年2月份

规模:91亿美元

4.希腊

时间:2012年12月份

规模:420亿美元

3.俄罗斯

时间:1998年8月份

规模:730亿美元

2.阿根廷

时间:2001年11月

规模:820亿美元

1.希腊(又一次)

时间:2012年3月

规模:2610亿美元

更长的统计数据显示:14世纪以来,95%的拉美国家发生过主权债务违约,21%的非洲国家发生债务违约。拉美、非洲等国家是重灾区,比如,委内瑞拉、厄瓜多尔违约10次,加纳违约5次。

对这些国家“赖账”,起初办法很简单:好言相劝不行,就把军舰开到欠债国家的家门,在炮口下再谈。

19世纪晚期,委内瑞拉开始大量向欧洲老牌国家借钱,来修铁路、公路,发展工农业。到1900年,国债高达1.9亿玻利瓦尔(委内瑞拉货币名),是国民总收入的7倍。

但所有拉美国家都有个毛病,时不时闹个内乱。1901年,就爆发针对当时总统的暴乱。

等内乱平息后,面对巨额债务,当时的总统卡斯特罗,强硬表示:不承认先前借的外债。

1902年12月,3大债主德国、英国、意大利家舰队封锁了委内瑞拉海岸线,还扣留了委内瑞拉海军舰艇,炮击港口。

面对坚船利炮,委内瑞拉嘴上还吵吵,私下却认怂,找美国人调停,乖乖还钱。

这种讨债方式,虽然少费嘴皮子,但是,太显粗暴,舞刀弄枪,大动干戈,实在不美。

到现在,国家讨债方式,变得越来越文明,不过,成本也越来越大,搞不好还会赔本。

正像前面说的,拉美国家是主权债务违约的重灾区。

看着欧洲大国把军舰开到委内瑞拉门口讨债,拉美国家心里对委内瑞拉大都惺惺相惜:毕竟,这样的日子说不准哪天就轮到自己头上了。

所以,当时的阿根廷外交部长路易斯·马丽亚·德拉戈发出照会:“国家债务不能成为武装干涉的理由。”

这个主张直白说,就是国家欠钱,你不能拎刀、拎枪上门索债。

斗转星移,直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联合国宪章》完全禁止武力索债。

这个提法很文明,但也带来个问题:没有武力做后盾,国家欠债不还,奈他何?

债欠得多了,也就成了大爷。

所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国家也是这样。

稍微顾及颜面的欠债国家,就拖。

这次希腊债务危机就是这样。希腊虽然头顶发达国家的帽子,其实,早就家道中落,债台高筑,家徒四壁,眼看还款日期就要到了,就是拿不出钱来还。

逼急了,希腊比债权人火还大,威胁德国、法国和世界银行借钱“续命”,拆东墙补西墙。

不过,更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就是赖,能赖一天是一天,能赖一点是一点。

很多中小国家爱用这个法子。比如,前不久太平洋岛国汤加首相就表示无力偿还中国1.6亿美元贷款。同时,他还要求太平洋岛国联合起来“要求中方将债务一笔勾销……这是我们大家向前迈进的唯一途径”。

而最有名的莫过于19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像墨西哥到1982年,欠下外债高达850亿美元,到1988年底,达到1050亿美元,其中66%是向美国借的。

1988年12月,墨西哥新总统萨利纳斯上台后,就开始和美国等债主谈判,提出“必须减债”才能还债,诉求主要是2条:减免55%外债,大幅下调利息。

几番反复后,1989年7月,墨西哥获得减债530亿美元,利息固定在6.25%(每年可少支付利息20亿美元);1990年2月,又获得减债70亿美金。

一下赖掉600亿美金。

这些钱里还有不少是美国银行、投资机构的钱,虽然无奈,但是能要回一点是一点,本金的损失,只能认了。

当然,美国人对墨西哥债务偿还能力还是有所了解,但摊上这么个邻居,要借钱也没辙,只能借,毕竟美国、墨西哥一步之遥,别人的债能不免就不免,但是家门口的邻居还是要照顾下。

救急不救穷。

这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国家间。

讲信用、守信用很重要,一些国家本来就穷得叮当响,或者古往今来就是“死赖皮”,如果还把钱借给它,那大概率就是肉包子打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