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這個教師節,有點兒特別。

“馬雲將辭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職。”

一早,馬雲通過阿里巴巴官方“如約”發布了這條消息。

這也是繼本周末《紐約時報》、彭博社等多家外媒報道“馬雲辭職”之後,來自其本人的正式回應。

在這封公開聲明中,馬雲坦陳了多處關鍵信息,包括自己卸任的具體日期,和繼任的接班人:

“明年9月10號,自己將不再擔任董事局主席,由現任CEO張勇接任。”

  ▲馬雲發布的公開聲明部分內容截圖

  這一公開表態,也讓此前就密切關注馬雲個人去向的國內外媒體瞬間“炸鍋”:一個“互聯網帝國”締造者在他54歲這年選擇急流勇退,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一個絕佳的迷人故事。

更何況,離開了馬雲的阿里巴巴,和離開了阿里巴巴的馬雲,及其各自前路,則是更為複雜的課題……

而“傳承”也好,“轉身”也罷,就在這無數嘆息和猜測之中,有一個國家的擔憂和焦灼格外引人注目——

馬雲要退休?印度急喊話:別忘了繼續重視印度

“中國巨富馬雲從阿里巴巴退休,對印度而言意味着什麼?”

9日,在馬雲“退休”與否的疑雲還未解開時,印度印亞新聞社便不無擔憂地如此發問道。

在這家印媒看來,馬雲的離職將對印度電子商務領域產生影響。

  ▲《商業標準報》報道截圖

  而這一擔憂顯然有其充分理由:近年來,隨着印度電子商務領域的蓬勃發展,阿里巴巴對印度零售業的影響力正在越來越大。

“阿里巴巴在印度進行了多元化投資,包括對數字支付平台Paytm的頂級投資,以及更多數字媒體領域的投資和創新計劃。”文章介紹說。

另外,不僅是私營部門,阿里巴巴也在加強其與印度政府部門的互動與合作:剛剛過去的9月3日,印度安得拉邦經濟發展局就與阿里雲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

在這份諒解備忘錄中,安得拉邦希望利用阿里巴巴的雲和智能城市技術,幫助自己實現可持續農業發展、綜合交通管理、智慧城市管理,以及中小企業和技能發展計劃。

印亞新聞社還提到,阿里巴巴曾表示,印度是其全球戰略中“非常重要”的市場,2015年,印度總理莫迪還曾與馬雲會面。

  ▲2015年5月,莫迪到訪上海,與馬雲會面。

  也正因為阿里巴巴對印度市場的深耕,才令印媒擔心,馬雲的卸任會影響到阿里巴巴對印度市場的重視程度。

“馬雲需要清楚地告訴他的繼任者:應該專註於像中國一樣、市場尚未飽和的印度,並在阿里巴巴擁有專業知識的技術領域實現跨越式發展。”文章最後這樣“喊話”行將退休的馬雲。

事實上,印媒面對“馬雲退休”話題的焦慮,不止體現在這裡——此前《紐約時報》報道有關傳聞時,印媒和印度網友第一時間便跳出來“闢謠”。

  ▲《印度時報》報道截圖

  在《印度時報》針對“退休說”的澄清報道下,不少印度網友紛紛指責《紐約時報》傳播“假新聞”,並不忘表達對馬雲的喜愛。

一位網友表示,從英語老師到億萬富翁,馬雲鼓舞了很多人,希望卸任後的他,可以做令自己覺得開心的事。

 

 

外媒解析離開背後:個體選擇?時代使然?

毫無疑問,在把阿里巴巴打造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電商和電子支付公司的同時,馬雲,也把自己變成了世界上最耀眼的大IP。

“這名英語教師改變了中國人購物和付款的方式,並成為中國最富有的人之一。”《紐約時報》這樣評論道。

  ▲馬雲

  而在讚歎其個人成就的同時,外界此番討論的重點還在於:馬雲離開的背後,到底是個體選擇,還是時代使然?

在今天發布的公開信中,馬雲並未過分剖白自己,但他表示:卸任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是他深思熟慮、認真準備了10年的計劃,標誌着阿里巴巴完成了從依靠個人特質變成依靠組織機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業制度升級。

“10年前我們就問自己這個問題,如何保證馬雲離開公司以後,阿里巴巴依然健康發展?我們相信只有建立一套制度,形成一套獨特的文化,培養和鍛鍊出一大批人才的接班人體系,才能解開企業傳承發展的難題。為此,這十年來,我們從未停止過努力和實踐。”

  ▲馬雲與阿里巴巴集團現任CEO張勇

  “坦白說,我認為馬雲此舉並非是‘大動作’。他幾年前就從首席執行官職位上退下來,並且非常具體地發表了關於希望年輕人領導公司的言論。”美國新興市場互聯網交易基金創始人凱文·卡特說。

“馬雲的卸任,突破了傳統的中國商業模式”

公開信中,馬雲暗示了他未來的去處:將效仿比爾·蓋茨投身慈善,並重圓作為一名教師的夢想。

也正是十年前,比爾·蓋茨從微軟正式退休。而伴隨微軟重新崛起的同時,比爾·蓋茨也在慈善領域取得了驕人成就。

  ▲比爾·蓋茨

  “在日新月異的互聯網時代,今天的巨人很可能明天就成為行將滅絕的恐龍,視窗時代的微軟如此,今天的阿里巴巴同樣面臨這樣的風險。” 有媒體如是評說今天的阿里巴巴和昔日的微軟之間可能的相似性。

而馬雲今日的選擇,又顯然再次呼應了這一相似性。

“世界那麼大,趁我還年輕。”他在信中說,“我想回歸教育,做我熱愛的事情會讓我無比興奮和幸福。”

也許正如彭博社所說,馬雲的這次轉身,對他而言並不是一個時代的終結,而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始。

事實上,馬雲的離開,對於中國尚處年輕階段的互聯網行業而言,又何嘗不是一個開始。

“長期以來,中國的企業家會將接力棒傳給自己的兒子和女兒。”

在《金融時報》看來,當馬雲宣布卸任,他的繼任者已經從員工隊伍中培養出來——這顯然是對傳統的中國商業模式的一種突破。

  ▲《金融時報》報道截圖

  “這標誌着中國科技企業界的新時代,而其中大部分企業的成立時間僅為20年。”文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