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在英国投毒行刺的格鲁乌,全称为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是俄罗斯最神秘、最有效的情报机构。

从表面上看,一场鲁莽的行动留下了闭路电视画面的痕迹和一个废弃的香水瓶,使警方得以将据称名为亚历山大•彼得罗夫(Alexander Petrov)和鲁斯兰•博什罗夫(Ruslan Boshirov)的俄罗斯间谍,与前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被投毒联系起来。

英国负责安全事务的部长级官员本•华莱士(Ben Wallace)表示:“这更像是强尼•英格利什(Johnny English),而不是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他指的是喜剧演员罗恩•阿特金森(Rowan Atkinson,以扮演Mr. Bean闻名——译者注)饰演的无能的虚构军情六处(MI6)特工。

但是,斯克里帕尔和他女儿尤利娅(Yulia)在索尔兹伯里(Salisbury)被谋杀未遂,究竟是行动搞砸,还是故意明目张胆,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英国将此次行动归咎于格鲁乌(GRU),这是一家令人生畏的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通常不会跟失败联系在一起。

“一种令人担忧且有问题的新说法正在浮现,那就是俄罗斯的格鲁乌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群笨蛋,”俄罗斯政治分析人士马克•加莱奥蒂(Mark Galeotti)说。“这是不准确的,而且没有抓住关键。格鲁乌的理念是为了不错过机会而冒险,即使他们并不总是成功。”

格鲁乌在莫斯科的官方名称是“总局”(Main Directorate,全称为“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译者注),它成立于1918年,为的是作为军队的情报机构与国内安全机构克格勃(KGB)的前身展开竞争。它被认为是俄罗斯最神秘、最有效的情报机构。

格鲁乌特工参与了1968年占领布拉格机场的行动,那是苏联为阻止捷克斯洛伐克的自由化运动而入侵该国的一部分,也参与了1979年刺杀阿富汗总统哈菲佐拉•阿明(Hafizullah Amin)的行动,打响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战争。

近年来,格鲁乌在吞并克里米亚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抢占当地机要部门,并为乌克兰东部忠于莫斯科方面的叛乱武装团体提供支持。但是,宣传和获得认可并不是该机构的目标。

格鲁乌的总部是莫斯科郊区一家购物中心后面的一栋不起眼的灰色办公大楼,与屹立在莫斯科市中心卢比扬卡广场(Lubyanka Square)的克格勃——如今的联邦安全局(FSB)——大楼形成鲜明对比。如今,格鲁乌被认为是俄罗斯最隐秘、最可靠的情报机构。

格鲁乌的预算、人员编制和运行结构都是国家机密。2006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视察其新总部,提供了有关该建筑内部的仅有的公开照片。

“这是苏联情报界的钻石,它的大部分被保存下来,并维持了运转功能,”位于莫斯科的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Centre for Analysis of Strategies and Technologies)的主任鲁斯兰•普霍夫(Ruslan Pukhov)说。

“简言之,格鲁乌是俄罗斯武装力量的精华。”

格鲁大学通常从俄军部队选拔更有经验、更成熟、久经沙场的官兵,而不是招募才华横溢但未经考验的年轻大学毕业生。

“他们非常封闭,非常神秘。俄罗斯电视上有很多关于KGB或FSB拯救世界的很酷的故事,但丝毫没有关于格鲁乌的内容。他们的设计宗旨就是不引起注意,他们也喜欢这样,”一位接近俄罗斯武装部队的官员说。

在过去几年里,西方针对格鲁乌参与境外行动——从吞并克里米亚到2016年针对美国大选的网络攻击——的一系列指责,使该机构的保密倾向受到威胁。对美国大选的网络攻击导致美国对格鲁乌领导人、前苏联空军军官伊戈尔•科罗博夫(Igor Korobov)上将实施了制裁。

“高层将会对国内消息源对格鲁乌运行方式的爆料感到极度紧张,但我认为,他们会把西方国家和西方媒体(有关斯克里帕尔被投毒)的说法视为游戏的一部分,”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

伦敦警察厅(Metropolitan Police)反恐部门上周三公布的证据暗示了两个相互矛盾的主题: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的行动是高效率且计划周密的,但基本失败导致了行动被发现。

两人使用正版俄罗斯护照以化名旅行。分析人士补充称,为成功获得英国签证,他们必须编造一些可信的背景故事——在业内被称为“传奇”(legend)——这得经过数月的仔细研究。

警方表示,那只经过特别改装的香水瓶进一步证明了袭击者高超的间谍技能。英国当局称,这只香水瓶被用来向斯克里帕尔家的门把上喷洒致命神经毒剂“诺维乔克”(Novichok)。

批评者指出,这位前俄罗斯间谍和他的女儿幸存下来并最终康复,证明这项行动最终失败了。但是,即便是这一点也值得怀疑,因为它所依据的假设是,此次袭击是一个“湿活儿”——这是一个冷战时期的术语,指一场政府支持的暗杀。

“我知道人们说此次行动看起来很业余,因为他们没有杀死斯克里帕尔,”白金汉大学(University of Buckingham)教授安东尼•格莱(Anthony Glees)说。他指出索尔兹伯里靠近英国陆军总部和其他关键的军事设施。“但是杀死斯克里帕尔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可能是要表明,俄罗斯可以打击英国军事体制的核心,而且在事发后能够全身而退。”

支持这种理论的是,彼得罗夫和博什罗夫被指轻率丢弃含有神经毒剂的香水瓶,最终在7月导致英国平民道恩•斯特吉斯(Dawn Sturgess)意外死亡,她的伴侣查理•罗利(Charlie Rowley)中毒。这也支持了前述说法。

“他们不在乎伤害平民,”英国通讯情报部门——政府通信总部(GCHQ)的前局长罗伯特•汉尼根(Robert Hannigan)说。“俄罗斯的风险门槛与我方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