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在英國投毒行刺的格魯烏,全稱為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情報總局,是俄羅斯最神秘、最有效的情報機構。

從表面上看,一場魯莽的行動留下了閉路電視畫面的痕迹和一個廢棄的香水瓶,使警方得以將據稱名為亞歷山大•彼得羅夫(Alexander Petrov)和魯斯蘭•博什羅夫(Ruslan Boshirov)的俄羅斯間諜,與前雙重間諜謝爾蓋•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被投毒聯繫起來。

英國負責安全事務的部長級官員本•華萊士(Ben Wallace)表示:“這更像是強尼•英格利什(Johnny English),而不是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他指的是喜劇演員羅恩•阿特金森(Rowan Atkinson,以扮演Mr. Bean聞名——譯者注)飾演的無能的虛構軍情六處(MI6)特工。

但是,斯克里帕爾和他女兒尤利婭(Yulia)在索爾茲伯里(Salisbury)被謀殺未遂,究竟是行動搞砸,還是故意明目張胆,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英國將此次行動歸咎于格魯烏(GRU),這是一家令人生畏的俄羅斯軍事情報機構,通常不會跟失敗聯繫在一起。

“一種令人擔憂且有問題的新說法正在浮現,那就是俄羅斯的格魯烏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群笨蛋,”俄羅斯政治分析人士馬克•加萊奧蒂(Mark Galeotti)說。“這是不準確的,而且沒有抓住關鍵。格魯烏的理念是為了不錯過機會而冒險,即使他們並不總是成功。”

格魯烏在莫斯科的官方名稱是“總局”(Main Directorate,全稱為“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情報總局”——譯者注),它成立於1918年,為的是作為軍隊的情報機構與國內安全機構克格勃(KGB)的前身展開競爭。它被認為是俄羅斯最神秘、最有效的情報機構。

格魯烏特工參與了1968年佔領布拉格機場的行動,那是蘇聯為阻止捷克斯洛伐克的自由化運動而入侵該國的一部分,也參與了1979年刺殺阿富汗總統哈菲佐拉•阿明(Hafizullah Amin)的行動,打響蘇聯入侵阿富汗的戰爭。

近年來,格魯烏在吞併克里米亞的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搶佔當地機要部門,並為烏克蘭東部忠於莫斯科方面的叛亂武裝團體提供支持。但是,宣傳和獲得認可並不是該機構的目標。

格魯烏的總部是莫斯科郊區一家購物中心後面的一棟不起眼的灰色辦公大樓,與屹立在莫斯科市中心盧比揚卡廣場(Lubyanka Square)的克格勃——如今的聯邦安全局(FSB)——大樓形成鮮明對比。如今,格魯烏被認為是俄羅斯最隱秘、最可靠的情報機構。

格魯烏的預算、人員編製和運行結構都是國家機密。2006年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視察其新總部,提供了有關該建築內部的僅有的公開照片。

“這是蘇聯情報界的鑽石,它的大部分被保存下來,並維持了運轉功能,”位於莫斯科的戰略與技術分析中心(Centre for Analysis of Strategies and Technologies)的主任魯斯蘭•普霍夫(Ruslan Pukhov)說。

“簡言之,格魯烏是俄羅斯武裝力量的精華。”

格魯大學通常從俄軍部隊選拔更有經驗、更成熟、久經沙場的官兵,而不是招募才華橫溢但未經考驗的年輕大學畢業生。

“他們非常封閉,非常神秘。俄羅斯電視上有很多關於KGB或FSB拯救世界的很酷的故事,但絲毫沒有關於格魯烏的內容。他們的設計宗旨就是不引起注意,他們也喜歡這樣,”一位接近俄羅斯武裝部隊的官員說。

在過去幾年裡,西方針對格魯烏參與境外行動——從吞併克里米亞到2016年針對美國大選的網絡攻擊——的一系列指責,使該機構的保密傾向受到威脅。對美國大選的網絡攻擊導致美國對格魯烏領導人、前蘇聯空軍軍官伊戈爾•科羅博夫(Igor Korobov)上將實施了制裁。

“高層將會對國內消息源對格魯烏運行方式的爆料感到極度緊張,但我認為,他們會把西方國家和西方媒體(有關斯克里帕爾被投毒)的說法視為遊戲的一部分,”上述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說。

倫敦警察廳(Metropolitan Police)反恐部門上周三公布的證據暗示了兩個相互矛盾的主題:彼得羅夫和博什羅夫的行動是高效率且計劃周密的,但基本失敗導致了行動被發現。

兩人使用正版俄羅斯護照以化名旅行。分析人士補充稱,為成功獲得英國簽證,他們必須編造一些可信的背景故事——在業內被稱為“傳奇”(legend)——這得經過數月的仔細研究。

警方表示,那隻經過特別改裝的香水瓶進一步證明了襲擊者高超的間諜技能。英國當局稱,這隻香水瓶被用來向斯克里帕爾家的門把上噴洒致命神經毒劑“諾維喬克”(Novichok)。

批評者指出,這位前俄羅斯間諜和他的女兒倖存下來並最終康復,證明這項行動最終失敗了。但是,即便是這一點也值得懷疑,因為它所依據的假設是,此次襲擊是一個“濕活兒”——這是一個冷戰時期的術語,指一場政府支持的暗殺。

“我知道人們說此次行動看起來很業餘,因為他們沒有殺死斯克里帕爾,”白金漢大學(University of Buckingham)教授安東尼•格萊(Anthony Glees)說。他指出索爾茲伯里靠近英國陸軍總部和其他關鍵的軍事設施。“但是殺死斯克里帕爾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可能是要表明,俄羅斯可以打擊英國軍事體制的核心,而且在事發後能夠全身而退。”

支持這種理論的是,彼得羅夫和博什羅夫被指輕率丟棄含有神經毒劑的香水瓶,最終在7月導致英國平民道恩•斯特吉斯(Dawn Sturgess)意外死亡,她的伴侶查理•羅利(Charlie Rowley)中毒。這也支持了前述說法。

“他們不在乎傷害平民,”英國通訊情報部門——政府通信總部(GCHQ)的前局長羅伯特•漢尼根(Robert Hannigan)說。“俄羅斯的風險門檻與我方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