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休斯敦市開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全美啟動新計劃,即通過公私部門聯手,建立新的安全情報平台與網絡,名為保護美國知識產權,實為強力打擊國外的人才吸引計劃。這或許意味着,中國吸引海歸人才計劃面臨挑戰。

休斯敦只是美國第四大城市,但擁有美國最繁忙港口,財富500強公司總部數量僅次於紐約,是世界最大、最重要的研究、醫療中心,還是美國“太空城”,宇航工業發達。這裡擁有諸多世界級、知名學術研究與醫療機構。

近日,社交媒體瘋傳一段截屏:“剛剛得到消息,FBI今天派人到休斯敦醫學中心,按名單找人……搞得人心惶惶。”這段話截屏隱去了時間與作者,真實性無法查證,但美國媒體公開報道可以佐證。

根據美國《休斯敦紀事報》2018年9月8日報道,9月5日,FBI在休斯敦召集各大學術和醫療單位領導開會,100多人參加,會議長達3個多小時。FBI向他們簡報並預警了這些單位存在的外來敵對勢力的安全威脅,還提供了一份秘密內部安全威脅情報,案情範圍涉及休斯敦地區,包括整個德克薩斯州,甚至全美國。據悉,這是FBI針對國外安全威脅而發起的新的反擊行動,並在全美範圍內複製展開。FBI開完這次會議後,還找當地媒體又開了一次會。

這次會議主要目的就是,FBI要求這些機構如何更好地配合安全部門,雙方要建立新型合作夥伴關係,通過雙方的內部渠道,打擊並防範國外敵對勢力在這些單位的滲透。FBI說,這些單位的安全威脅主要來自內部,那些已經成為內部的外國人,已經獲得單位信任,並授予安全許可。這樣,這些人很容易將美國知識產權泄露給外國人。

FBI負責此項業務的特工特納(Perrye Turner)說:“我們要建立、扶持並強化(政府與這些機構的)公營私營關係,以對衝來自國外敵對勢力試圖盜竊我們機構(的知識產權)牟利……基於休斯敦醫療與學術單位的重要性,我們肩負的責任就是,建立平台,分享情報信息,對沖安全風險,防止盜竊。

FBI特工警告這些單位說,真切需要這些單位領導聽得進去話,這都是FBI搜集並能夠分享的內部安全情報。通常,這些單位都以開放自由的學術氛圍而自豪,然而,並不是單位里所有人都心向美國,有人有異心,因此,內部威脅才是這些單位的第一大安全風險。

根據媒體初步報道內容看,FBI正在使用新的計劃、新的平台、新的網絡,以打擊休斯敦學術、醫療單位內部存在的網絡間諜、知識產權盜竊等活動。FBI在休斯敦的舉措將會在全美範圍內複製實施。

這次會議雖然沒有公開點名具體的國家名字,但一般都會認為,FBI所指就是中國、俄羅斯、伊朗、朝鮮等國家。最近一兩年,在安全問題上,美國明顯加大了對中國的攻擊、批評與指責。FBI官員透露說,這些新舉措並非是政治性或行政性變化,而是聯邦調查局和美國情報界形成的共識,是全新的專業思維與行動,已經實施三四年,只是這兩年才凸顯出來。

休斯敦地區有20多家主要單位參加了這次會議,包括德克薩斯大學、德克薩斯農工大學(其實是農軍大學)、休斯敦大學、MD安德森癌症中心等。與會代表都表示,他們從沒見過這麼大陣仗,支持政府行動。

德克薩斯醫療中心(TMC)首席執行官麥肯恩(William McKeon)說,在過去一年中,他與FBI見過幾次面,9月5日會議只是之前見面的延續,通過FBI提供的秘密情報,參加會議的單位真的都需要睜大眼睛。TMC有大量的研究、研究資料和研究人員,這裡的安全很脆弱,針對TMC的網絡攻擊幾乎每天都有。世界上有很多國家,他們發展經濟的最快方法,不是自己去開發研究,而是盜竊。

休斯敦各單位理解並支持政府初衷,但學術研究的便利性與安全性,向來是一對矛盾,如何平衡,如何防止因噎廢食,也是一大挑戰。實際上,在全美很多地方,FBI與地方單位往往因此發生摩擦。

當然,在任何國家都一樣,出現重大變故時,人們都願意,或不得不願意,犧牲自己的便利性,以配合政府的安全訴求。美國“9·11”後的反恐戰爭就是這樣。

中國2009年提出吸引海歸高層次人才,並引回來一批海歸精英。他們已經成為中國很多領域的頂樑柱。美國可能已經意識到,在中美戰略競爭格局下,競爭核心資源還是人才,精英人才是稀缺資源。實際上,美國吸引的中國人才,要不中國引回的要多,但美國政府高度敏感,並採取各種防範措施,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過去幾年,美國政府部門多次逮捕、起訴華裔科學家,如李文和案、陳霞芬案、郗小星案、席寧案、朱宇東案、張浩案,等等。事後證明,有的人是被冤枉的。

高端人才如何化解新的安全風險?三條建議:

1)背景調查,務必要進行全面、透徹的引進人才背景調查。這個工作律師、會計師、人事經理都做不了,只能通過專業情報調查去落實。中國很多單位,因為背景審查不到位而吃大虧、造成巨大損失,案例很多。

2)合規審核,務必要加強引進人才的合規性審核。精英人才是稀缺資源,一旦出現合規性問題,嚴重的一生都在監獄,或一生都無法從事自己最擅長的工作,對人才、對任何國家都是重大損失。引進美國人才的合規風險加劇,需要加強合規性審核。

3)預警救助,務必要建立海歸人才風險預警預防與善後救濟機制。預警預防是對精英人才的最好保護,而善後救濟是亡羊補牢。引進的人才,只要不是個人私德問題,相關單位都應該有擔當,不能“棄而遠之”,意義在於,國家有擔當,人才有信心,回國有希望。美國、以色列等國家的套路,非常值得中國去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