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持续关注了对于三个中国游客VS瑞典警察的事件,这个事件几乎已经上升到“国与国”对话的层面,“外交部”更是用了“严正交涉”这个外交专业字眼。

原话是这么说的: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14日发布提醒说,近段时间以来,中国游客在瑞典被盗、被抢呈多发态势,遭受财产损失和安全威胁,近期还有中国游客遭到瑞方公务人员粗暴对待。中国外交部和驻瑞典使馆高度关注在瑞中国公民的安全与合法权益,已就此向瑞方提出严正交涉。

 

“严正交涉”什么意思呢 ?这个词谷歌没查到什么意思,百度的解释是:“中国外交部,主要是针对于中国主权问题及争议领土最常用的词汇。类似词语还有强烈谴责、强烈愤慨、遗憾、严正声明、严正关切、注定是要失败的、深表遗憾等。”

 

大致搜了一下网上最近提出的“严正交涉”:

 

基本按照时间,能搜到的“提出严正交涉”看起来都是影响到国家利益层面的大事件。

有的网友说,这次能因为“三个中国游客在瑞典被粗暴对待”就提出“严正交涉”,说明我们的驻外大使馆是真的在保护在外华人的利益。

有的网友说,事件9月2日发生,9月12日有个西藏的老和尚造访瑞典,9月14日外交部发了“严正交涉”,9月15日被环球网开始报道,其中原因不言而喻。

当然,真正的原因也是我们没有办法知道的。

 

而事件中,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力挺3名中国游客的理由是:没有违法瑞典法律,却遭警察粗暴对待。

 

 

就说说法律的事吧。

因为笔者经常和澳洲法律打交道,总体感觉西方国家法律上有很多共通之处。在瑞典的法律中,我不知道把这种青年旅馆或者酒店定义成是“私人场所”还是“公共场所”。

在澳洲,如果定义成“私人场所”,在酒店服务员要求离开的情况下如果拒不离开,是否可以构成“擅自进入Trespassing”?

如果定义成“公共场所”,在这种产生纠纷,产生喧哗,吵闹,特别是在凌晨的事件,行为构成“Breach of the peace扰乱治安”,警察到达现场是可以给出“驱逐令Move-on order”,如果不遵守,警察可以使用武力强制执行。

所以,瑞典首席检察官埃里克森(Mats Ericsson)表示,调查已于9月7日结束,评估结果是瑞典警方没有任何过错。而他做出的解释如下,和上面的法律解释基本一致。

“当出现无序行为时,(警方这种处理)是非常正常的,这是非常普遍和标准化的程序”。他还表示,“警察有权将一个人从一个地方移到另一个地方”。他认为,“(中国家庭)拒绝离开他们无权去的地方,这令人不安”。

(瑞典媒体报道首席检察官的说法)

说到驻外使领馆帮助同胞这件事上,随着热播的《战狼》《红海行动》,这些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很大程度在精神上振奋了一些国人,并对“只要我在国外有难了,祖国是我坚强的后盾”这一理念深信不疑。

可是出门在外,你遇到的未必都是这是“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有的时候只是一些去驻外使馆或者领馆的前台办理一些小事。有兴趣的谷歌搜一搜关键字“中国使馆,服务态度”,可能会打开另一个世界的们。

所以说,如果不管在大事上,还是小事上,在外的使馆都能做到这么一致的服务和力挺,我想对于“作秀”或者“另有原因”的猜测声音才会越来越小。

 

几个小问题:

1. 有的人说,即使三个中国游客言行有不妥的地方,但是瑞典警方出于“人道主义”也应该给予帮助。

这点我部分赞同,出警的警察都有“自由裁量权”,也就是根据现场的情况作出决定。我不在现场,仅从视频也没有办法判断其中的父亲是否有“健康问题”。但是当事警察做出了决定就要对她的决定负责。举一个不好的例子,如果这个父亲当天因为健康问题危及生命了,瑞典警察只是这么把他一扔了事。那么这个瑞典就没有尽到她的“注意义务Duty of care”,她所接受的不仅是瑞典警察的内部调查,当事人还可以向她提起民事诉讼。

 

2. 关于扔的地方是不是“坟场”

网上已经有很多瑞典当地留学生和华人的解释了。不是我们中国人认为的“坟场”。举一个自己的例子吧,家附近的一个火车站(相当于地铁),也是比较大的一个站,就紧挨着一些人所谓的“坟场”,周围还有一个专门的停车场,和很多居民住宅,周围House的价格(三室及以上的单体别墅)没有低于100万澳元的。没有任何人向澳洲当地政府“提出抗议”火车站建在这个“鬼地方”。

(火车站附近的“坟场”)

 

3. 对于持有观点“即使自己家孩子在外犯了错,父母在外面也应该护着,回来再收拾”的人

不要留言,不想和你们有任何接触,三观不合。中国没教养的熊孩子这么多有原因的。如果国家不管对错都一定要去力挺“犯错的国民”,这样的流氓国家很可怕。

也请你记住,中国人在外面受到的大部分歧视,都是在外爱占便宜不守规矩的同胞们一点点累计起来的。世界各地欢迎日本游客也是他们在外游客的表现一点点累计起来的。

 

4. 对于持有观点“要是你父母被这样对待,你就不会这样冷静”的人

首先,我自认出于一个教养比较好的家庭,父母也很懂事理,即使自己有理的情况下,也做不出当街突然摔倒嚎哭的行为。当然,如果将来有一天,我发现父母在外面有“不得体”的行为,我也会毫不留情的“教育”他们。

 

5. 在知乎还碰到了一些您一澳洲香蕉人就别管我们中国人的事了

很同情他们狭隘的世界观,对他们也无话可说。

 

6. 对于这些在“瑞典驻华大使馆”下面发出仇恨,种族以及恐怖分子言论的,真诚的对瑞典人说一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