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共识网创办人和总裁周先生最近在美国待了一阵子,所遇之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谈得最热的都是中美关系。

由于中美关系现状,他对中国智库与目前美国政府的智囊人物的关系疏远,很是感慨,从而引出了烧冷灶的问题。

美国是智库最多也最强的国家。作为老牌的超级大国,美国人对世界的边边角角都有兴趣,似乎没什么死角,也可以说没有冷灶。

中国的智库世界第二,但它们没有美国式的旋转门,与政府的关系就像是隔了一堵墙,而且更像是宣传或者新闻机构,以诠释领导决策以获得领导批示为第一要务,于是追逐热点和热点人物成为工作重点,没有人去烧冷灶。

所以一旦美国政府起用所谓的冷灶的这些人担当重任,或者在某些冷门领域对华发起挑战,那么就只有傻眼的份了。依靠非常功利的接近或修复关系,往往不能达到预期效果。

他举了班农、纳瓦罗、白邦瑞、波廷杰几个人的例子。

确实,这几个人都不在中国智库对外交流的视线之内。

究其原因,有些人在过去担任过记者,被认为进行不利于中国(实际所指要狭隘得多)的报道,因此像波廷格(以前译作博明)这样的人不受欢迎,甚至曾经有不良待遇。他们曾在中国直接从事一线报道,对中国了如指掌,因此在制定政策时非常有针对性。

比如波廷格就是川普政府亚洲事务首席顾问,在对华政策制订上角色关键。他是“以结果为导向的中美关系”提出者,而且实际运用到对华外交实践了,在中美关系发展中产生了重要影响。

像班农、纳瓦罗等人,更是被经常视为“反华”学者。其实他们只是从学问或政策本身出发作出的客观理性研究,不怎么中听,甚至刺耳。当然,他们很多时候是站在美国利益的立场上。但这些都属于正常范围内。

贸易战该不该打?从历史的角度看贸易战

然而他们不仅被讨厌,对他们的思想观点几乎没有研究,不允许其出版,而且事实上被拒于中外交流的大门之外。这些人尽管在多年里都不是美国对华政策观点的主流,但绝对不能忽视,而且在中美冲突的背景下,他们的观点更能体现中美关系发展的本质和趋势,因此更有市场。

班农和纳瓦罗等人的政治思想,对川普政府,而且势必对美国未来的政府,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白邦瑞是另一个类型。他曾在里根政府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在中美“心照不宣”的同盟时代,曾为中美关系的具体合作和关系作过大量实际工作。离职后转入智库。

但中国显得急功近利,乐于跟时任美国政府的智库“红人”打交道,而对白邦瑞这样暂时坐冷板凳的美国智库研究人员抱以冷淡。白邦瑞曾多次对此感到抱怨,为中国区分对待他和基辛格愤愤不平。

白邦瑞现在对美国政府具有重要影响的哈德逊研究所担任中国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就在前不久,美国副总统pence在该研究所发表了一份有关中美关系的重要演说。个人经历因素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其观点倾向。

对于外国智库持不同观点的研究者或者如实报道中国国内情况的记者,采取排斥性态度;或者对处于权力或研究核心之外的学者,采取轻视态度。而对那些高唱中美友好或炙手可热的研究者,又是趋之若鹜。

这不仅是由于对国家利益的狭隘认识,而且是中国人内在的某些国民性在中外交往中的表现。

归根结底,别那么急功近利、唯利是图,并将人民和国家利益视为高于一切的利益,尽一切可能,热灶冷灶同时烧,那么,周先生的感慨,就会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