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操控的媒体宣传左右着人们的思想,

虽然许多人不相信,

但绝大多数人都成为虚假宣传的牺牲品。

沙特籍记者贾玛尔·卡舒吉之死引起全球关注。他在《华盛顿邮报》的最后一篇专栏文章,标题是“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论自由”。该报编辑Karen Attiah为这篇专栏文章的刊发写了如下说明——

贾玛尔在伊斯坦布尔失踪后的第二天,我从其翻译和助理那里拿到了这篇专栏文章。我们期待贾玛尔能回到我们身边,以便和我可以一起编辑这篇文章,因此《华盛顿邮报》推迟了刊发。现在我必须接受一个事实:这不会发生。这是我为他编辑的最后一篇专栏文章。该专栏充分地体现了他追求阿拉伯世界自由的承诺和热忱。显然他为自由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我将永远感激他一年前选择《邮报》作为他新闻事业的归宿,使得我有幸和他在一起工作。

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论自由

贾玛尔·卡舒吉

最近在网上看了“自由之家”出版的2018年“世界自由”报告,我发现一个惨淡的事实:阿拉伯世界只有一个国家被归类为“自由”,那个国家是突尼斯。约旦、摩洛哥和科威特归类为“部分自由”。阿拉伯世界其他国家被归类为“不自由”。

生活在这些国家的阿拉伯人要么不知情,要么被误导。他们无法充分参与影响该地区以及他们日常生活的问题,更不用说公开讨论。国家操控的媒体宣传左右着人们的思想,虽然许多人不相信,但绝大多数人都成为虚假宣传的牺牲品。可悲的是,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改变。

2011年的春天给阿拉伯世界带来了希望。记者、学者和普通大众对各自国家迈向光明自由充满期待。他们希望从各自政府的威权和对信息的一贯干预和审查中解放出来。这些期望很快就落空了;这些国家要么回归原状,要么面临比以前更严峻的状况。

我的好友、杰出的沙特作家Saleh al-Shehi是沙特报刊迄今最为闻名的专栏作者之一。不幸的是,他因为发表与沙特阿拉伯当局相左的观点而被无端判处五年徒刑。埃及政府没收了报纸《今日埃及报》的整个印刷版本,但这并没有引起同行们的愤怒或激起什么反应。这些压制不再能引起国际社会强烈抵制的后果。它们可能会短时间引发谴责,但很快一切归于沉寂。

结果,阿拉伯政府获得了自由,继续以越来越有效的方式让媒体闭嘴。曾经有一段时间,记者们以为互联网将终结印刷媒体时代的信息审查和控制。但是依赖信息控制才得以存在的政府对于互联网的封堵更为粗暴。他们逮捕了当地记者,并向广告商施压,影响特定传媒机构的收入。

阿拉伯之春的精神式微,除了屈指可数的几处微光。

不同于邻国大力维持信息控制坚守“旧的阿拉伯秩序”,卡塔尔政府仍继续支持国际新闻报道。即使在突尼斯和科威特这样媒体被认为至少“部分自由”的国家,媒体也只盯着国内,而非直面更广泛的阿拉伯世界的问题。他们不太热衷于为沙特阿拉伯、埃及和也门的记者提供发声平台。甚至黎巴嫩——阿拉伯世界在新闻自由方面的翘楚,也成为两极分化和亲伊朗真主党影响力的牺牲品。

 

阿拉伯世界正面临着它自己的“铁幕”,不是由外部强加,而是嗜权如命的国内势力亲手打造。在“冷战”期间,自由欧洲电台发展成为一个重要机构,努力让自由的希望之光长存,不至于熄灭。阿拉伯人需要类似的东西。1967年,《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共同拥有的《国际先驱论坛报》,后来成为世界各地人们发声的平台。

《华盛顿邮报》主动翻译我的许多作品,并用阿拉伯语出版。为此,我很感激。阿拉伯人需要用他们自己的语言阅读,以便他们能够理解和讨论美国和西方民主的各个方面和其复杂性。如果埃及人读到一篇揭露华盛顿建筑项目实际成本的文章,那么他或她就能更好地理解类似项目在他或她社区中的含义。

阿拉伯世界需要现代的跨国媒体,以便公民了解全球事件。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为阿拉伯人发声提供一个平台。贫困、管理不善和教育水平低下让我们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通过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论坛,隔离民族主义政府通过宣传传播仇恨的影响,阿拉伯世界的普通民众将能够真正处理其社会所面临的结构性问题。

作者简介

沙特籍记者贾迈勒·卡舒吉现年59岁,是整个阿拉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评论家之一,为美国《华盛顿邮报》等多家媒体供稿,近年来曾对沙特内外政策多有异议。

10月2日下午,卡舒吉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领取结婚相关资料,此后便“人间蒸发”再未露面。此事件一经曝光随即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其后,土耳其媒体公开了由15名沙特人组成的“神秘暗杀队”成员照片并称已经取得了证据,证明卡舒吉已遭残忍杀害。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还暗示领事馆内部分区域“被粉刷”,怀疑有人毁灭证据。

据半岛电视台10月17日报道,土耳其消息人士透露,有证据表明卡舒吉10月2日进入领馆后不久,就在总领事穆罕默德·奥塔比的办公室内被杀害,并被肢解。报道称,根据土耳其当局掌握的音频记录,卡舒吉在遇害前遭到了侮辱和殴打。当时,沙特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奥塔比也在现场。随后,奥塔比被要求离开办公室,来自沙特的解剖和验尸专家萨拉赫·穆罕默德·塔比吉对其进行了肢解。这一过程持续了7分钟。

《纽约时报》17日援引一位土耳其官员的话表示,卡舒吉在遭到肢解前手指被切断,而这一消息来源于土方获得的记者遭杀害时的录音。

就卡舒吉失踪一事,美国总统特朗普17日再次发声,表示已要求土耳其方面提供可以证明卡舒吉遇害的关键录音和视频。

当地时间10月19日夜里,沙特官方终于承认,失踪多日的记者哈苏吉已经死亡。

  

更多  第七届非遗节将聚焦“非遗+文旅”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