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半個月前,我們報道了一樁發生在巴基斯坦的案件:

8年前,信仰基督教的巴基斯坦婦女Asia Bibi,

因為和村子裡的其他穆斯林女性共用了一個水杯喝水,被指責為褻瀆神靈的罪人。

在被村民們組織的聚眾審判認定為有罪後,Asia Bibi被警局逮捕。

隨後的地方法院一審中,法庭判定Asia Bibi的褻瀆神靈的罪名成立,應被判處死刑。

對此,Bibi拒不認罪,同時也不同意為了免罪皈依伊斯蘭教,堅持要繼續上訴。

 

接下來的8年里,Bibi的丈夫和子女為了她四處奔走,世界各國媒體都在密切關注。

不僅有多個人權組織介入為Bibi辯護,甚至連梵蒂岡教皇都出面呼籲巴基斯坦當局釋放Bibi。

然而在巴基斯坦國內,呼籲絞死Bibi的人也很多,行為更為極端,

兩名為Bibi發聲的政客,都在表態支持釋放Bibi後不久被人暗殺….

甚至在今年10月,Bibi的案子在最高法庭開始審理後,

巴基斯坦國內的極端宗教群體還揚言:

“如果敢釋放Bibi,那判她無罪的法官就離死不遠了;

如果Bibi被判無罪,我們將會在全國範圍內發起抗議!!”

在激烈的衝突持續了快八年後,

昨天,巴基斯坦最高法庭關於Asia Bibi一案給出了最後審理結果:

控方關於Aisa Bibi褻瀆神靈罪行的證據不足,Asia Bibi應當被無罪釋放!

這一消息立刻點燃了巴基斯坦乃至所有關注此案的國家的輿論:

一時間,所有支持Bibi的人和組織都在鼓舞歡呼。

但另一邊,大量憤怒的支持死刑的人,已經在街頭開始遊行並與警方發生暴力衝突。

目前,伊斯蘭堡最高法院所在的紅區已經被警方封鎖,准軍事部隊已入駐。

現在,不只是即將被釋放的Asia Bibi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暗殺威脅,

宣判她無罪的法官、陪審團成員們,也處於極度危險之中….

這一審判將為Aisa Bibi、為所有參與其中的法律工作者、為巴基斯坦國內的局勢帶來的改變,也許比人們一開始的預料深刻得多….

【證據無效,無罪釋放!這是法制的勝利?!】

10月31日,巴基斯坦最高法庭就Asia Bibi褻瀆神靈一案開庭。

出庭審理此案的,主要是一個由三名高級法官組成的審判小組:

首席大法官Mian Saqib Nisar,法官Asif Saeed Khosa和法官Mazhar Alam Khan Miankhel。

Bibi本人並沒有出庭:出於安全考慮,這一決定是對的。

畢竟在過去這些年裡一直有人揚言,一旦看到Bibi或她家人就要殺了她們….

另外,之前宣稱在案件發生當天參與了爭吵的25-30名女士,包括宣稱聽到Bibi承認罪名的兩名證人,也沒有作為控方證人出庭作證。

所以,光從當天庭審狀況來看,這次最終庭審更像是控方檢察官和辯方律師之間,

基於已有的資料、證據推論Asia Bibi是否有罪的一場博弈

經過審理,法庭給出如下結論:

第一:

根據控方證人之前的證詞,Bibi自己曾經在那個村民聚眾審判中承認了自己褻瀆神靈的罪行。

然而,這一指控被Bibi的律師駁回:

調查最終證明,當時的Bibi是在被村民們強行逼供、威脅着要殺了她的情況下,給出了類似於承認罪行的口頭回應。

但當事人受到嚴重的脅迫和壓力下做出的回應,不能成為定罪基礎。

因此,建立在這一“招供”之上的定罪推論,都是不合理且無效的。

第二:

法官指出了一審判決中,地方檢察院、警察們調查的程序性漏洞:

在Asia Bibi向村民“招供”和地方警察提交調查報告之間,有5天的時間差。

而在這5天內,調查該案件的官員本身並不具備法律規定的調查資質,也沒有得到應有的檢察院的同意。

這也意味着,促成一審判決中死刑結論的警方調查報告缺乏可靠性。

這一程序上的漏洞,再次削弱證明Asia Bibi褻瀆神靈的證據。


第三,

法官指出,在刑事犯罪中,無罪推論仍然是核心點:

控方如果想要提出被告人有罪的斷言,就要提交可靠的證據主動證明這一斷言。

而目前控方給出的超出合理推論範圍的證據顯得非常可疑,不足以證明“有罪的斷言”

比如,目前控方證人明顯對被告存在敵意,她們給出的證據的可靠性也應該受到懷疑。

綜合上述考慮,法院最終判定:

因為控方對被告褻瀆神靈罪名提出的證據不足,

Aisa Bibi褻瀆神靈罪名不成立,應當被立刻無罪釋放出獄!

這一審判結果,可以說是過去8年里一直在為Asia Bibi奔走的人最後的勝利果實。

2011年時因為支持Bibi而被謀殺的州長Salman Taseer的兒子Shahbaz Taseer,在得知了這一結果後也無比激動,

面對衛報採訪時他說:

“這對於我父親、對於巴基斯坦的窮人、司法系統、以及這個國家每一個邊緣人群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勝利。

在我短暫的生命中,我見過很多事情,但我從未見過這樣的勝利。

最終,我們得到了正義。”

要知道,Shahbaz Taseer在父親被謀殺後不久就被塔利班綁架,並被囚禁五年才脫困回國。

他回國的當天,正是殺死他父親的兇手被處決的那天。

在他眼裡,如今Bibi的無罪釋放,是對自己父親和過去所有遭遇最好的慰藉…

Shahbaz Taseer的欣喜激動非常值得理解,

因為在昨天之前,其實很多人都對Asia Bibi一案非常悲觀。

曾經,當人權組織者們力圖收集證據,光明正大地通過法律程序為Bibi爭取自由時,許多人都認為律師們太過於樂觀和天真:

經過8年糾纏鬥爭,Asia Bibi一案早就不是單純的“這個女人到底有沒有罪”的事情,而是關於兩種思想、兩派涉及無數人的政治態度的鬥爭。

在一個深深地受到宗教、文化、輿論影響的案件中,

要求法官們“冒着生命危險”公平公正審理案件,是不是有點過於理想主義了?

然而,今天法庭最終證明:

當初那些看起來有點天真的律師們的堅持,是有用的 !

就像判決結束後律師們所說那樣:

“不得不承認,巴基斯坦最高法院維護了這片土地的法律,並沒有屈服於任何壓力。”

但是,法庭的勝利,或許並不是最後的勝利:

法庭之上,Bibi一案一錘定音了,

但打開法庭大門,因Bibi一案而掀起的巨大風波才剛剛開始…

【“法官都該死!我們不會善罷甘休”】

昨天上午審判結果剛出來,一直關注此案、並呼籲絞死Asia Bibi的伊斯蘭政黨支持團體Tehreek-e-Labaik(TLP),就立刻在巴基斯坦境內主要城市發起了抗議行動:

憤怒的TLP成員封鎖了主要街道,開始抗議遊行,並與警方發生了衝突。

抗議在午後迅速蔓延,使得伊斯蘭堡、拉合爾和其他大城市的中心區域都陷入了癱瘓之中。

TLP的創始人也是主要領導人Muhammad Afzal Qadri,更是在拉合爾的抗議演講中公開呼籲:三位處理此案的法官都該死!

“他們三個都應該被殺死。

他們的保安應該殺了他們,他們的司機應該殺了他們,他們的廚子應該殺了他們!

無論是誰,但凡有機會接觸到他們,都應該在今晚之前把他們殺了!”

這種呼籲十分讓人擔憂:

這不僅是在表達一種態度,更是可能會被付諸行動的死亡威脅。

就像上文提到的,公開支持Asia Bibi的州長Salman Taseer,就是被自己的保鏢槍殺的…

兇手在殺死Salman後立刻自首,毫無悔意和畏懼,隨後被處決。

但他死後,卻被許多極端伊斯蘭主義者看成是“偉大的殉道者”…

面對這樣的混亂,巴基斯坦總理Imran Khan也在昨天下午通過電視發表講話,

表示支持法院的裁決,並警告極端伊斯蘭主義者不要擾亂國家:

“我們不會允許任何傷害發生,我們不會允許街道被封鎖,

我呼籲你們不要把國家逼到迫不得已的程度,以至於政府不得不被迫採取行動。”

但不管總理怎麼呼籲,目前抗議人群和警方的對抗還在繼續中。

依然有大把的人呼喊着要殺了法官、殺了Asia Bibi和支持她的人,

甚至要推翻支持Bibi被釋放的巴基斯坦政府…

【出獄後等待自己的,是自由還是死亡?】

在巴基斯坦國內緊張的遊行抗議氛圍之外,還有一件事讓人們很關註:

被判無罪釋放的Asia Bibi,接下來到底該去哪裡?

出獄後的她雖然贏回自由,但死亡的危險依然存在。

就像過去20多年裡,那65名因褻瀆神靈指控而死的巴基斯坦人一樣:

他們都不是死在法庭的死刑判決之下,而是在法庭之外被謀殺致死的。

去年就有一名23歲的學生,因為被指責褻瀆神靈,在大學校園裡被人們圍毆打死…

所以出了監獄後的Bibi能不能在巴基斯坦獲得渴望已久的自由、安全、平靜,依然是個嚴峻的問題。

目前,已經有多個國家政府表示願意為Asia Bibi提供庇佑。

或許為了活下去,Asia Bibi一家人都不得不離開巴基斯坦…

此時此刻,沒人能預料接下來的巴基斯坦會面臨怎樣的改變:

是就此開啟被批判已久的褻瀆罪法律的改革之路,

還是在極端宗教主義者的抗議之下出現更多的衝突?

但無論如何,這一審判本身對所有反對宗教和政治迫害、追求言論自由和法律正義的人來說,都是一次勝利。

只是,這可能不是最終的勝利,而是另一場硬仗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