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已经进了特洛伊城。
 
昨天(北京时间7日),大洋那边,美国中期选举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没有出乎太多意料,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丢掉了众议院的控制权,但仍然保持参议院的多数。先简单评价下选举结果可能对中国的影响:尽管特朗普会受到更多制衡,但美国总统对外政策享有很大的自主权,而且共和民主两党在对华政策上有着较高共识。

这也就是为什么前几天(在中期选举前,而不是选举后)中美双方相继释放出信息,要继续见面谈判。因为,美方对华政策在中短期里,原来怎么干还会继续怎么干。

但今天文章通过这次选举,要分析美国国内一个潜在的、长期危机。

1. 互有胜负的选举

刚刚结束的这场美国中期选举,最终结果并没有出乎意料,特朗普所在共和党丢了众议院,但仍然占据参议院多数,没法继续参众两院“通吃”。

下面这张图中,红色代表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蓝色是民主党。

这次美国中期选举结果

客观地说,共和民主两党互有胜负。

对民主党而言,时隔8年重新拿下众议院。

但对特朗普来说,这次中期选举,是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的一次演练,也是对特朗普执政的“期中考试”。

根据过往记录,总统所在的政党,往往在中期选举很难取得好成绩。在很多选民中,都有“制衡”的观念,防止一家独大。

但这次共和党在参议院席位没有减少,还增加了;众议院,共和党也就丢了30来席,而克林顿、奥巴马时期,中期选举都丢了五六十席。

所以,特朗普深夜12点在社交媒体上宣称:取得巨大成功。

2. “彩虹波”:各色政治势力登台

但这次选举还有更多值得观察的细节:

这次中期选举耗资超过50亿美元,成为历史上最昂贵的一次国会选举。

这次选举预计有1.13亿人投票,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投票过亿的中期选举,49%的选民参加投票,这个比例上次出现是在冷战时代的1966年。

还有创下很多“最”、“一次”:出现29岁,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国会议员;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女性穆斯林议员;第一次出现女性印第安原住民议员;第一个同性恋身份州长……

所以,有美国媒体评价,这次美国中期选举没有“红波”(共和党赢)、“蓝波”(民主党赢),只有“彩虹波”。

在选举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虽然刚刚还在庆祝胜利,但特朗普却丝毫没有顾忌氛围,直接开批CNN。

当时,CNN记者Jim Acosta就“大篷车移民”、“通俄门”接连向特朗普发问,也没听从白宫工作人员要求放下话筒。

特朗普直接评价Jim Acosta“没礼貌、粗鲁”。

CNN记者和白宫工作人员发生冲突

其实,这些细节只是美国“社会分裂”的外在表现。

投票率上升,是人们更加关注自己的权利,但同时也说明,候选人政见分歧更大,迫使选民站出来投票,选择有利于自己的一方。

其实,在克林顿时代,共和民主两党主要政见分歧很小,甚至走上街头,采访选民都说不出民主党和共和党有什么不同。

3. 多元化,很美丽,但也可能是陷阱

多元,一直是美国人自我标榜的道德优越性。

但著名学者亨廷顿却在十几年前就表示忧虑:美国的国家认同正在面临挑战,美国可能“国将不国”了。

亨廷顿坦言自己是一个爱国者。所以,他在2004年写了一本名著《我们是谁》(Who Are We?),来表达他的忧虑。

新大陆的大部分居民从几百年前开始陆陆续续来自于遥远的大西洋对岸。他们有些是寻找净土的虔诚信仰者、有些是冒险的商人,还有些是罪犯……

但是在亨廷顿看来,200多年来,这些居民逐渐认为自己是“美国人”。

美国合法移民数量和来源

成为一个“美国人”,核心不在于人种、民族属性,而在于“美国信念”:英语、基督教、法治、个人主义、工作道德、努力创建尘世天堂(新教伦理)。

这些原本一直在支撑美国立国的价值,却在20世纪后期开始逐渐遭到侵蚀。

比如,大规模的移民浪潮,学术界鼓吹的多元多样性理论,西班牙语几乎成为第二语言,一些族群特意强调民族、人种属性和性别等身份。

美国语言多样性

回到美国政治现实。

在很大程度上说,特朗普代表着亨廷顿所言的“美国人”价值。

比如,特朗普国内政策有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减,而非给。

特朗普一直力推减税,为企业减税、为个人减税,企业税从35%降到21%,个人年收入38,700美元以下的,税率从15%降到了12%等等。

另一方面,要求美国企业从海外搬回美国,提供就业岗位。

其实,这背后只是最传统的美国工作道德:努力工作。

美国“开国三杰”之一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就说过:勤奋才能自由。

1830年代,一个瑞士人到美国后发现:美国人祈祷是和工作相联系的,懒惰是罪过。

甚至在美国“干不干工作,关系到公民资格:体格健全的人不积极努力挣钱,是否还能被认为是公民”。

特朗普的执政风格颇似里根,里根也主张限制福利

但是,这种价值观注定要遭到挑战。

这次选举中少数族裔、同性恋、双性恋议员,大部分是民主党人。

这些少数族裔中,除了华人、日韩等东亚和欧洲移民,其他少数族裔往往工作拖沓、散漫。

与此同时,从1950—2011的50年里,美国社会福利开支占GDP总额的占比也越来越大,从5%升至18.4%。

部分年份美国联邦福利开支占联邦财政比重

“真正的美国人最鄙视的就是懒惰吃闲饭”。

多元化,的确给(或者曾经给)美国带来活力。

但今天,越来越多不同的势力、声音出现在美国。

美国还是那个美国吗?

特朗普也许试图改变,让美国回归到原来的那个美国。

但是,木马已经进了特洛伊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