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日,在白宫新闻秘书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进晚餐的声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刚刚结束了他们所说的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最高级代表之间的“非常成功的会晤”。其中,声明强调表示:“非常重要的是,习主席以一种精彩的人道主义姿态,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

芬太尼是什么?为何如此被美国人重视?资料显示,芬太尼是一种强效麻醉性镇痛药,适用于治疗疼痛和手术镇痛,其镇痛效果约为吗啡的80倍。但同时,它又是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之后的第三代毒品——“实验室毒品”中的重要成分。

据中国禁毒办称,2012年至2015年间总计仅发现芬太尼类物质6份,而在2016年发现的新精神活性物质中,芬太尼类物质有66份。因此,从2017年3月1日起,公安部、卫计委、国家食药总局决定将卡芬太尼、呋喃芬太尼、丙烯酰芬太尼、戊酰芬太尼四种物质,列为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

如今,中美领导人会晤后,芬太尼彻底从强力止痛药沦为毒品,被禁止售卖,原因竟是它“摧毁”了美国一个州。接下来带你走进美国毒品“重灾区”——西弗吉尼亚亨廷顿。这里曾是经济强盛的工业城市,如今因毒品一片荒芜。

美国西弗吉尼亚亨廷顿位于西弗吉尼亚的西北角,与肯塔基州接壤,这里被称为“阿片类药物”的危机中心。

 

毒品“重灾区”美国受“毒”害到底有多深?西弗吉尼亚州的亨廷顿市市长Steve   Williams说:“我们最年轻的吸毒者仅12岁,最老为77岁。”2015年,西弗吉尼亚、新罕布什尔、肯塔基、俄亥俄等州是美国毒品致死比例最高的几个州,每10万人死亡率都在28人以上,其中西弗吉尼亚州达到41.5人。

 

据资料显示,2016年8月15日,当地有28人因过量吸食含有芬太尼的海洛因而死亡。

 

芬太尼是一种人工合成的阿片类止痛药物,其药效是吗啡的50倍到100倍。该处方药物用于治疗严重疼痛,但是正日益沦为街头贩卖的毒品,常常被与海洛因或其他毒品混合使用。这里刺激毒品生产的经济力量非常强大:生产1,000克芬太尼需要5,000美元,这一百万片芬太尼以每片20美元出售就有20万美元的增益。

 

而且吸毒在这个地区并不受歧视,使得这里成为毒品泛滥的中心。

 

巡逻警察正在检查一名涉嫌吸毒女子的嘴。

对于国产芬太尼流入美国,人福医药董事长王学海表示:系地下工厂非法生产并走私

进入12月,由于镇痛效果是吗啡的50至100倍,且有成瘾性,麻醉镇痛类药品“芬太尼”开始备受关注。据封面新闻记者查证,人福医药集团股份公司(简称人福医药)是中国芬太尼系列产品市场领导者。该信息得到了人福医药董事长王学海的证实。

关于中国芬太尼流入美国的说辞,王学海回应称,中国对芬太尼一直是严格管制的,甚至是世界上管制最严格的。其引述国家禁毒办负责人的说法,称“流入到美国的芬太尼,包括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都是地下工厂非法加工和走私的,和人福在内的五家正规厂家没一点关系。”

“关于芬太尼,请参考我的朋友圈。”12月2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与王学海取得联系时,王学海将其于下午3点39分通过微信发表的说明分享给了记者。

在说明中,王学海首先正面回应了芬太尼的成瘾性以及中国列管情况。

王学海表示,芬太尼是一个很好的麻醉镇痛药,镇痛效果是吗啡的50到100倍,同时也有成瘾性。人福医药是中国芬太尼系列产品市场领导者。中国对芬太尼一直是严格管制的,甚至是世界上管制最严格的,现在还没有口服剂型获批,主要是注射剂,在医院严格按红处方使用,透皮贴还要求医院用完回收。

王学海同时表示,美国的芬太尼用量很大,剂型很多,人均芬太尼用量是中国的上千倍,和羟考酮等止疼药一样,滥用确实严重,在美国已列为国家安全事件。美国也是DEA管制的,不准进口,只准美国本土企业生产销售。

关于中国芬太尼流入美国的说辞,王学海表示,“就像附图的国家禁毒办负责人说的,流入到美国的芬太尼,包括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都是地下工厂非法加工和走私的,和人福在内的五家正规厂家没一点关系。不像杜冷丁和吗啡,芬太尼系列产品不需要罂粟作为原料,是化工合成的。非法地下工厂可以通过市场上买到加工原料进行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