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莫斯科报纸发表了一篇文章,声称前普京顾问认为俄罗斯的解体是不可避免的,就“多民族帝国”而言,这是一个完全“自然的过程”。

文章的作者是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的前任顾问(2000-2005)安德烈·伊拉里奥诺夫,他目前是卡托研究所的一名雇员,卡托研究所是一个位于美国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自由意志主义智库。

根据伊拉里奥诺夫的说法,俄罗斯的进一步解体是不可避免的,俄罗斯将无法避免经历所有多民族帝国解体的自然过程。

俄罗斯帝国第一次解体崩溃是在二十世纪初,即1917-1918年,罗曼诺夫王朝灭亡,沙俄帝国瓦解后,芬兰和波兰脱离帝国,宣布独立建国。

第二次解体发生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即1991年,苏联解体分裂成15个国家:东斯拉夫三国、波罗的海三国、中亚五国、外高加索三国、摩尔多瓦。

伊拉里奥诺夫预计,第三次解体,一些非俄罗斯民族领土将再一次与现在的俄罗斯联邦分离,这些过程将伴随着流血悲剧,但这是历史的自然构造力量,无法阻挡。

他指出,俄罗斯的解体将减少它对乌克兰的军事压力,如果俄罗斯拥有一个负责任的领导人与政府,那么民主的乌克兰将有可能帮助俄罗斯联邦以不流血的方式通过解体道路,构建新兴的国家。

沙俄帝国发源于蒙古鞑靼人统治下的莫斯科公国,莫斯科公国建国之初,地也不过数百平方公里,但是莫斯科公国借助蒙古鞑靼人的支持,替他们向东欧平原的各罗斯公国收取贡赋,逐渐成为各公国老大,沙俄帝国立国以来,几乎每任君主,无论贤愚,都以近乎疯狂的信念,武力征服扩张领土,至二十世纪初,只有数百年时间,当年数百平方公里的莫斯科公国,以惊人的速度扩张成为面积超过二千二百平方公里的大帝国,其中包括19世纪通过不平等条约割占中国北方库页岛、海参崴等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领土。

沙俄帝国是如何控制这么庞大的领土呢,猫爪认为除了蒙古式的武力强权统治外主要是借助和平的宗教力量。

历史悠久的霸权扩张与强权统治的偏好深入俄罗斯人民的血脉与灵魂,俄罗斯总统普京对民众的喜好与倾向心知肚明,他上任后,很聪明地采取尊奉东正教,想借宗教信仰的力量,延续沙俄帝国的道统,他干预了乌克兰内战,吞并了克里米亚,力图恢复沙俄帝国昔日的荣光。

但普京的帝国梦想,好梦不长,最近乌克兰东正教教会摆脱莫斯科教会,自立门户,给他迎头一击。教会的独立地位可以提升乌克兰的政治独立性,削弱莫斯科教会的“帝国地位”。俄罗斯失去了一个帝国教会的地位就像在苏联时期失去苏维埃委员会的领导必然导致苏联的解体,预示着普京的帝国梦想破灭,不仅如此,从历史来看,帝国的政治解体一般总是先开始于宗教领域,因此猫爪认为这极有可能造成俄联邦内部再次解体。

可以试想如果俄联邦境内的教会也学乌克兰教会往各自独立的方向发展,摆脱依附莫斯科教会,解体并非不会发生,因为论辈分,俄罗斯境内的各原罗斯公国都比莫斯科公国古老得多,比如弗拉基米尔、诺夫哥罗德、特维尔、梁赞等都曾是繁荣富饶,历史悠久的独立国家,如果不是因宗教信仰,出自对莫斯科教会的尊崇,他们凭什么现在要听从莫斯科这个小弟发号施令呢?所谓联邦大概就分崩离析了。

俄罗斯联邦的另一个主要解体危机在远东,随着国势衰退,偌大的俄罗斯,它的经济体量却只跟广东省差不多,糟糕的经济状况使它无法向远东那些凋零的地区输血,远东地区因此残破不堪,那里的俄罗斯族有点能耐的都往莫斯科跑,主体民族流失严重,人口比例不断下降,经济持续恶化,边疆地区的本族人不可能坐而待毙,他们最佳的策略就是宣布独立,然后寻求西方或者周边国家的援助。所以我认为俄罗斯如果再次解体,远东地区可能率先独立。

如果普京的“俄罗斯帝国”能解体,不仅对世界人民,对俄罗斯本国人,都是好消息。假如历史的路径能改变,成吉思汗蒙古大军没有征服奴役他们两百年,他们没有和蒙古人混血融合,没有继承游牧民族粗野残暴,侵略扩张的野蛮习性,东欧平原的各个罗斯公国,保留原有的自由,各自独立,没有中央集权也没有大一统,也许俄罗斯人现在的生活品质就跟诸国林立的西欧差不多,也不会象现在这样沦为被欧洲人鄙视厌弃的白人世界垫底国家。

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俄罗斯的第三次解体,东欧平原再次诸国林立,百花齐放。恢复罗斯公国的小共同体,多灾多难的俄罗斯人才能摆脱数百年的“帝国魔咒”得到古老的自由与个体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