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一篇關於法國“黃背心事件”的文章突然在朋友圈異軍突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引起了廣大吃瓜群眾的注意,在法國的、不在法國的,甚至根本不知道法國在哪的各路路人,都開始瘋狂轉發 :

一個標題,六個大寫的感嘆號,看得吃瓜路人驚心動魄、看得有親戚朋友在巴黎的讀者膽戰心驚,看完這篇文章,你大概覺得:歐洲大陸已經淪陷了、巴黎街頭全是暴徒、巴黎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朝不保夕…

於是許多在巴黎生活的華人朋友圈一覺醒來,突然發現自己的微信上的未讀消息比新年祝福還多,

爸爸媽媽、親戚好友、甚至多年不聯繫的前女/男友都發來消息:怎麼樣?你在法國還安全嗎?

形勢之嚴峻,彷彿巴黎剛剛經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一刷朋友圈發現:

巴黎的華人朋友們倒沒有幾個在轉發黃背心事件最新進展的,全都是清一色的 “各位親戚朋友不用擔心,我在巴黎很安全!”

於是看到國內的親戚家人更着急了:出國在外有危險了也不敢讓家人知道,怕家人擔心;趕快回國吧。。

今天寫這篇推送,是因為生活在歐洲的華人朋友們真的很需要一篇文章來告訴大家:

巴黎,真的不像你看到的朋友圈爆文里寫的那樣。

砸奢侈品櫥窗、燒車、和警察發生衝突,這些事件發生了嗎?當然發生了,我們此前也報道過;

但是這些朋友圈爆文的不道德之處在於: 把短時間內發生的小範圍騷動渲染成了一種巴黎乃至歐洲的長期狀態,甚至捏造事實以獲取讀者的關注;

讓我們來看看這些朋友圈爆文都造了什麼謠:

歐洲多國暴亂

在一個澳洲公眾號的描述里,歐洲已成一片焦土…

德國、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時、瑞士紛紛發來黑人問號,我們歲月靜好地在準備過聖誕呢,你說我們暴亂就暴亂啦?

7萬人上街燒商店、銀行

7萬這個數字是什麼呢?是12月1日全法國參加黃馬甲抗議行動的總人數。

真實的情況是,全法國共有7萬人參加了抗議活動,其中大部分人都是想歲月靜好地舉個橫幅,好讓馬克龍少收稅的;有一部分暴亂分子藉機挑事,打砸搶燒,

結果被媒體報道成了“七萬人上街燒商店、搶銀行”…

法國人:對不起,這個鍋我不背。

奢侈品店、銀行被搶

這些媒體是這麼報道的:

“Dior的玻璃明顯不是中國製造,裝備出的不夠肉,暴徒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將玻璃錘碎,旋即搶走店內貨架上的首飾和物品。

“Kléber大街豎立着多家知名銀行;在這條街上,只要是暴徒經過的地方便寸草不生,當然,也寸金不留。”

啥?暴動已經上升到搶奢侈品店、搶銀行了?

但是,讓我們仔細地看一看這些圖片…

新聞中提到的Dior等多家奢侈品店的櫥窗是被砸裂了,並沒有完全碎掉;玻璃上連個窟窿都沒有,歹徒又從哪裡把手伸進去洗劫一空呢?

小編又要說了:櫥窗里都沒有東西了,還不叫洗劫一空嗎!

那是因為:櫥窗里本來就沒東西啊!

在法國,每一場抗議活動都要提前報備時間、地點、人數,黃馬甲活動也是如此,

這些商家們早就經法國警方提醒,知道12月1號店鋪門口會有抗議人群,早早地把櫥窗里的東西都收好了…

還有所謂的搶劫銀行,在歐洲生活的讀者朋友們都看不下去了。

總結來說,巴黎是發生了抗議遊行,但是那些說“巴黎已淪為人間地獄”的,你們真的了解這場遊行嗎?

俗話說得好,無圖無真相!

下面讓我們跟隨着前方小記者戰法菌的腳步,去看一看現在的巴黎到底是什麼樣子:

既然其他媒體說巴黎已淪為“人間地獄”,我們就去12月1號鬥爭最激烈的“主戰區”香街逛一逛吧!

來到香街盡頭的凱旋門,車輛照常在通行;街邊的長椅上坐着靜靜欣賞秋色的行人,

凱旋門依舊遊人如織,晴空下的巴黎,許多人舉起手機,想留下這一刻美好的回憶。

而那個被描述得血流遍地的香街,今天是這樣一番景象…

戰法菌看到:香榭麗舍大道、凱旋門、奧斯曼街區、瑪黑區等地區,確實留下了一些暴亂的痕迹,

但法國人不緊不慢地做着善後、修復工作的地方,到處並沒有什麼凝滯的氣氛,

對於法國人來說,黃馬甲抗議活動只是一場抗議;抗議結束了,就該回歸到悠閑的法式生活中來啦,

喂喂鴿子

在露天咖啡館喝一杯濃縮咖啡,暢談上幾個小時,

去商場逛逛,購置購置聖誕新品、看看布置精美的聖誕櫥窗

這才是巴黎人的生活常態啊!

就像戰法菌報道的那樣:

法國總理菲利普已經宣布暫停原計劃2019年1月1日實施的燃油稅增長計劃,政府算是在這次示威活動中作出了退讓,

黃馬甲運動還會不會重來,目前還是個未知數。但整個城市與其說漂浮着‘硝煙味’,不如說街頭巷尾滿是年味兒。

看到這裡,國內的朋友們應該明白了:我們在巴黎很安全,不是一句假話。

首先,在法國遊行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上街拉着橫幅開始喊的。在法國,每一場遊行都要經過報備、審批,

比如12月1日的這場遊行,政府一早就知悉了,所以才會有那麼多防暴警察嚴陣以待,

遊行抗議的時間、地點都是確定的,所以在巴黎的朋友絕不會走在街上莫名其妙就碰到打砸搶燒;知悉了遊行的時間地點,然後注意避讓,就不會有安全問題啦。

其次呢,暴亂不是巴黎的常態;

法蘭西這個民族神奇的地方在於:該遊行時遊行,該工作的時工作。全世界的媒體都忙着報道周六法國的大動亂呢,結果人家法國人周一又開始淡定地上班了…

在國內,我們聽到示威抗議就覺得事態已經非常嚴重,但對於法國人,遊行抗議是常態,是寫在他們血液里的基因,是他們表達意見的方式,

連小朋友都要舉個牌子來抗議 “馬克龍叔叔!糖果賣得太貴啦!”

當然啦,這不是說這次的黃馬甲事件不嚴重:

事實上,在12月1日的這場抗議中,全法國有約7.5萬人參加,133人受傷,412人被捕,378人被拘留;這是法國近些年來規模最大的抗議活動了;

但我們不要把短時間的暴亂看成巴黎生活的日常,不要低估法國人對生活的樂觀態度,也不要妖魔化巴黎這座城市。

12月1日後,巴黎還是那個巴黎,還是有金色的落葉鋪滿聖日爾曼大道

還是有陽光灑在盧森堡公園的水面上,

還是會有年輕的姑娘小夥子們,走在巴黎的碎石街道上,談笑風生,

全世界各地的博主們,還是會踩着法國梧桐的落葉,在塞納河邊悠閑度過她們的秋日時光…

說到底,為什麼這次失實的媒體報導引起了這麼大的關注呢?

因為這些公眾號爆文的作者抓住了讀者們的一個痛點:喜歡看到激烈的衝突,喜歡非常態事物,衝突越激烈越好,事件越非常態越好。

這次的事件也是一樣,部分媒體讓你看到的,只是它想讓你看到的“真相”。

你在報紙上看到的巴以衝突可能是這樣的…

但其實,是一堆攝影師抓住整條街上唯一的抗議者在瘋狂按快門;

類似於《法國淪陷!歐洲多國暴亂!巴黎成煉獄!Dior LV奢侈品店被瘋狂打砸!7萬人上街燒商店、銀行!大使館發布警告!》這樣的公眾號爆文警醒我們:

眼見不一定為實,現在的自媒體用半真半假的圖文操作事實的能力,超出你的想象。

最後的最後,願你也能和法國人一樣,在這一切混亂之後,悠閑地坐在咖啡館裡喝一杯咖啡,然後繼續投身到巴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開始新一天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