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北京時間12月6日,中國華為公司董事會副主席、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一事仍在吸引外界注意。加拿大司法部發言人已表示,美方正尋求引渡孟晚舟。加拿大將於當地時間7日舉行保釋聽證會。為此,中國使館已經出面抗議,直指美加此舉“嚴重侵犯人權”。

對外界來說,孟晚舟被逮一案雖充滿疑團,但這一切疑點大都與中美貿易戰難分糾葛。這位1972年出生的華為CFO,是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之女,業界亦素有“華為接班人”之稱。考慮到華為公司在中美貿易戰中的特殊角色,美方對她的行動就具備了相應的指向性。

此前,美國司法部已經自2018年4月開始就一直試圖就“華為是否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規定”一事展開調查。美國政府近期也在以國家安全為由,試圖聯手盟國封殺、棄用來自華為的5G設備等產品。可以想象,在中美貿易戰風潮並未隨中美“休戰90天”而冷卻時,孟晚舟一案也將成為中美對峙態勢的某種最新註腳。

中興風潮之後,華為就隨即成了美國眼中的下一個目標(圖源:VCG)

貿易禁運引發極端行動

對外界來說,華為公司CFO孟晚舟在加拿大的被扣雖嫌突然,但也在外界預料中。華為公司作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廠商,其在中美貿易戰中擁有獨立知識產權的身份以及森嚴的內部環境,讓美方難以像此前干預中興公司那樣順利。 當美國司法部已經從4月25日開始對華為“展開刑事調查”,加之美方也開始在5G領域對華為施壓時,美方從任意出發點對其採取正常或非正常行動都在預料範圍內。

對歐美分析人士來說,美方干預華為公司、隨意逮捕其高管固然毫無理由,但借口總有一些。這其中最突出的莫過於華為公司與伊朗的往來。有情報指出,在美國司法部調查之前,華為還接到了美國商務部和財政部的行政傳票,也是關於出口禁令方面的問題。而這些機構都是美國對華貿易戰的核心。

路透社等權威財經媒體認為,美國雖然在2018年4月下旬才向美國媒體談及“調查華為”等事宜,但美國當局的實際行動早在2016年就已開始。而2013年時一則同樣來自路透社的傳聞,更一直被西方觀察家們奉為圭臬。

孟晚舟早在2013年時就被西方主流媒體、觀察家、分析人士緊緊盯上了(圖源:VCG)

根據2013年1月時的消息,路透社根據孟晚舟曾在2008年到2009年間曾於香港天通(Skycom Tech)公司任職,而天通公司與華為存在財務往來關係等理由,得出“華為CFO與曾試圖向伊朗銷售禁運惠普電腦設備的企業有關聯”這一結論。

這一結論也是當時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等機構所抱持的,美方一直批評華為“未回答關於其伊朗業務的疑問”,未提供“證明其遵守國際制裁以及美國出口法的證據”。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可能會類比制裁中興公司的方式對華為採取行動。因為美國一直沒有得到華為與伊朗、朝鮮等國來往的直接證據。此前,美國得到中興的類似情報就是通過直接控制中興企業高管而來的:2014年時,一位中興高管在美國機場被扣,美國在其電腦中發現兩份企業機密文件,發現了該公司向受美國制裁國家出口受控產品的事實。

考慮到路透得到的天通公司文件並不能說明問題,而美方至今也未能得到“制裁”華為公司的直接“證據”,加之華為公司內部的企業環境也難以出現中興美國分公司人員向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檢舉”的情況,這就讓他們最終選擇對其目標採取了極端行動。

5G大戰的弦外之音

當然,美方以華為疑似向伊朗、朝鮮等國提供設備為由採取追究行動終究只是手段,其圍剿華為的目的早就被其產經媒體所披露。華為公司在新一輪5G技術浪潮中的優位也讓美國開始了大範圍的遊說、抵制行動。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曾表示,華為有可能“對美國在5G市場的領先地位構成威脅”。

《華爾街日報》等媒體披露,美國政府已經以“國家安全”為由,試圖聯手德國、意大利、日本等盟國封殺、棄用來自華為的產品。美方曾不止一次指出,這些“盟國”大多都有美國的駐軍和軍事基地,考慮到美軍大部分民用通信需通過商用電信網絡完成,鑒於華為之中國企業身份,這就對美國安全形成了“威脅”。目前,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都加入了美國的行列,封殺了華為的設備。

但遺憾的是,即便華為在美國市場屢遭圍剿,在歐美國家也遭另眼相待,但在電信設備領域,華為仍然是全球第一。據英國權威機構IHS公司數據顯示,華為在全球通信市場份額為22%。這使得不少美國“盟友”,如意大利等國的電信企業就明確表示會繼續使用華為產品。

此外,華為公司與英國電信(BT)和沃達豐(Vodafone)等通信巨頭的合作關係也經受住了衝擊,得以繼續維繫。英國電信還對華為作為5G設備供應商的身份給予了高度肯定。加之在英德兩國於2019年就5G技術的公開招標中,華為亦因其全球最大電信供應商身份處於優位,這就讓美國不得不在11月專門派團赴歐說項,勸歐洲“排除華為”。

5G大戰的風潮之下,美國對華為的態度早已從提防轉為敵對(圖源:VCG)

但在經受貿易戰影響的歐洲各國,德國電信在內的該國電信運營商正在推動一場反抗,一些民選政客,以及德國政府機構聯邦信息技術安全辦公室都表示,歐洲應對所謂的“華為威脅”謹慎看待。

至此,無論美方能從對華為CFO的逮捕行動中得到什麼,美國針對中國重點企業、關鍵技術的制裁、封堵都已因此一目了然。

2018年以來美方已連續推出針對中國高科技行業、公司,中國籍在美高科技從業者的限制政策。考慮到華為在中國科技企業中的領頭地位,以及在中興事件後任正非等華為高層對自主研發芯片的表態和決心,這些都讓華為難以避免會成為美方此輪談判的攻擊焦點。

有觀察家認為,美國對華為CFO的行動已經成為一種貿易保護主義的表現,北京在中興事件之後就已經得到了教訓。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只會讓中國政府投入更多資源發展科技,從而進一步降低對美國公司的依賴,最終將成為美國最強勁的競爭對手。本次案件也就因此展示出了某種中美位置轉折點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