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債於奧巴馬時期翻了一倍,增至19萬億美元。2016年底,多名共和黨政要曾聯名致信當選總統特朗普,呼籲他上任後優先解決財政問題。

對此,特朗普在首次記者會上就抱怨從奧巴馬手上“接了個爛攤子”,還自稱是“債務之王”,有能力應對。

沒想到,特朗普私下裡卻對顧問和高官表示,自己的任期內不用擔心債務危機——“出事的時候總統已經不是我了”。

《每日野獸報》標題

《每日野獸報》12月5日的報道披露了這個2017年初的故事。據一位在場官員透露,當時官員們正用數據和圖表向總統解釋,國債不遠的將來恐出現“曲棍球棒”式的猛增。而特朗普則直白地回答,“沒錯,但到那時我早就不是總統了”。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今年4月報告稱,美國國債目前為21萬億美元,佔GDP比重78%;十年後將增至33萬億,達到GDP的96%。預算辦公室主任基思·霍爾(Keith Hall)表示:“如此巨大且不斷增加的債務將對預算和國家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特別是會增加美國出現財政危機的可能性。”

國會預算辦公室報告,預測(淺色部分)2028年國債將與GDP持平圖源:國會預算辦公室

《每日野獸報》認為特朗普這番話似乎是在暗示,就算國債增長到難以承受的那一步,至少也是他(理論上)第二任期以後。

白宮發言人吉德利(Hogan Gidley)對此回應稱,總統與他的團隊已經在着手提出減少債務的政策。可吉德利也不忘把責任踢給國會:“雖然總統會盡其所能控制政府開支,但憲法給予國會審批預算的權力,他們是時候出力了。”

白宮內外了解特朗普的人士也認為,他這番表態並不意外。某前任白宮高官就承認,“我從未聽他談過債務問題”。某現任特朗普政府高官也透露,他(特朗普)“根本不關心債務危機的解決”,而“更偏好工作崗位與增長率,不管這兩個詞什麼意思”。

《每日野獸報》介紹,特朗普不關心債務的一個原因在於,他堅信除了加稅和減少開支外,有別的辦法解決債務問題,而答案就是經濟增長。

競選時擔任特朗普經濟顧問的保守經濟學家摩爾(Stephen Moore)表示,自己曾勸特朗普:“只要把經濟搞好,就不用擔心債務問題。”日後在公開場合時,特朗普也重複了類似的觀點,“只要經濟增長跑贏債務增長就沒問題”。上任至今,他始終用這個觀點為自己的減稅、基建計劃和醫保等政策進行辯護。

摩爾把這一觀點作為“特朗普經濟學”(Trumponomics)的核心,還為此出書。

每當面對有關債務問題的質疑時,特朗普都會“甩鍋”奧巴馬圖源:推特

《每日野獸報》介紹,共和黨自里根時期就開始操心美國債務問題。2016年底,一眾前任共和黨高官還給當選總統特朗普寫信,苦口婆心地勸他上任後記得優先解決財政問題。

摩爾說,特朗普的這番表態令共和黨中的傳統保守派大為緊張。不過到目前為止,共和黨與特朗普目標還算一致,雙方兩年來通過了減稅、增加國防預算等議程,尚未出現任何打算劇烈削減預算的苗頭。

但現實可能未必如特朗普描述的那麼美好。美國2018年第二季度經濟增長達4.1%,伴隨的是聯邦政府債務的迅速膨脹,後者一定程度上正是因減稅而導致財政收入降低。經濟學家們預測,未來一段時間的經濟形勢將不會太好看。

最近,特朗普與部分共和黨議員都表達了對那份大規模減稅法案的後悔。據美國媒體Axios今年四月報道,特朗普的後悔一定程度上是因看了“福克斯”新聞(Fox News)。這些總統的“忠實盟友”在節目中少見地公開批評特朗普,稱他的一系列立法“幫了民主黨人的忙”,使債務問題惡化,也沒有兌現當初修邊境牆的承諾。

《每日野獸報》援引消息人士稱,特朗普對這些批評“大吃一驚”(genuinely taken aback)。

《華盛頓郵報》11月25日則報道,特朗普已經指示內閣研究如何調整預算,來削減聯邦政府赤字。不過他同時為能夠削減的項目設置了很多限制,還要求在特定領域增加預算。

上述政府高官表示,“他理解這件事(債務)的意義,但不像教條主義的保守派那麼關心,尤其是在任期內不會出問題的情況下……這不是他的工作重心,他理解這個問題的政治性。但很顯然,他不在乎這件事作為政治遺產有什麼影響”。

這位官員還補充道,“這(債務)件事肯定不會讓他睡不着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