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三(19日),美聯儲發佈利率決議,宣布加息25個基點至2.25%-2.5%區間,使得本就處於下行的美股雪上加霜。

眼看市場陷入恐慌,美聯儲決策委員會副主席、紐約聯儲主席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周五(21日)出面試圖安撫。

他當天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進一步加息的計劃並非承諾,將重新評估美國的經濟前景,以做出正確的政策決定。

這番言論很快提振了金融市場,美股一度集體反彈。然而好景不長,截至當天收盤,三大股指回吐早前漲幅,延續跌勢。

更引人注意的是,本周,道瓊斯指數、標普500指數、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分別創2008年10月、2011年8月、2008年11月以來最大單周跌幅。

《紐約時報》報道稱,這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國股市經歷最糟糕的一周。


資料圖

言論難以扭轉美股下行

據《紐約時報》21日報道,威廉姆斯當天捍衛了美聯儲周三加息的決定,表示該機構預計經濟增長將保持足夠強勁,需要在2019年繼續加息。

然而他同時指出,進一步加息的計劃並非承諾,如果經濟走軟,美聯儲將進行調整。

周五美股開盤後不久,威廉姆斯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我們將睜大眼睛進入新的一年,願意閱讀數據,傾聽我們所聽到的,重新評估我們的經濟前景,並做出正確的政策決定,以保持經濟強勁。

這番強調美聯儲靈活性的言論,立即引起了投資者的反應。

觀察者網注意到,威廉姆斯放話後,美股三大股指集體反彈:道瓊斯指數一度漲逾400點,標普500指數漲近1.5%,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也出現近1%的漲幅。

不過,這位美聯儲高官傳達的信息並不足以扭轉美股的下行勢頭。

截至當天收盤,道瓊斯指數收跌414.23點,跌幅1.81%,報22445.37點;標普500指數下挫50.80點,跌幅2.06%,報2416.62點;納斯達克綜合指數重挫195.41點,跌幅2.99%,報6332.99點。

值得注意的是,本周,道瓊斯指數累跌6.87%,創2008年10月以來最大單周跌幅;標普500指數累跌7.05%,創2011年8月以來最大單周跌幅;納斯達克綜合指數累跌8.36%,創2008年11月以來最大單周跌幅。

未來加息不確定性增加

《紐約時報》報道認為,威廉姆斯周五上午的露面經過了小心翼翼的校準。美聯儲官員被禁止在政策會議後的第二天公開談論政策,因此,威廉姆斯周五的喊話,是應對市場對周三加息反應的最早機會。

據悉,威廉姆斯還擔任美聯儲決策委員會副主席,同時也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親密顧問,這些身份使他的言論更有分量。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威廉姆斯(左)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右)

報道稱,威廉姆斯周五的講話內容,與鮑威爾在周三新聞發佈會上提出的觀點非常相似,但側重點有明顯不同。

威廉姆斯當天多次表示,美聯儲意識到許多投資者認為前景黯淡,經濟狀況將決定美聯儲的決策。

我們沒有坐在那裡想,我們肯定知道會發生什麼。他說。

此外,威廉姆斯還試圖證明,投資者忽略了美聯儲周三發佈的政策聲明中的一些細微差別。他指出,美聯儲在此前的聲明中表示,預計將繼續加息,而在周三的聲明中,美聯儲使用了判斷一詞,這是為了反映對前景的不確定性增加。

白宮官員看法不一

《紐約時報》報道認為,美國國內經濟的明顯強勁與股價下跌之間的反差,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外國市場經濟增長的疲軟(美國公司在外國市場獲得了很大一部分利潤),也反映出各方對經濟前景看法的顯著分歧。

報道指出,美聯儲預計明年經濟將繼續增長,而許多股票投資者似乎不同意這種看法,但到目前為止,數據似乎站在美聯儲一邊。

美國商務部周五公布報告稱,11月消費者支出保持強勁,連續第九個月增長,個人消費支出指數在截至11月的12個月里上升了1.8%。此外,通脹已適度減弱。

紐約金融機構Amherst Pierpont首席經濟學家斯蒂芬斯坦利(Stephen Stanley)表示,美國金融市場的悲觀情緒與最新的經濟數據大相徑庭。

消費者情緒激昂, 他在給客戶的信中寫道,如果股市試圖發出美國經濟正在崩潰的信號,市場先生(Mr. Market)就錯了。

斯坦利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投資者也過度擔心美聯儲加息的影響。美聯儲的基準利率目前在2.25%至2.5%之間,斯坦利認為,這個水平仍有可能為經濟增長提供一點刺激。

我不認為美聯儲正在踩剎車。他說。

相比之下,白宮方面周五繼續警告稱,美聯儲不斷加息,正危及經濟增長。

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對日本出版物《日經亞洲評論》表示,美聯儲明年預計的兩次加息太過了。他補充說,我們不明白,在沒有通脹擔憂的情況下,美聯儲為什麼會採取如此緊縮的行動。

儘管特朗普此前曾警告美聯儲停止加息,但另一名白宮官員駁斥了納瓦羅是代表美國政府說話的說法。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凱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告訴CNBC,我不同意納瓦羅的看法。我認為,對於一位在白宮的經濟學家來說,合適的立場是尊重美聯儲的獨立性,不評論他們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