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完成高中学业时,人们会开始询问你什么时候订婚。当你结婚时,他们会问你什么时候生一个儿子。就好像,婚姻和你结婚的那个男人是你存在的唯一理由。”

徘徊在许多沙特女人心中的一个疑问就是:我们需要用婚姻来证明我们有爱吗?或者说,我们必须拥有一个丈夫才能拥抱美妙的生活吗?

Tasneem Alsultan 是一名婚礼摄影师,同时,她也是一位来自沙特的女性。17岁结婚,经历了10年不幸的婚姻,毅然斩断情缘之后,她走向了6年的独立生活,这期间充斥着周遭人的不解、疑问和责备……

一开始,她以为只有自己在试图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直到后来,她才意识到,有很多沙特女性都有着类似的经历。

和想象中理所当然的屈服不同,她们都设法克服这个社会和国家带来的许多障碍,其坚持和勇敢超出了Alsultan 对典型沙特家庭主妇的认知。

Tasneem Alsultan

“离婚是愚蠢的行为”

Alsultan 17岁结婚,21岁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这样枯燥无聊的婚姻生活持续了10年,她原本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像孩子们一样爱上自己的丈夫,但那从未发生过,最终她主动提出了离婚。

然而在沙特阿拉伯——这个伊斯兰教教义根深蒂固的国家,女性对于婚姻的约束力十分薄弱,离婚的女性,经常被认为是“用过的商品”。男人有权单方面向妻子提出离婚,但女性却没有。而当一个男人做出离婚决定的时候,甚至都不用通知他的妻子。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之下,她的离婚显得惊世骇俗。所有人都认为她疯了:“我的一个亲戚对我说:‘你给你的家人以及子女带来了耻辱’,因为你的离婚,以后没有人会愿意娶她们。”

Tasneem Alsultan 的女儿 Yara

在过去的12年间,Alsultan 把她婚姻的失败归咎到父母身上。她感到疑惑和愤怒:“为什么他们会允许我在17岁就结婚?又从来都不愿意支持我离婚?在人生这条路上,我仿佛从来都是孤身一人。

Alsultan 的女儿 Yara 站在朱拜勒工业城公园的一个小河边建筑中

Alsultan 的女儿告诉她,“妈妈,我永远不想结婚。我只想和你一样拥有孩子。”他们看到 Alsultan 忍受着离婚带来的艰苦斗争,现在对婚姻持否定态度。

直到有一天,她偶然翻到了自己过去的笔记本,才发现,一切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事实上,直到 Alsultan 结婚的前几周,她的父母都对这段婚姻充满担忧。

当前夫向她提出结婚的请求时,这位少女的内心根本无暇顾及父母内心的焦虑,甚至把这份担忧当成对自己的束缚。为了逃避父母的管教,她慌不择路地投向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怀抱。

Alsultan 日记中的摘录

两年前,她尝试和女儿们解释她当初要求离婚的原因。“我解释道,当时的我还太年轻,连自己是谁都搞不清楚,更不用说弄明白我想要和谁一起度过余生了。”

因此,她努力向孩子们灌输“独立是一种力量”的观念。尽管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需要人际关系,需要朋友的陪伴,但这些都不是必要的。

体会到母亲每天都要承受来自社会各方面的舆论压力,每隔一段时间,两个孩子就会向她暗示,父亲都已经再婚了,也许母亲也应该结婚,但她说,我仍期盼婚姻,只是还没有遇到那个可以激励我变得更好的人。

女儿 Sura 和 Yara 在朱拜勒工业城附近骑摩托车

Alsultan 说:“我很幸运,我有两个女儿。 Sura 和 Yara 相互理解、相互陪伴。如果我只有一个女儿,她会感到孤独。如果我有一个儿子,我想我可能不会做得很好。

沙特爱情故事的诞生

正是因为这种个人经历,Alsultan的系列摄影作品《 沙特的爱情故事》才得以诞生。

Alsultan 出生于美国亚利桑那州,16岁时返回沙特继续本科学习,并开始了那段失败的婚姻生活。

之后,她回到美国,攻读社会语言学和人类学,主要研究沙特女性在国外生活学习所遇到的身份问题,以及周围人如何看待她们,获得了波特兰州立大学的硕士学位。

在沙特和美国之间的大学教学多年后,她冒险进入摄影领域。这开始只是一个爱好,但在Alsultan 通过摄影了解到沙特女性背后的故事之后,她选择辞去自己的全职教学工作,专注于摄影事业。

Alsultan 的两个女儿

每了解一位女性的故事,Alsultan 就会为她们拍摄一张肖像照。她希望用自己的摄影作品讲述一个个真实的故事,呈现她们本来的面貌和背后隐藏的真相,并记录沙特和阿拉伯海湾地区有关性别和社会的人权问题。

沙特女孩们正在用餐,当 Alsultan 向她们展示这张照片时,她们开玩笑地说:“明天我们的手是不是要闻名天下了?”

在过去的几年里,她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女性,从单身、离婚、丧偶到再婚,这些处在不同人生阶段的女性们,都在试图打破传统观念对于爱情和婚姻的重重束缚,寻找生活的真正意义。

kleel:“我向父亲索要一辆宝马,但他给了我一匹马”

作为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之一,直到2017年9月,沙特国王才颁布法令,允许女性自己开车出行。

沙特的女人们

Nassiba 是一名时装设计师。

在她的婚姻结束后,Nassiba独自抚养儿子 Bilal,这样的离婚女性在沙特十分罕见。因为很多时候,一旦离婚,女性就会被剥夺抚养子女的权利。

“社会限制了离婚的定义。你能做什么或不能做什么仍然在别人的控制之下。作为一个独立的单身母亲,我已经为我做出的决定付出了牺牲,但也成功地找到了幸福。“

Nasiba 和 她的儿子在玩耍

Mei 是一名牙医。

照片中的她穿着15年前结婚时穿的婚纱,而她的儿子就坐在她的斜后方。

“我和牙科大学的同学结婚了。我们拥有了两个孩子和一段幸福的婚姻,还买了梦想中的房子,一切都如梦似幻。但在签订合同的第二天,他在一次摩托车事故中丧生了。然后,我的父亲去世了。法律要求我必须要有一名男性监护人。现在,我等待我的儿子长到16岁来担任这个角色。在那之前,我同父异母的兄弟将充当我的监护人。”

沙特要求每个成年女性都必须拥有合法的男性监护人。未经监护人批准,她们不能上大学、出国旅行或开设银行账户……

Mei的女儿每周都会去健身房锻炼,她渴望成为一名女演员或是杂技演员。

Ghadeer 是一个从未恋爱和结婚的婚礼策划师。

图中的她正站在她私人拥有的舞厅里,有70名男性员工为她工作。

“当人们问我为什么还单身时,我回答说我已经嫁给了我的工作。”

图片来源自网络

Ohoud是一名艺术总监。

“我的父母离婚了,我的哥哥离婚了,我的朋友也离婚了。我认识的每个因爱而结婚的人,都不再爱了。后来,我也离婚了,不止一次,而是两次。离婚后,我意识到我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我搬到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里,和女儿一起粉刷每一面墙。”

然而,离婚也意味着她每个月只有两天可以见到自己的女儿。“离婚的母亲一无所有,没有金钱,也没有孩子。”

Ohoud 和女儿在房间里玩耍

Aljohara 是位“落跑新娘”。

本来预约了去泰国度蜜月时拍摄照片,但因为 Aljohara 的“悔婚”,改成了去巴西和家人们一起度假。

她说:“我的未婚夫是个完美的男人,他总是会贴心地提前安排约会,预定舞厅,并为我购买礼服。但我很高兴我取消了这场婚礼,也许这一天并没有让所有人满意,但我不想余生都为这一天而后悔。”

Raneen 和 Hisham 相遇时都已经离婚了。

现在,她们组建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也意识到自己过去的错误。

“我们不相信爱情,也太过愤世嫉俗。我们执着地认为婚姻是一种责任和束缚。但当我们停止寻找那个人之后,才是我们相遇的时刻。

Raneen 和 Hisham 在她们未完工的泳池前面

Najiba,一名普通的家庭主妇,也是 Alsultan 的祖母,今年已经80岁了。

祖父祖母是典型的“包办婚姻”——“那一年,我15岁,他18岁。我乘着火车来到他所在的城市,但直到婚礼当天,我才第一次与我的丈夫见面。在之后的人生里,我一直依靠着他。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坠入爱河,养育的九个孩子成为联结这段婚姻的纽带。”

祖父年纪大了,患有老年痴呆症。和年轻时完全相反的是,祖父现在完全依赖着祖母,只要她一刻不在自己的视线内,就开始满屋子寻找她的身影。

但看似平和的婚姻并没有带来家庭地位的改变。“我已经结婚64年了,养育了六个儿子和三个女儿,有了三十多个孙子。然而,我不能合法地签署合同,也不能不经过男性监护人的允许就去旅行。在这所房子外面,我最小的孙子都比我更有权威。”

Alsultan的祖母

Alsultan 谈到婚礼拍摄的那些时刻,“我们刚开始会对新娘说,’天啊,这是你人生中的重要日子!你意识到这是你一生的开始吗?然而,没有人会去真正思考。我们忙于婚礼的筹备,忘记了担忧之后发生的事情。

在沙特阿拉伯,公共场所的婚礼总是隔离的,像是在完成某项仪式和工作。

通常情况下,客人们会在晚上10点到达。男宾客会进入一个宴会厅与新郎见面,而女宾客们则进入另一个舞厅等待新娘的到来。

现在,许多夫妇选择到国外举行婚礼,以便他们可以一起庆祝这个快乐的时刻。

艺人们在外女性宾客们表演

然而,“婚姻开始之后,又会发生什么呢?”

这是 Alsultan 在拍摄照片之前提出的疑问,也是她创作的动机。

从一段婚姻的开始到坍塌,她的照片中,更多地立足于分享这些女性即将或者正在面对的压抑和挣扎,以及她们所面对的来自宗教、政府和社会的种种限制与挑战。

“摄影是推翻成见、探索社会问题的工具,在讨论性别话题时尤为如此。作为一名沙特女性,我所在的社会不允许谈论隐私,所以我决定通过摄影,以较为隐晦的手法来揭示我的所见所闻。最为重要的是,我希望每张照片都能激发观者的好奇心。”

这些勇敢的女人们,饱受世俗的批判和责难,但她们,从来没有停止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