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众议院传唤财政部长姆努钦就为何解除俄罗斯公司制裁做闭门汇报。另外,特朗普前律师科恩将于2月7日接受众议院的公开听证。届时,总统和他前律师间的许多私人对话内容将被曝光于天下。

特朗普上任两年来将首次体验来自国会的监督和调查的滋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的五大委员会将对特朗普竞选团队、公司和个人展开一系列调查。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今天(1月10日),财政部长斯蒂芬·姆努钦(Steven Mnuchin)被众议院传唤赴国会山做机密闭门汇报,其内容是解释为何美国财政部解除对俄罗斯亿万富翁Oleg V. Deripaska所持有公司制裁。同一天,各大媒体的另一重磅新闻是特朗普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将于2月7日在国会做公开听证。科恩表示将提供完整、可靠的信息。

在过去的两年中,民主党国会成员多次对特朗普政府的某些政策、决定提出质疑,要求答复。对特朗普的通俄嫌疑民主党更是希望获得各种资料文件。但因为民主党在参众两院都没有主导权,特朗普政府对这类要求或者置之不理,或者干脆拒绝。现在,民主党掌控了众议院,情况就完全不同。如果特朗普政府不及时答复,众议院就可以发传票。

而今天财政部长姆努钦的闭门汇报和2月7日科恩的公开听证会只是开始。接下来,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将展开一系列的调查,移民政策、有否通俄、有否阻碍穆勒调查、飓风救灾、滥用职权甚至总统的税表,都可以在调查范围之内。

一、众议院司法委员会(House Judiciary Committee)

特朗普政府的“零容忍”移民政策造成从南部进入美国的“非法越境者”在进入美国境内随即被起诉,致使许多未成年儿童因此与父母亲人骨肉分离,至今还有没有团圆的。不久前,更是发生一个7岁女孩和一个8岁男孩在被收容后死亡的悲惨事件。特朗普政府在边境制造了一个又一个人道危机。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纽约州议员Jerrold Nadler。(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纽约州议员Jerrold Nadler和其他一些委员会主席打算仔细审查移民政策。他们对移民政策细节的审查,将对特朗普总统提出的边境筑墙计划的理由构成严重的挑战。

Nadler还对代理司法部长Matthew G. Whitaker发出了听证邀请,使其将成为这届司法委员会第一位公开听证的证人。Nadler并于周三表示,如果需要,他将对Whitaker发传票,确保他在月底前出席听证。

听证的内容将包括Whitaker本人在迫使原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辞职这件事中的作用,他任职后对穆勒调查的参与情况以及其它政策措施,包括去年奥巴马医保被告违宪,政府决定不为奥巴马医保辩护(链接????)等的处理理由。

同样在司法委员会调查单子上的,还包括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选举前夕给两位艳星付封口费的事件,以及民主党人认为的特朗普总统与联邦执法部门之间的“不正当”沟通。

Nadler表示在穆勒结束调查之前不会考虑弹劾总统之事。

 

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加州议员Adam B. Schiff。(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新上任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加州议员Adam B. Schiff宣布首先要做的是调查两个事件。

一个是特朗普总统的长子小特朗普的电话记录。

在那个臭名昭著的企图获得希拉里黑材料的川普大厦会议期间,小特朗普拨出过一个电话。国会已经获得了小特朗普的电话记录,但这个电话号码是不显示的。现在民主党人要这个号码。民主党人怀疑,这个电话很可能是打给特朗普的。如果是的话,就说明特朗普当时就知道那个会议了。

另一件事是索取特朗普与俄罗斯及其他外国势力有关的财务记录。财务记录的主要目标是围绕两笔交易。

(1)特朗普于2004年以410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Palm Beach房产。仅在四年之后,在全国房地产危机中,俄罗斯亿万富翁Dmitry Rybolovlev居然以9500万美元的高价将其买下。民主党人认为这有洗钱的嫌疑。

(2)特朗普因为在生意场上败笔连连,负债累累,声名狼藉,在美国已经没有任何一家银行愿意给他贷款。而在这样的情况下,Deutsche银行却给了他数亿美元的贷款。后来Deutsche银行也确实被指控为俄罗斯洗钱。如果特朗普获得的贷款也与俄罗斯洗钱有关的话,那么美国总统就有把柄捏在俄罗斯人手里了。

现在已经知道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将于下月在国会做公开听证。Schiff说情报委员会也会举行科恩的听证会。

 

三、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筹款委员会是最主要的税务立法委员会。

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马萨诸塞州议员Richard E. Neal。(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民主党人在过去的两年内一直希望得到特朗普总统的个人税表,但苦于无门。现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终于有机会了。但因为相关税法制定于1920年代,有些规定不明确。为了避免被共和党人指责为超越了委员会的权限,委员会主席,马萨诸塞州议员Richard E. Neal决定不急于求成,第一步先构筑需要查看总统税表的理由。

委员会将于本月举行听证,结合制定全面的反腐立法,重点讨论总统税表问题,要求所有的总统与总统竞选人公布税表。

说到底,Neal并不需要新的法律来获得特朗普的税表。税法中的第6103条款允许众议院和参议院税务委员会的主席向财政部要求任何税务申报人的税表或相关信息。

走到那一步时,事情会如何发展,没有人说得准。毕竟,几十年来还没有一个总统不公布税表的,这个事情没有先例。到时候也许有好戏看。

四、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加州议员Maxine Waters。(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这届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加州众议员Maxine Waters,是历史上第一位女性,也是第一位非裔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她曾被特朗普公开辱骂为“an extraordinarily low IQ person(一个及其低智商的人)”。

作为监管美国银行系统及其监管机构的金融服务委员会负责人,Waters也有权传唤特朗普的个人税表,并邀请银行高管一同进行调查。

Waters在去年11月再次当选为议员时就声明,上位后将调查特朗普总统与德意志银行“不正常”的贷款关系,称德意志银行是世界上最大的洗钱银行之一。

五、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House Oversight and Reform Committee)

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主席,马里兰州的众议员Elijah E. Cummings。(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主席,马里兰州的众议员Elijah E. Cummings,已在圣诞节前就给特朗普政府内阁官员和特朗普集团的律师发出了监督信,并在信中严厉警告:这只是最“基本的第一步”,而且不是自愿的,不是可做可不做的。

他共发出了51封这样的信。

作为监督和改革委员会最先开始的调查,Cummings非常策略地选择了共和党曾经同意应该调查,但是没有继续跟进的项目。它们是:对Irma和Maria飓风的应对处理及相关文件;特朗普总统女儿伊万卡使用私人电子邮件帐户处理政府业务;内阁官员把政府飞机用于私人旅行;前环境保护局官员Scott Pruitt滥用职权的不当行为;密歇根州Flint市的水污染危机等。

因为宪法禁止联邦公职人员从外国政府获得资助,Cummings在给特朗普集团的信中特别要求公司提供其识别外国付款程序有关的文件。

在每一封信中,Cummings都说他期待于本周五得到答复。如果没有做到,他可能会发传票。

纽约的众议员Carolyn B. Maloney说,她已经与Cummings达成共识,对特朗普政府2020年人口普查的运作进行研究、调查,他们认为特朗普政府有为了政治利益而操纵2020年人口普查的企图。“我们的整个民主是以代表制为基础的,”Maloney说,“如果有意识地故意破坏代表性(的公平),那就是对我们民主制度的根本性攻击。”

不知道Cummings是什么时候发出邀请的,但《纽约时报》已经报道,特朗普总统的前私人律师科恩将于2月7日在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做公开听证。科恩表示将提供完整、可靠的信息。科恩已经接受了曼哈顿联邦检察官及穆勒团队70多小时的面谈。这是他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作证。

Cummings表示会与穆勒团队合作,避免这次听证影响穆勒调查。

今天特朗普去访问德克萨斯州边境时被问到是否担心科恩作证。他告诉记者,“我一点也不担心。”

科恩长期为特朗普服务,曾被说成是知道“尸体”在哪里的人。而Cummings在去年12月一个CNN的采访中说,科恩与在国会因水门事件作证的John Dean是等同的角色。科恩的听证相当于“水门时刻”,是将改变美国历史进程的。

 

特朗普上任两年来将首次体验来自国会的监督和调查的滋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的五大委员会将对特朗普竞选团队、公司和个人展开一系列调查。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今天,美国政府关门已经进入第20天,特朗普在南部边境视察时再次宣称美墨边境正在面临一场危机,并暗示他可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进而能动用国防预算和军队建墙。如果说他一手制造了一场“建墙和政府关门”的危机的话,另一个他自己真正的危机也已经来临,穆勒调查的报告可能于近期内出炉,来自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全方位、多层次调查已经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