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Henry和Zory是ins上的两个旅行摄影师,各自拥有约8万的粉丝,平时在世界各地旅行,拍的照片大概是这种画风…

两人的名气不算太大,但有一天,他们收到了一封自称是邓文迪的邮件。

邮件内容是这样的:

Zory,Henry你们好,

《Conde Nast Traveler 》的Pilar Guzmán是我的好朋友,北京2022年冬奥会之前会有一系列的预热活动,我准备办一场“旅行和生活”的摄影展,作为这些活动的开幕,我向Pilar咨询后,她给了我一份有潜力的摄影师名单。你们的作品独特,而且契合这个项目的主题,可能正是我在找的那种风格。

希望能跟你们电话沟通详情。

祝好。

文迪 默多克

第五大道834号,纽约市,纽约州,10065

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

邮件最后还附加了一段保密要求。

文迪 默多克,正是我们所熟知的邓文迪。

当时Henry和Zory对邓文迪的了解不多,只知道她是一名华裔美国人,是个艺术品慈善家,精明的女商人,前几年跟传媒大亨默多克离婚了。

邓文迪在邮件中说她是通过《Conde Naste Traveler》的一名资深编辑得知两人的名字,而两人又刚好最近跟《Conde Naste Traveler》谈好了一项合作。

所以,这一切听起来非常合理。

收到邮件后,两人受宠若惊,立刻回信表示对该项目非常有兴趣!

过了一周之后,邓文迪回了邮件,并且安排了一个电话会议的时间。

在一个周日下午,邓文迪的助理Aaron打电话给他们。

电话显示来自纽约,Aaron有一口浓重的纽约口音。

过了一会,Aaron帮他们把电话转接给老板邓文迪。

邓文迪接电话后,先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她的口音有点奇怪,混合了亚洲,英国,美国东岸三种口音,类似于《摘金奇缘》中杨紫琼的口音。

她先是称赞了他们的摄影,并且表示这种风格正是她的摄影展所需要的。

她还聊了聊她在中国的童年经历。

她告诉Henry和Zory,中国人会在晚上10点到早上7点之间窃窃私语谈论自己的梦想和志向。

这也正是她希望能够捕捉到的画面,她想让他们前往有中国移民聚集的东南亚地区,拍摄中国人这样低调又励志的画面。

接着,她对Henry和Zory的成长背景产生了兴趣。

Henry告诉她,自己父母都是台湾人。Zory也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背景。

三人聊了聊各自的文化。

Henry发现电话中的邓文迪非常健谈,知识面也很广。

当他提到台北的某个他很喜欢的地方时,她竟然也能侃侃而谈。

电话的最后,她让Henry和Zory去研究一下,东南亚哪个地方比较适合这个摄影主题。

同时,她也会询问她的专业顾问小组(由vogue,Cosmo等知名杂志的资深编辑组成)的意见。

第一次电话会议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之后,Henry和Zory便全身心投入到这个项目的前期准备中。

几次电话会议后,他们确定了项目的预算和时间表,经过Henry和Zory的争取,最终预算比邓文迪之前提的要高,时间表也比她之前要求的要晚些。

然而从这里开始,事情就有点不对劲了。

邓文迪方要求Henry和Zory先自己垫钱买机票去印尼雅加达,她会帮他们安排好酒店,至于印尼国内的交通,她会给他们安排私人飞机。

当然这些机票钱会在项目完成24小时内,全部给他们报销。

当时因为时间紧迫,去雅加达的机票要2200美元一张。对两人来说是笔不小的花费。

他们曾经想过:“我们连客户的面都没见过,垫这么多钱真的没问题吗?”

但转念一想:“她可是邓文迪啊!如果我们拍的好,将来她给我们介绍各种高端资源,对我们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而且,这种操作也不算太过分,我们之前也有客户要求我们先垫钱,工作结束再统一报销的呀!”

思来想去,虽然内心仍然有一丝疑虑,但两人还是决定同意邓文迪的要求。

接着,邓文迪方发来了保密协议和拍摄计划。

这些文件看着都很专业,但仔细研究后,Henry在其中发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

比如在保密协议中,邓文迪的律师Hebert B. Dillof,Henry,在谷歌上不管怎么搜都搜不到他的名字。而且在文件中,不仅律师的名字有处被拼错,连冬奥会的时间都有写错的。

更诡异的是,Henry去查了查wendimurdoch.com的网站地址,发现这个网站是在几周前刚建的。

除此之外,拍摄地点的选择也很奇怪。邓文迪选了雅加达,三堡垄港市,巴东,以及马来西亚槟城作为拍摄目的地。

这几个选址看的Henry和Zory一脸黑人问号。

“除了槟城,其他几个地方哪有什么中国特色的拍摄点?”

他们想跟邓文迪沟通一下,但电话没有接通,她的助理Aaron表示,当天是邓文迪的生日,她跟家人在一起,不谈工作。

查了一下,那天确实是邓文迪的生日。Henry和Zory表示理解,祝她生日快乐,跟家人玩的开心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很快就到了该出发的日子。

就在Henry和Zory收拾好行李,准备去机场的时候,邓文迪的助理突然来电,他带着歉疚的口气说:不好意思,你们到了雅加达,可能需要支付一笔摄影费来贿赂当地官员,虽然不想种族歧视,但印尼人确实很腐败。

这钱也要Henry他们先垫付。一共是1100美元。

那时候,距离飞机起飞只有6小时,而且Aaron也明确表示这些钱最后都会给他们报销。

来不及仔细考虑,慌乱中两人就只能先答应了。

20小时后,飞机抵达雅加达,一个当地司机在机场接机。虽然他不会英语,但他很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首先,他把两人带到最近的货币兑换处。换了钱,他们把摄影贿赂费交给司机。

司机给了他们一张长相奇怪,上面印着一个章的纸条。

当时Henry和Zory也感觉哪里怪怪的。但邓文迪的助理确实让他们把钱交给司机的啊。

为了以防万一,到了酒店后,Henry拍了一张司机的照片,

把他车牌也拍了下来。

登记入住时,他们发现酒店的房费已经付过了,这让他们一直悬着的心放下不少。

他们准备好好休息,明天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去拍摄。

然而第二天一早7:30,两人突然被邓文迪的电话给惊醒了,电话里,她非常着急,她说司机和交通公司拒绝跟我们继续合作,因为昨天Henry拍了一张司机的照片,对方认为这是种族歧视!

她表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能只能取消这个项目了。项目第一天,大清早的接到这么个电话,Henry和Zory完全懵比了。

此刻的他们时差都还没有完全调整过来,惊慌失措之下,他们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

出于愧疚,他们向邓文迪保证自己会找司机消除误会。

就在两人为自己的“失礼”道歉的时候,对方随口提了一句,最后两个城市也要交“摄影贿赂费”。

这时候的Henry和Zory已经完全被对方掌控,深信付出的一切最后都会拿到报销…

所以他俩下楼看到司机后,就带着愧疚的心情,把第二笔摄影贿赂费也交给了他。

司机收钱后把他们载到了一个唐人街。虽然这里风景一般般,但Henry和Zory还是非常认真的寻找着可能的拍摄对象。

在一个中国寺院,他们遇到了一个德国摄影师。当时他正在跟当地人谈论自己的摄影项目。感觉好奇,Zory就上去跟他聊了聊。

不聊不要紧,一聊竟然聊出了大发现!他来这居然也是因为邓文迪的项目!!

他们迅速成了朋友,并且互相交流了这个摄影项目的诡异之处。

德国摄影师比他们先来一两天,期间也是各种糟心,当需要转移到下一个城市时,对方就各种搪塞,要么开错机场,要么找借口问他要更多的摄影费。

一旦他不配合,对方就拿违反保密协议和合同来威胁他,说要告他。

到这里,大家应该都猜出怎么回事了。但Henry和Zory还是不太确定。拍了一天后,他们回到酒店。种种迹象让他们越来越不安。

他们决定打电话给接下来行程中那些预约好的酒店问问对方有没有付款。

问完后,他们更慌了!没有付款!!难不成,被骗了?

什么邓文迪,冬奥会,摄影展,都是骗人的?自己还满怀希望大老远从美国飞到印尼….

正当他们怀疑的时候,“邓文迪的助理”Aaron又来电了。

事已至此,那就挑明了说吧!Henry问他为什么后面那些酒店都没付钱。这一问,对方不但没有心虚,居然还怒了!

他仿佛受到了一万点侮辱,开始疯狂攻击Henry。指责他种族歧视司机,不信任邓文迪,不懂亚洲人的文化。

还威胁说要向移民局举报他们俩,因为他俩是旅游签证来印尼的,但却在非法工作!

然后他说,邓文迪表示要取消这个项目,她不想再跟两个不信任她的人合作!

本来满心怀疑的Henry和Zory听完这一番话,居然有点心虚了。

“毕竟我们也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骗局啊?万一是真的呢?而且我们已经付出了这么多…”

鬼使神差的,他俩还想继续这个项目!他们安抚了Aaron,并且约好第二天早上通电话,决定这个项目到底要不要进行下去。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8点,Henry和Zory接到Aaron的电话,对方表示,邓文迪最终决定取消项目。

“但不要担心,你们的差旅费,摄影费都会在24小时之内给你们报销的。你们把发票准备好。”

听完这话,Henry还是放心不下,他决定上脸书看看有没有朋友住在雅加达的。最后还真找到一个刚从洛杉矶搬到雅加达的朋友。两人没聊几句,朋友就给他发来一篇文章。

看完后,他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卷入了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而且自己和Zory并不是唯一被骗的两个。

骗子会假装好莱坞名人,除了上面提到的邓文迪,她还会假装20世纪福克斯CEO Stacey Snider,《国土安全》制片人Lesli Linka Glatter,前派拉蒙电影CEO Sherry Lansing,美国亿万富翁制片人Gigi Pritzker等等。

她不是一般的骗子。她对受害者和冒充的名人似乎会展开彻底的研究,对好莱坞非常了解。在交谈时,她不仅能侃侃而谈,而且能够知道一些圈内人不为人知的小怪癖。

她可以根据角色需要完美切换自己的口音。美式英语,英式英语,亚洲英语,没有她不会的!

更关键的是,她对操纵人的心理很有自己的一套。

她不仅骗ins摄影师,她还骗过发型师,特技替身演员,电影摄影师,甚至军事顾问!

被她骗过的,多达数百人…

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也没有逃过她的骗局。

这名前士兵(匿名,下面用A来指代)曾经参与过美军进攻伊拉克,目前定居泰国曼谷,是一名私人安全承包商,类似于保安。

去年三月,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表示自己叫Jason Cohen,为Christine Hearst Schwarzman工作。

Christine Hearst Schwarzman是何许人也?她是黑石集团CEO 亿万富翁Stephen Schwarzman的妻子。

Cohen表示,他老板正在筹划她的导演之路,想组建一个安全团队在她来东南亚地区时保护她。

不久后,“Schwarzman女士”亲自跟A通了电话。对方有一口浓重的长岛口音,而Schwarzman确实就来自长岛。

电话里,“Schwarzman”对A说:会让他当安全团队的头儿。而且如果干得好,接下来机会多的是。

在跟A的交谈中,她似乎对角色扮演非常入戏。她甚至命令A去炒了Cohen。

“为什么?”

“因为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到底够不够强硬。”

在之后的一次电话会议中,Schwarzman,Cohen,A 三个人都在。A就真的照做了。

“我变得非常有攻击性,然后就把他炒了。”

不久后,“Schwarzman”让A打开Skype跟她视频聊天。但出于“安全原因”,她不能开摄像头。A告诉她自己只穿了背心,她说没关系。

视频的过程中,她让A给她看文身,他感觉奇怪,但还是配合着把衣服撩了起来。

视频另一边的“Schwarzman”似乎非常享受这一幕,发出了”Mmm”的声音。

“吻我,吻我” 她说。

事情本来可能还会更进一步,但A不想再进行下去,于是两人之前的“亲密互动”就停在这里。

她告诉A,她想要扩展自己的安全团队,让A把同事叫来一起在她这里上班,这样才会有家的感觉。

A觉得这确实是个好机会,就介绍了自己的朋友一起加入。其中包括狙击手,特种兵,前绿色贝雷帽士兵。

这些朋友无一例外都经历了和A一样的奇怪考验:开除Cohen。

面对“Schwarzman”的索吻,其中有些朋友没有扛住,通过视频聊天跟另一边的“Schwarzman”进行了虚拟xxx。

几周后,A在“Schwarzman”的要求下前往印尼考察。

这个行程中,他自掏腰包花了2800美元,但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公务出行,来这里制定酒店和各个位置的安全分析,事成后,将会拿到1万美元的报酬。

然而,来到印尼后,他发现事情有点不对。他被要求见的那些本地人总是不断跟他要钱。

派给他的车旁边总有一些人埋伏在那里,等他靠近才会消失。

有一天晚上,他的司机直接不听他的指示,也不肯停车。A怒了,大声咆哮后,对方才不得已停下来。

后来,A辗转回到了曼谷。

到了这里,他还是认为自己遇到的真的是Schwarzman本人,只是她有点情绪不稳定,有点好色,还很爱酗酒而已。

当他问她要钱时,她说三天内支付。然而等到第四天,钱还是不见踪影,问了在银行工作的朋友后,A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被骗钱还是小事,有的人被骗子折磨的精神崩溃!

“我有一段时间完全无法信任别人。她真的摧毁了我的脑子。”

B是一名摄影师,他也在骗子的忽悠下来到了印尼。对方表示自己是《蜘蛛侠:英雄归来》的电影制片人Amy Pascal。

在拍摄行程过半时,她问他能不能多呆几天。他同意了,于是他又去了印尼的日惹市。待得越久,他跟“Amy Pascal”的感情越深。

有一次,“Amy Pascal”跟他说:我知道你爸妈住美国东岸,也许有一天我可以成为你洛杉矶的妈妈。

她一天给他打两次电话,有时候更多。有时,她会在凌晨4点飙电话过来。

如果B对她说自己还在倒时差真的很累时,她就会无比生气:

“我不跟累的人一起工作!在好莱坞,我们永远都不会累!我们意志坚定!如果你累了,那我可以找不累的人合作!”

听到电话里的“大佬”生气了,B很害怕,他赶忙道歉。

从那时候,他每天都会很早起来做俯卧撑,等着接对方电话时自己能精力充沛。

为了适应对方的节奏,他还砍掉了不少自己的睡眠时间。

“Amy Pascal”对B任何的语气变化都非常敏感。一旦听他语气有一丁点起伏就会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那时起,B开始注意自己讲话的语调,一点点不对就会拼命跟对方解释,生怕让“大佬”不满。

每次他问钱的事情,她总会想各种办法拖延,有时是电汇编码弄错了,所以她要重新汇一次,然后又要等5个工作日,但节假日又来了,又要再次延迟。公司账号的电汇需要更多时间等等。

她总有她的理由,听起来也都蛮合理的。B就真的相信了。

“毕竟她是身价百万的制片人,会少我这点钱吗?”

他回美国后,她又让他去巴厘岛,说有个知名的制片人对巴厘岛的景色很感兴趣。

这时候,B有点怀疑了,他要求见面或者视频聊天,总之要见见她。“Amy Pascal”听到这个要求,立马怒不可遏。

但这次B没有退让,直指她没有遵守的各项承诺。看到B这个样子,她又换了一种策略。

“你都努力这么久了,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

她又找了更精妙的借口,总之最后,B又被忽悠的云里雾里,最后还真的又去了巴厘岛。

那次巴厘岛之行是个噩梦。B花光了自己的积蓄,一分钱没挣到,她还不停的打电话给他。

她说她会在纽约跟他见面,结果呢?当然是没有!到了1月底的时候,他再发邮件给她,对方已经直接拒收了。

到了这里,B竟然松了一口气:“她终于露出真面目了。至少现在我知道真相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当晚,她又给他打来了电话。。。

她已经掏空了他的积蓄,她还想干什么?大概到这里,她单纯只是想继续玩玩他…

慢慢的,她的电话少了,一天只打一次。B渐渐醒悟后忍无可忍,联系了FBI,一名警官问他:你有没有签合同?

“签了”

“那就只是一次糟糕的交易啊”

他不放弃,又去找了第二警察,然而对方态度还是一样。直到第三个警察,终于愿意站在他这一边,但也表示无奈:“这钱数额太小了,无法签发调查令啊”

他又去咨询了律师,律师告诉他,他是众多受害者中的其中一个。

尽管各地执法机构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个骗子的存在,但他们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压力。

骗子非常巧妙的让自己的诈骗保持在不会引起各国警方注意的尺度内,比如她的电话可能是在英国打来的,受害者是在美国接听的,钱是在印尼骗的。

而且每次,她都不会骗太多,保持在5000-7000美元之间,如果是好骗的受害人,她会少量多次的骗。

他们应该有一个团队,但中心人物就是那个跟受害者沟通的女人。

她的声音被不少受害者录了下来。她咄咄逼人,强势凶猛,面对质疑,丝毫不退让。

2015年底到2016年初,她主要针对的是英国的化妆师,所以大家纷纷猜测,骗子之前可能在英国做过化妆师,而且在好莱坞也混过。

虽然她的口音模仿极其到位,但通过她讲话的用词,一些受害者分析她可能是亚裔。

同时,她可能还有个年纪较小的娃。

因为有受害者在跟她通话时曾听到她对孩子说:“亲爱的,安静点,我在打电话。”

而她能骗那么多美国人,说明她肯定去过美国,对好莱坞的情况很了解。

这个骗子不仅坑了受害者的钱,也让那些她冒充的名人无比困扰。有的受害者被骗之后,以为骗他的真的就是好莱坞某某大佬,直接上人家门口大喊讨债…

目前,有三个制片人已经找了私人调查机构来调查这个骗子。但到现在,主骗的真面目也没人见过。

每个月,调查机构都还会接到两三个新受害者的电话。那些被骗的受害者每个都恨的牙痒痒,却完全束手无策。

A表示,她惹错人了,如果哪天让他碰到那个骗子,他一定会给她好看!

B表示,如果真的找到这个骗子,你会发现她不仅非常聪明,可能还是个反社会的人。

“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我在地板上躺了很长时间。我真的想不通。她跟我混的那么熟,几乎知道我的一切。然而最后我发现她跟其他人竟然也保持着这么亲密的关系。太疯狂了。”

——————–

树间失格:这人也挺牛批的

一只烂桃啊:这个女的太厉害了吧,各种口音都能模仿。而且思维也很厉害,骗局细节也太精细了

黑糖珍珠舒芙蕾a:我是秦始皇,我算了来不及说那么多了,先给我打钱就完事了

ThatStuBBornKid:有些反社会性人格真的牛批,可以完全不带感情的跟你演戏还演的特别好,各种manipulating你的精神与生活,这的很可怕

淡妆丶怎么抹:骗子都这么博学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

流云逸散:这骗子也是无敌了,心理研究很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