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廿四日在国会听取关于马其顿案的辩论。

「这是现代版奥德赛的终点。这是解放之日。我们不会忘记希腊纾困的教训以及受辱的原因。」

慷慨陈词的是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去年八月他特地选在荷马史诗《奥德赛》(The Odyssey)的终点绮色佳(Ithaca)岛,宣告希腊总算脱离九年的纾困期,和打完特洛伊战争的绮色佳国王奥德秀斯(Odysseus)在海上迷航十年终于回到家乡,相提并论。

领国家走出危机

才带领希腊从破产的断崖脱险,齐普拉斯一举解决困扰邻国马其顿廿七年的正名问题,准备在巴尔干半岛历史上留名,却差点让他领衔的联合政府遭不信任投票推翻。

法新社称他为「不情愿的改革者」。看似集财政改革者与和平维护者形象于一身的齐普拉斯,可不是一开始就这么佛心来着。

参加过共青团,学运领袖出身的他在政党「极左联盟」(Syriza)快速崛起,廿五岁当上知青党部书记,卅二岁竞选雅典市长,卅三岁当上党魁,卅五岁成为国会议员。

希腊最年轻总理

或许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吧!二○一五年当上希腊一百五十年来最年轻的总理,齐普拉斯一上台就杠上各大债主,以反撙节急先锋之姿要挟欧盟放宽纾困条件并减债,否则不惜赖账倒债。

德国总理梅克尔与当时的法国总统欧兰德尽管恼火,仍好说歹说劝齐普拉斯改弦更张,同意进行更多的改革,以免希腊被赶出欧元区。

转型负责的左派

齐普拉斯的大转型让许多人另眼相看,包括欧盟财经事务主管莫斯柯维西。他去年接受法国费加洛报采访时表示,齐普拉斯刚上台时扬言撕毁纾困协议,让他很焦虑不安;但很快就发现齐普拉斯「头脑聪明灵活,让民众改变想法,自己也转型成为负责任的左派。」

学的是工程,却走上政治这条路的齐普拉斯,一九七四年出生在雅典郊区,整肃左派的军事独裁政权垮台的同一年。齐普拉斯与高中同学、电子工程师巴齐安娜育有二子,但未结婚,在民风保守的希腊不多见。齐普拉斯的偶像是拉丁美洲共产革命英雄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崇拜到将次子取名为Orfeas Ernesto。也有人说他崇拜的是已故委内瑞拉总统查维兹(Hugo Chávez)。

只是齐普拉斯上台后的所作所为,让极左派很不谅解,包括曾参选法国总统的盟友梅朗雄,他称齐普拉斯是「欧洲政坛数一数二的可悲货色」。

促成马其顿正名

欧盟其他领袖可不这么认为。在希腊脱离欧债危机后,齐普拉斯解决马其顿的正名问题,颇受肯定。德国总理梅克尔便说,尽管两国内部都有强烈反对声浪,齐普拉斯仍勉力促成协议,对此她「心存感激」,还说她非常相信协议「对北马其顿、希腊和欧盟都有好处」。

在齐普拉斯力推下,希腊与马其顿去年六月达成协议,以马其顿更改国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作为希腊同意马其顿加入欧盟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条件。齐普拉斯表示,马其顿正名是他任内第二重要的政绩,仅次于希腊脱离纾困阶段。

政绩叫好不叫座

但他为此付出代价:数万民众上街抗议,国防部长辞职表达抗议,领导的右派政党「独立希腊人党」同时退出执政联盟,使执政联盟失去国会多数地位。齐普拉斯随即要求国会对他领导的政府举行信任投票,仅以三票差距惊险过关;马其顿案也只以七票优势低空掠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