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听说过过意大利卡普里岛(Isola di Capri)的波澜壮阔,也领略过卡普里岛蓝洞的静谧深蓝。

但是你知道么,在卡普里岛上有这样一座世界上最孤独的别墅,安静的矗立在卡普里岛的一角。仿佛与世隔绝的别墅,竟然还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曾经更是差一点属于中国!

今天圈哥就来带大家看看,这座最孤独的意大利别墅——马拉帕特别墅 (Villa Malaparte)

这栋别墅矗立在萨勒诺海湾上方32米的高崖上,与世隔绝,只能步行或坐船才能到达。红色的外观和如同翻转的金字塔般的楼梯,特立独行的外观和设计,使它成为世界建筑中的一件杰作,并被认为是意大利现代主义建筑的标志之一。

如果要来讲述这栋别墅的故事,那么就一定要认识它的主人。别墅的主人是一名叫库尔齐奥·马拉帕特(Curzio Malaparte)的意大利人,他是意大利著名的作家、诗人、记者和剧作家。

别墅在设计之初,马拉帕特原本是请了理性主义建筑师阿·利贝拉来设计。但当时马拉帕特不太满意利贝拉的设计,因为他希望这栋别墅“要像他自己”,于是便亲自修改,才有了现在马拉帕特别墅现在的模样。

马拉帕特的一生也是如此的富有传奇色彩。他参加过法西斯活动,并且曾被誉为法西斯的理论家。但是在他认清法西斯的本质之后,便将笔化作刀剑,以激扬的文字指出了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暴行。

之后,他便受到了当时政府的迫害,被流放到西西里岛,这一待便是五年。至此,我们就能理解他的那句,别墅“要像他自己”,那就是:自带孤独感。

在西西里的五年时间里,马拉帕特日日面对着无边的大海,与涛声倾诉。而那座他自己设计的别墅也与他一样,在卡普里岛孤独的一角望着海浪,他们仿佛就是知己。

诗人海子曾经说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而在这栋面朝大海的“海景房”只有如泣如诉的孤独低语。

而更加具有传奇色彩的是,这栋别墅竟差点属于中国

1956年,马拉帕特应邀访华,受到陈毅元帅接见。访问时的所见所闻使他深受震动。这时他突然患病,在中国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使他极为感动。回到意大利后他写了《我爱中国人》,由北大田德望教授翻译发表,成为第一篇直接由意大利文译为中文的作品

但是第二年,马拉帕特就在意大利罗马去世了。而他的遗嘱里就写道:中国人民的爱慕者(马拉帕特他自己),将把马拉帕特别墅留给中国。

Ammiratore del popolo cinese, l'”Arcitaliano” Malaparte lasciò alla Repubblica Popolare di Mao Tse-Tung la proprietà di Villa Malaparte。——摘自维基百科

但当时中意没有建交,遗嘱未能实现。这就是马拉帕特别墅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整栋别墅的外观呈现出强烈的几何感,使它与周边的环境截然不同。它能创造出一种独立于环境的建筑语言。

这栋别墅就这样与它的主人马拉帕特,相互陪伴相互回应着。

但自从马拉帕特去世后,这栋别墅就真的成了最孤独的别墅。这栋别墅被荒废了,被遗忘了。它孤独的矗立在这海天一角,仿佛当年被流放的马拉帕特。

直到1963年,法国大导演让-吕克·戈达尔在此地,拍摄了经典电影《轻蔑》。这座建筑与电影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尤其是这个带有强烈仪式感的天台,仿若舞台一般,在这里上演着主人公们之间的情感冲突。

电影火了,这个别墅也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所以在90年代,马拉帕特别墅得以重建,内饰也被重新修缮。

从墙上的窗户望去,窗外的景色便如同装饰画一般。

内部的装饰和色彩也是相当的简洁明了。

而到现在,马拉帕特别墅已经变成世界上被拍最多的建筑物之一,时尚设计师们也常常向它致敬。

Hugo Boss 2011春夏 Campaign▼

Zegna fragrances UOMO男士香水也选择在这里拍摄▼

库尔齐奥·马拉帕特曾说道:“现在我生活在一座岛上,在一座非常朴素而略带忧伤的住宅中,我亲自在海边的一座高崖上建造。它就像是我的渴望。”

你们感受到了马拉帕特的渴望了么?

直到90年代,马拉帕特别墅的重建和修复才开始。作家的曾外甥 Niccolò Rositani 将这座别墅重新带入到公众的视线。在1980年,海杜克在 Domus 605 中写道:“马拉帕特别墅是私密的,是充满了矛盾的住宅。它是一个可以消费的物品。它是一个孤例,是岛边高塔倒塌后的一个碎片。它是一具传出轻柔哭泣的石棺。它低语着那不可阻挡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