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蝇虽小,但也是肉。对于明星而言,拿到上千万的代言费固然重要,但是说一句话就能赚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的生意,自然也不能放弃。

近日,AI财经社在网上发现,有人打着艺人经纪人旗号,出售明星VCR视频,内容可自行定制,以祝福或支持品牌产品为主,售价多在3000元以上,知名艺人单条视频价格甚至能达到近百万。

一句话至少赚3000,港星性价比高

何为明星VCR视频?打开短视频app,搜索“明星祝福”,不难找到一些早年活跃在电视上的演员、主持人,对着屏幕送出祝福。这些视频话术几乎完全相同,先打招呼,表明自己是谁,然后是具体祝福的内容。可能是为某一品牌或产品点赞,也有祝福某项活动顺利举行,甚至还有给个人的祝福,祝福某对夫妻新婚快乐。

一对近期结婚的夫妻就得到多位明星的祝福,仅以新娘自己发在网上的视频计算,就有12位之多。其中包括《我爱我家》中贾圆圆的扮演者关凌、相声演员侯耀华、小品演员郭冬临等等。几天前,福建霞浦一男子当众向女友求婚,现场的VCR还播放了林俊杰的祝福视频,当天求婚视频在众多霞浦人的朋友圈刷屏。

网友评论有羡慕有赞叹,也有人有疑惑:这些人怎么跟这么多明星认识的?其实完全不需要认识,有需求就有买卖,只要愿意花点钱,自然有人帮忙搞定这些。

AI财经社以买家身份,联系多位出售明星祝福的经纪人。他们大多表示,想要谁都可以去联系,或者给出准确预算,没有确定意向单纯询价的,他们不愿多聊。一位经纪人直言:“你就别问这些傻话了,有活儿再找我。”有人解释称,因为如果客户通过不同的人去问同一个艺人的价钱,可能会导致该艺人要价上涨,原本想货比三家,反而得不偿失。

其中一位经纪人推荐了某位喜剧演员,是赵本山的徒弟,上过多档喜剧节目。此人要价3000元,是他这里最便宜的一档。如果愿意花几万元,可以找歌手金莎录制。在一些经纪人那里,如果选择便宜的艺人,需要多位打包购买。有人在微信介绍中开价,3万以下的艺人,需要5位以上打包录制。

经纪人严某称,要是有想找的明星,他也可以帮忙找。AI财经社随即提出几位当红艺人,严某却表示,他们都不给录,而且要价贵,可能接近百万。在AI财经社表示,可以考虑出这么多钱时,他又称,给了钱也不一定能录。

哪些艺人可以录呢?严某说:“可遇不可求,靠关系。”他没有具体解释什么叫靠关系,只说如果关系好,塞个红包就给录。随后,AI财经社又询问几位湖南卫视的主持人,严某称,像杜海涛这样的主持人,大约需要二十几万一条。

一位广东老板专做香港明星生意,他觉得内地又贵又麻烦,费了力气打通关系对方也不一定给录视频。香港明星就不一样了,价格便宜,配合度高,认知度也不一定会比内地低。有些人虽然普通观众叫不出来准确名字,但是一看到脸,立马就能想起他们演过的角色。

他推荐一位叫做黄一山的港星,此人早年曾与王晶等大导演有合作,在《逃学威龙》、《唐伯虎点秋香》等多部作品中为周星驰作配。广东老板说,黄一山录一条视频三五千元就能搞定,而且非常配合,他有一次发过去录制内容,不到4小时对方就发回录好的视频。

这位广东老板表示,要找当红的也可以,就是贵。比如佘诗曼,一条视频要10万元,不过这个价钱相比内地明星已经可以说是低廉。港姐出身的佘诗曼,十几年前就靠着《金枝欲孽》拿到多项大奖,在tvb站稳脚跟,是香港最受欢迎的女演员之一,今年更是凭借《延禧攻略》中“娴妃”一角红遍大江南北。内地同等咖位的明星,即使再给10倍的价钱,也未必能答应录祝福视频。

二三线明星更滋润

谈好价钱后,通常是先将资料及录制台词发给经纪人,和明星本人或其团队确认内容没有问题后,再签约付款,明星有权对台词做适当调整。因为不是品牌代言,所以不能拿产品录制,过于商业化或广告化的VCR一般也不能录制。通常情况下,一周内可以交付成片,个别可能要半个月。

有经纪人特别提醒说,这些视频最好不要发在微博等公众平台上,商家门店内、公司内部、微信朋友圈等平台可以正常使用,不过千万不要出现“代言人、形象大使”等文字信息,只能按照明星录制的视频内容宣传或推广。

在分享明星VCR祝福时,不能扩大宣传效果。有经纪人提供了标准话术:感谢知名演员/歌手XXX,为XXX品牌送上祝福,同时祝XXX艺人星途无量。

也有经纪人表示,有明确不能录制的雷区,比如金融、整形、减肥丰胸等敏感及灰色产业。一些经纪人也不接洽婚宴及寿宴的祝福视频录制。

个人购买祝福视频的情况毕竟是少数,对于这些售卖明星祝福的经纪人来说,最主要的买家还是微商。微商购买视频后,通常会在朋友圈或者微信群内发布,其实就是打着明星为产品背书的擦边球,为自家产品增加信任度。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视频,无法区分代言和祝福的区别,很自然就会误以为该明星为这些微商产品代言。

对于明星来说,录制祝福视频是件划算的买卖。虽然与真正的代言相比,录一条视频的收益只是九牛一毛。但是录制视频需要时间短,通常在10~60秒之间,不需要前期做任何准备。另一方面,祝福不是代言,不需要为产品代言,随时可以撇清关系。一般艺人代言一款产品后,不能再代言同类型的产品,但是录制视频没有限制。

谁会嫌赚钱多呢?不过对于顶级或一线明星而言,接受这类工作是冒着很大风险的。首先是因为这些人关注度高,很难闷声赚钱。一旦被人发现他们给微商品牌送出祝福,即使确实不是代言关系,也被拿出来炒作,很容易被误解。二是他们身上通常背负着知名品牌的代言,或者正准备争取某些代言工作,需要维护自身形象,自然不能让这些零七八碎的生意影响了主业。

毕竟,微商在大众的观感里,和低端等负面概念脱不了干系,甚至大多数人看到微商就联想到骗子。不久前,某微商品牌预告其全球代言人剪影,曾隐晦指向蔡徐坤,此事立刻引起粉丝抗议。蔡徐坤粉丝后援会马上出手,与其所在团队经纪公司确认证实,该代言为“虚假代言”,并表示决不姑息这种恶意行为。

与他们相比,二三线艺人就轻松得多,没有那么多眼睛盯着他们,身上也没有大品牌的代言,并无维持自身商业价值的需求,远比正当红的艺人滋润得多。

明星的字画生意:一个福字5000元

除了录视频以外,有一技之长的明星还有别的生财之道。比如著名主持人赵忠祥,因会写毛笔字,还做起了书画生意。

一位ID为“赵忠祥助理”的用户在某知名短视频app上发布多条赵忠祥写字视频。视频中,赵忠祥在一张红色圆卡上写下一个“福”字,或许是觉得没有发挥好,写完后他又在个别笔画上描了两笔。背景中还可以看到一字排开的若干张同样规格的空白圆卡,正等待赵忠祥的墨宝降临。

除了正在写字的视频,该用户的主页中还有赵忠祥拿着自己写好的字展示的视频,比如与一对男女共同举着一副“花好月圆”,祝他们大吉大利,白头到老。

“赵忠祥助理”在视频简介中称,如果喜欢赵忠祥的墨宝,欢迎私信。AI财经社私信向其询问赵忠祥字画的具体情况,该用户称,一个字5000元,祝福视频一条3000元。在没有流露出明确购买意向的情况下,一天之内,该用户主动降价两次,降到4000元一个字。随后,AI财经社在另一个同样售卖赵忠祥的卖家处得知,同样的圆卡福字,只卖3500元一副。

与赵忠祥这种低价走量的销售方式不同,娱乐圈中许多艺人一副字画通常要买到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不过一般能卖到这个价钱的艺人,不是学艺多年有真才实学之人,就是人气极高的当红明星。

比如演员徐锦江,在影视作品中常扮演如金毛狮王谢逊、鳌拜、鲁智深等粗莽大汉,但实际上他还是位科班出身、画功了得的画家。徐锦江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师从岭南派国画大师关山月,因为种种原因,改行做了演员。他曾在北京举办作品展,一幅画据说卖出了80万的高价。他的画作《虬松劲罗衫湿》更曾被出价到700万元台币(约合人民币157万元),不过徐锦江没舍得卖。

一些人气明星虽然画出的作品不怎么样,但因为粉丝多,有话题度,也能卖出高价。在2016年的一场慈善晚会上,Angelababy为晚会特别创作的画作《未来》被拍出18万的高价,由美图公司最终竞得。有网友评论这幅作品“一言难尽”,连粉丝也很难跨出口,不过因为是为了慈善事业,所以并未有人苛责Angelababay。

不是所有人都能坦然接受作品被拍出高价。2011年,著名主持人倪萍参加一次慈善义拍,她选择一副名为《韵》的作品参与拍卖。当时,倪萍学画仅一年,当她得知《韵》起拍价格为20万元的时候,直呼:“真的不值这个价钱。”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当价格喊到118万元时,倪萍觉得价格太高,竟然自己敲下了竞拍槌。拍卖过程中,她曾一度让助手多拿几幅作品,作为赠品奉送给竞拍者,不过被拍卖师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