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欧盟重要国家的法国和意大利,近期因为内外事务的分歧,关系越闹越僵。2月7日,法国决定重回驻意大利大使,做出仅次于断交的最严厉警告。本来就对是否留在欧盟犹疑不定的意大利,此次与欧盟两大发动机之一的法国闹翻,造成的危害和冲击比英国闹脱欧还要大上很多。

意大利接连与法国人唱反调

本轮意大利和法国的外交冲突始于1月21日委内瑞拉的政治危机。1月21日委内瑞拉爆发街头运动,1月23日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自任为委内瑞拉总统。法国、德国等欧盟主要国家立即跟随美国,决定承认瓜伊多为委内瑞拉合法领导人。2月初,法国等国家意图在欧盟通过一项支持瓜伊多的议案,而此时意大利做出了一个不寻常的举动,在欧盟否决了法国提出的提案,使得这些国家被迫以联合声明的方式表达了对瓜伊多的支持,而未能以整个欧盟的形式表达支持,这也让欧盟的分裂直接显现。

当时意大利政府给出否决法国提案的理由是,反对其他国家干预委内瑞拉的内政。仅仅过了几天,意大利副总理迪马约就现身说法,告诉法国人干预他国内政有多么可恶。2月5日,意大利副总理、五星运动党领导人迪马约前往巴黎郊区与黄马甲运动领导人举行了会谈,这让马克龙政府愤怒异常,谴责意大利公然干预法国内政,这也直接导致了法国宣布从意大利召回大使。意大利的这一做法会让委内瑞拉以及支持委内瑞拉的俄罗斯等国欢欣鼓舞,也把法国人处理国际事务的双标面目暴露无遗。

委内瑞拉还没怎样,欧盟先内讧了,意大利法国因何闹到断交边缘?

意大利为何持续挑衅法国?

2018年6月意大利发生了政权轮替,长期执政的中右翼、中左翼政党丢掉了政权,奉行民粹主义的极右翼政党五星运动党和北方联盟组成联合政府上台执政。意大利新政府上台之后,法国和意大利的关系就非常微妙,双方在多项重大重要事务上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第一,在移民问题上分歧严重。意大利新政府上台之后实行严厉的移民政策,直接关闭了意大利南部港口,禁止来自中东北非的非法移民在意大利登陆。意大利的单方面行动,使得法国的移民形势异常紧张。法国也被迫放下所谓人道主义的伪善面具,公开拒绝接受难民船,这也让马克龙政府饱受法国国内“白左”和移民阶层的批评。在移民问题上丢分的马克龙,当然对让自己难堪的意大利愤怒不已。

第二,在经济政策上分歧严重。意大利是目前欧洲各大国中经济最糟糕的国家,经济增长率只有1%左右,而失业率却高达10%,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早已超过100%。意大利新政府上台之后,提出实行大规模减税政策、推动意大利基础设施建设升级等一系列积极的财政政策,而这些政策本身又将扩大意大利的债务规模。意大利政府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要求欧盟宽减2500亿欧元的债务,而法国、德国等欧盟大国不仅拒绝了意大利的要求,反而提出要按照欧盟的相关规定,对意大利超规模发债课以罚金。最终在欧盟的压力下,意大利被迫将2019年的赤字率从2.4%下调到2%左右。但是法国等欧盟国家的这一做法,也使得意大利现政府带领意大利走出经济困局的努力,遭遇了沉重打击。

第三,在外交方面分歧严重。意大利政府认为意大利和整个欧盟内部问题已经非常严重,在对外政策上应该更加低调和务实,反对干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内政,给欧盟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和负担。马克龙政府为了转移国内矛盾,体现法国的大国地位,上台后在叙利亚、委内瑞拉等多个地区紧跟美国人的步伐,这也让意大利人觉得法国外交政策华而不实,作秀的痕迹明显。

委内瑞拉还没怎样,欧盟先内讧了,意大利法国因何闹到断交边缘?

本届意大利极右翼政府上台执政之前,就对欧盟的作用有很强烈的质疑,但是由于英国在脱欧问题上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使得本来就非常脆弱的意大利,现阶段也不敢尝试脱离欧盟。意大利更希望欧盟在经济政策等方面能够更加务实,考虑到意大利等欧洲国家面临的实际困难,放松对一些重要经济指标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意大利当然希望法国能由黄马甲或者勒庞这样的民粹主义者上台执政,这样意大利在欧盟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的支持。这次意大利副总理会见黄马甲运动领导人也是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现在欧盟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三大经济体的争斗可能才刚刚开始,欧盟的分裂将会更加显性化。

意大利新政府虽然想法很多,但是由于法国、德国等欧盟主要国家的观点非常接近,意大利人想要在欧盟框架内挑战法国,难度还很大。不过法国马克龙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即便意大利老实下来,不再给法国施加外部的压力,他能否保住现政权,也是一个未知数。在整个欧洲都处于经济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民粹主义政党席卷欧洲并非不可能。如果法国真由极右翼政党上台执政,对于整个欧盟的政策走向乃至全球政治格局都会产生重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