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2月5日,天主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结束了自己的阿联酋之旅,返回到罗马,在专机上,他接受了记者访问,并公开承认,有神父和教士性侵修女,甚至强迫她们堕胎、当性奴!这是目前天主教教宗首次公开承认修女正在遭到性侵。

1.意大利、印度……各地修女遭遇性暴力

2000年,一位修女穿着整套长袍,紧握着玫瑰经念珠,向《美联社》吐露自己在意大利波隆纳(Bologna)的大学遭到性骚扰的经历。

当时她向一名神父告解,但对方突然站起来向她身上贴过去。虽然修女身型娇小,但并不脆弱,她非常惊讶,站起来使尽全力将神父推回座椅。但一年后,她又被另外一位神父性骚扰。她说:“这打开了我内心巨大的伤口,我只能假装这事从未发生。”

其实早在1994年,已故的修女欧多诺修(Maura O’Donohue)就曾向梵蒂冈教廷提出一份涵盖了多国的调查报告,报告指出,光在某个普通教会里,就有29位修女遭到性侵,报告中还说,在非洲,那些非洲教士因为担心从妓女或其他女性那里泄欲,会被感染上HIV病毒,从而把目标转向为修女,因为修女是“较为安全的性伴侣”。

到了1998年,还有位叫麦当纳(Marie McDonald)的修女也向梵蒂冈官员与神职领袖的反映,非洲教士强暴修女的情况已经非常常见,而且一旦修女怀孕,教士们还会要求她们堕胎。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性侵问题在罗马的修女进修学院也同样存在,因为这些修女常常在撰写论文时,寻求神学院学生或教士“帮忙”,而提供性服务就是她们换得“考核通过”的方式。

早在去年7月《美联社》就揭露了天主教修女遭到性侵和性骚扰事件,案例遍及了欧洲、非洲、亚洲、美洲。

2.只能“沉默”

既然有那么多的修女遭受过性侵犯,为什么没人反抗呢,其实她们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一名美国修女最近在巴基斯坦就如何防范性侵作报告时,就建议:首先不要向主教或神父举报,因为他们也可能是性侵者或包庇者。

对于许多受害的修女来说,她们常不愿透露自己遭到性侵,因为她们担心证词不会被教会成员相信。曾经就有智利的数名住在小教堂的修女,决定在电视上公开她们遭教士与其他修女性侵,可上级却对此不闻不问。

在骚扰面前选择沉默,这是大部分修女的无奈。去年,一名印度修女控告一主教4年来于不同场合对她实施了13次性侵!她屡次向教会反映情况,但结果总是不了了之。

刚开始,事件被媒体曝光,印度警方也开始介入调查。然而涉事主教对性侵一案表示否认。主教称,这是该位修女针对他的报复。

因为报案修女曾在2016年11月因违反教堂规定而被这名主教处罚。这位主教还反控修女行为不检,因为被主教惩戒后心生不满,就开始捏造故事。而印度警方则称由于取证困难,最后这个案子也就不了了之。而当面临审判的主教被保释时,许多神父还因此庆祝。

在印度,当地有大约1800万名天主教徒,但对比起13亿信奉印度教的人口,天主教徒只算少数派,丑闻会破坏教会形象,所以很少有受辱修女敢于公开事件,即便公开了,问题也得不到解决,甚至还会被报复!

3.揭露教会内部不轨,教士反遭停职

有一位逃出来的修女曾感叹:“在耶稣眼中我们都是上帝的儿女,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修女却无法获得平等待遇!”

其实之所以修女长期遭到性侵,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天主教中,长期存在着视女性为“次等人”观念。

《风传媒》曾经报道,天主教教会长年由男性主导,性别不平等的情况存在已久,也是导致性虐和性侵频传的主因。

一直以来,那些高高在上的主教与神父都将修女视为卑微的奴隶,修女被迫为他们煮饭打扫,却几乎没有坐上餐桌的机会,她们经常在没有合同保障的情况下长时间劳作,但报酬却少得可怜,甚至没有任何报酬。

去年,一位梵蒂冈官员曾向《美联社》表示,目前教廷将重心放在保护儿童与青少年身上,然而那些易受伤害的成人,仍应得到同等的保护。

他说:“我们应该要鼓励女性神职人员受到骚扰时反映,并且要鼓励教士们认真对待这些案件,确保有罪的教士受到惩罚。”

尽管梵蒂冈官员声称应该保护女性神职人员,但罗马宗教大学的执行主任迪马苏尔却点出遭遇性侵、性骚扰的修女面临最严峻的难题:那些申诉很难受到高层认真对待,因为教士永远可以将过错推给修女,说:“这是她想要的。”

更可怕的是,教会内部的封闭体系也非常黑暗,那些揭露教会内部不轨情事的教士,反而会遭受处分!

2013年,乌干达的穆萨拉教士向当地的天主教会发表公开信,指出当地教士与修女发生过性行为,却遭遇停职处分,直到今年5月,穆萨拉公开道歉,才获准复职。

乌干达总主教欧达马还称,针对个别教士无法证实的指控,不得用来批评整个教会,“个案”就应该以“个案”来看待,他们并不代表教会整体!这样的说辞简直就是耍无赖,因为在过去,天主教早已被曝光了多次性侵儿童的行为,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幸运的是到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修女受到了国际上“Me Too”运动的鼓舞,也开始出面揭发那些神父与主教的恶行。

去年,代表超过50万名修女的国际女修会就公开谴责“沉默与保密的宗教文化”纵容恶行,并呼吁修女举报。

种种的舆论压力摆在教会面前,一直到了今天,天主教宗方济各才坦言:“这些都是真的……确实有神父甚至主教做出这种事……我认为这种事是一直持续发生的,因为这不是你发现就能阻止的事;我们已经着手处理一段时间了,目前虽然已撤掉了几名涉事神职人员的职务,但我们还应该做得更多。”

虽然教宗许下了这样的承诺,可即便如此,我们依然要打上问号,宗教的外衣属实华丽,但下面到底有多少虱子,只有那些“内部人士”清楚,况且世界上有多少修女、宗教女信徒遭到过性侵、性骚扰,至今还是一个不能说破的谜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