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4月

一條視頻顯示敘利亞受到“化學武器襲擊”

美國打着“正義”的旗號

向敘利亞發射上百枚巡航導彈

但是

假的永遠都不會成為真的

BBC製片人近日承認

那條把敘利亞推向深淵的視頻

是一場精心策劃、自導自演的騙局

去年4月,一段敘利亞杜馬鎮遭受“化學武器襲擊”的視頻在網絡上瘋傳。

據視頻內容顯示,受到毒氣襲擊的大多是婦女和兒童。有的口吐白沫、有的已經死亡,屍體中還有年幼的孩子。

此外,在當地醫院,到處都是受到“化學武器襲擊”的人在積極的接受治療。

被救治的孩子中,還有一個看似1歲左右的嬰兒。

不知所措的孩子正在尋求幫助

視頻截圖:敘利亞杜馬收到化學武器襲擊的孩子

圖源:《衛報》視頻

1歲左右的嬰兒號啕大哭

圖源:《衛報》視頻

受到襲擊的孩子在接受治療

圖源:《衛報》視頻

但是,這段讓人心碎的視頻,近日被證實完全是一場精心策劃、自導自演的騙局

2月13日,英國廣播公司(BBC)負責敘利亞新聞報道的製片人利亞姆·達拉提(Riam Dalati)在自己的推特上發表推文,

圖源:mintpressnews

“經過6個月的調查,我可以毫無疑問的證明,杜馬醫院中的場景是自導自演

在醫院沒有發生死亡。所有我採訪過的“白頭盔”、活動人士和相關人員不是在伊德利普,就是在幼發拉河底地區。只有一個人是在大馬士革。“

達拉提還說,在原本的視頻敘述中顯示,當時現場沒有足夠的醫生

但事實卻是,在拍攝視頻的的三四個人中,就有一個叫阿布·巴克·哈南(Abu Bakr Hanan)的醫生。

但他卻在拍攝視頻,從頭到尾沒有參與任何救助。

圖源:sputniknews

發表這些言論的數小時後,達拉提已經將賬戶轉為私人,未經允許其他人不能查看。

圖源:推特

此前(2月9日),新聞調查中心(Centre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的主任詹姆斯·哈金髮表過一篇文章,揭露“杜馬襲擊”背後的真相。

他說,“杜馬襲擊”事件中的錯誤信息,是宣傳戰的又一次“編排”

圖源:theintercept

達拉提也承認,當時在杜馬市確實發生了襲擊,但是並沒有使用沙林毒氣。是否使用了氯氣和其它,還要等禁化武組織查明。

其實我們稍微用腦想想,都能明白如果是中了沙林毒氣,用水沖頭是完全不管用的。

當時的很多細節都不合常理。但人們的恐懼、憤怒已經被視頻點燃,誰還管得了真假,誰還管得了理智。

雖然現在一切真相大白,但對於精心策劃視頻的人來說,視頻的效果達到了。

那些製作視頻的人已經得到了他們想要的一切。

還記得去年4月9日,在聯合國會議現場外,敘利亞代表巴沙爾·賈法里落寞的身影嗎?

那時候,賈法里剛剛代表敘利亞與美、英、法多國代表在聯合國會議上就“敘利亞政府使用化學武器”的事情展開激烈的辯論。

他為自己的祖國做出激烈的辯護,直指美國“才是最大的殺傷性武器”,但卻沒人相信。

美、英、法非但不聽,甚至還在賈法里演講時中途退場。

四天後,他們向敘利亞投下上百枚巡航導彈,把已經在戰火中掙扎7年的敘利亞人民,再次推向深淵。

其實,早在去年4月,在視頻大肆傳播的時候,就不斷有人質疑其真實性。

首先,敘利亞政府一開始就堅決否認並反駁他們使用了化學武器。

賈法里說:“說是化學武器攻擊,但是這些化學武器連一個武裝人員都沒傷到,所有受害者都是婦女和兒童。敘利亞政府的化學武器真是智能,專挑婦女和兒童。“

圖源:觀察者網

俄羅斯和伊朗也稱,“杜馬襲擊”完全是一次“白頭盔”的栽贓和嫁禍。

雖然法國總統馬克龍堅持說,他們手上握有敘利亞政府利用化學武器襲擊的證據,

但是俄羅斯軍方的專家在(2018年)4月9日調查了現場,沒有檢測到任何化學武器的痕迹。

圖源:TASS

伊朗媒體法爾斯通訊社也曾報道,在敘利亞政府軍佔據東古塔杜馬鎮郊區以後,他們發現了一處“影視基地”。

軍方人員在現場發現了相機和電影製作的設備。

敘利亞政府軍第四裝甲師士兵在“白頭盔”組織所在建築門口豎起了中指

而今天揭露真相的達拉提,也在去年4月9日發表推特:

“厭倦了活動家和反對派們拿已經死去的兒童的屍體為西方提供煽動情緒的場面了”。

圖源:觀察者網

後來,俄羅斯記者還找到了視頻中的一個男孩。

男孩說,他是被人帶到醫院的

“我們當時在地下室,聽到街上有喊聲,有人喊讓大家都去醫院。我們跑到醫院,剛進門,有人把他一把拉了過來,然後在他的頭上開始澆水。然後把我們和其他人一起放到了床上。”

圖源:theintercept

在導彈襲擊敘利亞後不久,新華社記者親身來到敘利亞一個被炸毀的研究所。

炸毀該研究所的原因是懷疑其中儲存化學武器。

但是,該中心的製藥和化學工業發展部主任無奈地說道:“假如真有化學武器,(現在)我們怎麼可能還站在這裡?”

圖源:觀察者網

但是,一切的一切都被美、英、法選擇性地忽略了。

為什麼?

不要問他們為什麼。

因為他們想打你時,不需要理由。

即使需要,隨便找一個就好。

甚至有時候,這個理由是搭台選角,一出假戲。

當大馬士革的天空划過一道道火光,105顆導彈逐一落下的時候,

那些牽強附會的理由,有多少人會去深究?

敘利亞人們吶喊真相的聲音,又有多少人可以聽見?

天空中回蕩的,只有爆炸的聲音,響徹雲霄。

在BBC製片人達拉提發布推特的第二天,俄羅斯駐英國大使館發表推文並@達拉提。

“BBC的工作人員曝出這件事,但是英國主流媒體卻選擇忽視這一切。

沒有頭條,沒有文章,什麼都沒有。“

圖源:觀察者網

同樣,美國的各大媒體也沒有相關文章報道此事。

為什麼?

The Mintpress news曾經報道稱,“白頭盔“的資金由英國外交部提供。

而除了英國,美國也是該組織的另一財主。

爸爸怎麼能說兒子不好呢?

西方媒體每次提到“白頭盔”,都將它們比喻成救死扶傷,大愛無疆的戰地天使。

他們的照片中,雙手高舉着嬰兒,配上文字:拯救。

《時代》雜誌將他們比作“拯救生命,拯救人性”的英雄。

講述“白頭盔”故事的影片,在2017年的奧斯卡上,獲得了最佳紀錄短片獎。

圖源:YouTube

這份來自戰火紛飛中的“人道主義關懷”,讓頒獎嘉賓感動得聲淚俱下。

可事實又是如何呢?

那些感人至深的視頻很多都是假的,而他們的破綻也已經太多了。

這張照片曾經讓全世界落淚。

一個敘利亞的5歲男孩滿身灰塵,臉上還沾滿血跡,他茫然無措的坐在救護車內。

然而,事後有媒體爆料,這張照片涉嫌造假。男孩被抱上車後,在救護車周圍的15名男子,不僅什麼都沒做,還高舉相機拍照。

在剛剛被轟炸過的戰區,人們難道不害怕新一輪的攻擊嗎。

還有一個名字叫做Aya的女孩,在2016年8月、9月、10月分別在不同的場景,被救了三次。

去年四月,瑞典醫生人權組織(Swedish Doctors For Human Rights,簡稱“SWEDHR”)公開發表報告,控訴“白頭盔”大量造假

那些所謂被救援的其實是已經死去的孩子。

報告直指“白頭盔”拍攝的一段關於毒氣攻擊敘利亞村莊的短片。

一名男孩的心臟正在被注射藥劑,但是注射器中的藥劑缺遲遲沒有推入。有媒體稱,注射器本身就是空的。

並且有人分析,從體征上來,這名兒童很可能在視頻中所展現的“救援”過程之前就已經死亡了。

圖源:SWEDHR

“白頭盔” 最可恨的地方,是他一直掛羊頭,賣狗肉。

“白頭盔”的全名是“敘利亞民間防衛隊”(Syrian Civil Defence)。

是敘利亞民間成立的非政府組織,由近3000名志願者組成。由於成員參與救援時通常會戴上白色的頭盔,而得名“白頭盔”。

他們的網站首頁標註着他們的行動宗旨:中立、公正、人道(neutral, impartial, humanitarian)。

但是背地裡,他們卻是一群做着政治交易勾當,欺騙世界的騙子。

在2017年奧斯卡的頒獎典禮上,影片的拍攝者之一,也是白頭盔的負責人雷德·薩利赫沒有出現領獎。

他給出的理由是:“近期敘利亞局勢緊張,救援工作繁重,無法脫身……”。

如今想想,應該是造假太忙,無法脫身,才更貼切。

曾經的敘利亞,是一個無比美麗的國家。

但是,多年的戰火讓整個國家斷壁殘垣,滿目瘡痍。

“白頭盔”的視頻造假可惡,但它們作為戰爭幫凶的事實更可恨。

是他們的造假,成全了戰爭。

23歲的敘利亞理髮師穆罕默德曾在街上抗議。

他說:“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都會站在敘利亞一邊。我們不怕,因為堅強比導彈更有力量!”

可是……人死不能復生。

面對敘利亞幾十萬無辜死去的冤魂,

那些策劃一切的人,你們的良心難道不會痛么?

人行一世,你當知道偽善比純粹的惡更可怕。

從這角度上講,造假杜撰出敘利亞化武攻擊的人比IS的人更可惡。

他們利用了人們的向善之心和憐憫之心,卻用一場謊言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當全世界的憐憫之心被這種偽善一次又一次透支,當人們真正需要幫助的時候,就不會再有人伸出援手了。

況且這種攪屎棍為這個國家的人民招來了空前的災難,每天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可惡!可憎!可怕!

你身邊是否有當初轉發過所謂敘利亞化武襲擊新聞的朋友呢?是否有跟你痛斥過發動化武襲擊的人呢?

可以把這篇文章轉給他們看。

讓他們明白,偽善比純惡更可怕!

這幾年,新華社派出了多位戰地記者,深入敘利亞,報道當地的情況。他們也是經歷了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