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尚界奉献超过七十年,行业最著名以及最受尊敬的设计师Karl Lagerfeld,于2019年2月19日逝世于巴黎,享年85岁。

 

这位生于德国的设计师一直以来因其毋庸置疑的才华和聪慧著称,他不仅为业界最具标志性的品牌带去了革命,还改变了时尚本身的方向。他的成就拓展了时尚的影响力,其外延深入名人文化到高雅艺术的各个方面,他为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行业注入了勇气、年轻和不羁。

 

Lagerfeld的工作势不可挡,令人眼花缭乱,即使在晚年,他的工作量也是十分巨大。他每年要为三个视觉上截然不同的时装屋——Chanel、Fendi和他的同名品牌——设计了十几个系列,并且是唯一一个每季度在巴黎展出两个高级定制系列的设计师。他经常拍摄和执导这些时装屋的广告宣传片,也为包括《Vogue》在内的许多重要时尚杂志拍摄大片。他是一位充满热情的合作者,在2004年,与H&M一起开启了快时尚/设计师合作的现象,他的设计天赋还投入到从Steiff熊到施坦威钢琴等等跨界合作之中。他甚至在巴黎还拥有一家书店。当然,Lagerfeld也是Choupette的守护者,这只白色的伯曼猫在Instagram上拥有超过10万的粉丝。

 

他十分善于捕捉当下的情绪,也是一个狂热的阅读爱好者和观察者,将他所看到、听到的所有东西都提炼成有力的时尚形象。 (他的图书馆拥有众多摄影和艺术书籍,估计总计超过三十万册。)「我很容易感到无聊。一生不断重复同一个主题对我而言就是一场噩梦」,他在1985年对《卫报》这样说道。因此,他孜孜以求、坚持不懈地追求先人一步,就要求他在平时绝情地从工作中剥离出来。他经常摆脱此前曾启发他的艺术、物件和思想。 「设计师必须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有电视天线的建筑,你捕捉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情的图像,把它录下来,然后忘记它,」他在1984年接受美国版《Vogue》采访时宣称。

 

他拥有众多缪斯女神:Inès de la Fressange、Anna Piaggi和Amanda Harlech,以及后来的蕾哈娜(Rihanna)、克莉丝汀斯图尔特(Kristen Stewart)和莉莉萝丝戴普(Lily-Rose Depp)。这些女性可能并不总是留在他的心中,而且外表上很少有共同之处,但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明显的性格和独特的美。他说,她们对他的创作过程至关重要。 「如果没有缪斯,这个过程将是非常抽象的,没有生命」,他在2014年对媒体表示道:「她们给予物品情绪和成型」。

尽管围绕他的文化旋风不断发生巨变,但Lagerfeld本人却始终如一。僵硬的白领、皮手套、太阳镜和马尾辫,使得他变成了一个超越其所代表的时装屋的人物形象。

Lagerfeld在1933年出生于汉堡的一个富裕家庭,14岁时搬到了巴黎,在那里他完成了在蒙田学校的学习,并在那里学会了素描。他很早就取得了成功,赢得了1955年国际羊毛大赛的大衣奖。 (同年,19岁的Yves Saint Laurent赢得了鸡尾酒礼服类别的奖项,两人成了朋友。)他随即被聘用为初级助理,然后在高级时装屋Balmain担任学徒。此后,他在1959年前往Jean Patou担任设计师。

1962年他离开Jean Patou时,他也离开了高级定制,显然,他厌倦了为富人设计那些正装。他成为一名自由成衣设计师的决定被业界认为大胆,甚至是鲁莽的。当时他的朋友、设计师Fernando Sanchez表示,Lagerfeld明白时尚正在发生变化:「他完全掌握了这个时代」,他在Alicia Drake为Lagerfeld和Saint Laurent的传记《美丽的秋天》(The Beautiful Fall)中说道:「他知道自己只想做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在一些老式的时装屋里工作。」

1964年,Lagerfeld 开始与Chloé合作。 Chloé的创始人Gaby Aghion鼓励他摆脱正式的高级定制的教育背景,采取更自由的方式进行设计。到20世纪70年代初,Chloé已经从一个仅在巴黎出门的品牌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知名度的时装品牌。

 

1965年,Lagerfeld将罗马时装屋Fendi加入了他的客户名单。他与Fendi姐妹紧密合作,让这个专注于设计奢华皮草的意大利品牌在全球声名鹊起 。尽管他自称时间短暂,但他在Fendi任职六十年的任期是任何其他设计师都无法比拟的。这么说吧,在人类登上月球之前,他就开始为Fendi进行设计了。然而,他在这间时装屋的工作并非没有争议。在1993年的一场时装秀中,他让色情明星Moana Pozzi和脱衣舞孃穿起了带花边的泳装,导致Anna Wintour直接离开了秀场,而其在系列中大量使用皮草也引来动物保护组织PETA和其他方面的大量批评。

 

这位设计师于1984年创立了他的同名成衣品牌,于2005年被出售给Tommy Hilfiger集团,目前由投资基金Apax Partners持有,在中国的代理权则是七匹狼集团。但是Lagerfeld看上去总是在别人的名字的品牌下进行设计——最著名的就是Coco Chanel。

1982年,Chanel公司的董事长Alain Wertheimer请Lagerfeld来为这间时装屋担纲设计。这个消息引来了不少争议——当时,人们怀疑这位德国「造型师」(而不是一个高级女装设计师)是否能够胜任这个国宝级品牌的工作。在其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大声批评高级时装,坚持认为这是20世纪50年代的遗物,「根本不现代」。但是从1983年1月,他在第一个Chanel高级定制系列中,他就让批评者闭上了嘴。 《纽约时报》这样描述这场高定处女秀:「在不打乱Chanel精神的前提下,他设法使服装变得更有活力。」

 

他的天才在于他对Chanel作品精妙的操控。 Lagerfeld让粗花呢、珍珠、镀金钮扣、双色鞋以及「双C」变成了拜物教一般的单品。他缩小了夹克衫,缩短了裙子,让配件变得更加引人注目。在这个过程中,他帮助品牌建立了一个数十亿英镑的奢侈品帝国,并为Tom Ford、Nicolas Ghesquière和Marc Jacobs等设计师在重振品牌的过程中,描绘了一组蓝图。

「传统是一种你必须小心处理的东西,因为它可以杀死你。 尊重从来没有什么创造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做的就是更新香奈儿……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风格。」他在1984年告诉美国版《Vogue》 。他与高级时装的制作者、那些精心赋予衣服活力的技艺精湛的工匠之间的紧密关系,也让他有别于其他设计师。 2003年,他创立了Chanel的高级手工坊系列(Métiers d’Art),这个一年一度的时装秀,旨在强调Desrues和Lesage等法国传奇工坊的精湛工艺。

 

Lagerfeld在Chanel时装秀完美地展现了其「时尚不可能存在于泡沫之中」的信念。他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2005年的展览目录中写道:「时尚也是试图让现实中的某些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每一场Chanel的时装秀都透露出对形象和宣传力量的深刻理解。其秀场布景已经成为了传奇,他让模特们带著品牌标志的曲棍球和冲浪板走上伸展台,又在Chanel超级市场推著购物手推车。 1979年,他的朋友兼法国版《Vogue》 前主编Joan Juliet Buck写道:「Lagerfeld的优势在于,他善于营造时尚的氛围。」

他想反映文化发展的愿望也曾遭遇被挑衅的时刻。在1991年秋冬季,他推出了一个说唱和嘻哈主题的发布会,被认为是这间法国时装屋的灾难 。 「说唱歌手说的是事实,这就是现在需要的。」他在一次电影放映后的采访中耸耸肩说道。而2015年春夏系列中,模特们在T台上拿着标有「历史就是她的故事」(History is Her Story’)等女性主义口号的标语,遭到了「利用政治宣传来卖衣服」的批评。

 

这位设计师出人意料的地方远远不止于天桥。在2001年,他减掉了92磅,折合近42公斤,他表示瘦得终于能穿下Dior Homme的西装了。他所撰写的《Karl Lagerfled减肥食谱》(The Karl Lagerfeld Diet)成为国际畅销书。

2004年,H&M与Lagerfeld展开了首次设计师合作。这个前所未有的概念消除了高低时尚之间的界限。它的成功使得设计师的合作成为其此后项目的一部分,其后,该品牌又与Comme desGarçons、Lanvin和Maison Margiela等进行了合作。

 

Anna Wintour说,Lagerfeld的名气是不可避免的。她在2007年对《纽约客》(The New Yorker)说道:「当时,媒体关注的比时尚要多得多。因为Karl是一个非常迷人、不同寻常的角色,同时也是一个如此成功,当然也非常有才华的人物——因此他们交织成为了两条平行线。」

以特定的设计风格来识别Lagerfeld是很困难的,他的口味能够跨越华丽的巴洛克风格以及精简的现代主义。 1979年,他对《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表示:「我不是那些觉得自己已经树立了自己的形象,并想一直重复的人。」

也许,Lagerfeld的遗产不在于他留下的具体设计,而更多得是关于他领导时尚的方向,以及他所拥有的无尽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