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沙特那個頗有爭議的王儲薩勒曼到達了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開始了他為期6天的“亞洲之行”

沙特王儲這次出訪的國家目標非常明確,只有3個,第一站是巴基斯坦,第二站是印度,第三站是中國。

這次“亞洲之行”國內媒體關注的很少,反倒是美國媒體報道的非常多,而且這些報道看起來總有股怪怪的味道,比如有的媒體認為這次出訪意味着沙特的戰略重心正在向亞洲轉移……

這裡問題就出來了,請大家注意這裡的兩個關鍵詞:美國媒體向亞洲轉移

為什麼說這兩個詞比較關鍵?

首先,由於特朗普在美國國內為所欲為的做法引起了民主黨的強烈不滿,尤其是在特朗普宣布了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以後,更是激起了美國兩黨之間的矛盾,

導致現在特朗普的總統地位變得岌岌可危,而且更嚴重的後果是,如果這種狀態一直持續下去的話,

美國會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持續處於分裂的狀態,這是任何一個美國人都不會接受的!

 

所以,此時,美國就急需轉移一下國內的輿論壓力,給美國政府帶來一絲喘息的機會,這時,美國媒體就要積極性都起來了,那麼,這個突破口在哪呢?

恰巧在此時,沙特宣布了王儲的“亞洲之行”,這對美國來說是個多好的機會呀!

一來,沙特作為美國的盟友,而且還是美國掌控中東地區的一顆重要棋子,所以沙特的一舉一動美國必然都是十分上心的;

二是因為,沙特這次選擇的訪問地點對美國來說實在是過於敏感,從奧巴馬時期的“亞太戰略”到特朗普提出的“印太戰略”,可見“亞洲地區”一直都是美國的戰略重心。

那麼,這次“中東大土豪”風塵僕僕的跑到亞洲進行訪問,要是萬一一高興,在亞洲投個幾百億的資金搞搞建設,來聊騷一下美國的敏感神經也說不定,雖說激不起多大的風浪,但是時不時的抽動一下,也能夠讓美國糟心一陣的……

將這兩點結合起來看,任何一點都都會影響美國的戰略部署,所以,用這一個大新聞來轉移國內的壓力當然是再好不過的了!

 

所以,這個活兒,就留給了華爾街日報。16日,一篇題為《西方批評之下沙特王儲寄望培養亞洲聯盟》的文章,被放上它的網站首頁。

當王儲穆罕默德還在飛往伊斯蘭堡途中,這篇文章已被眾多媒體翻譯轉載,“轉向亞洲”“尋找新的戰略支點”等被放上標題,為沙特王儲的訪問畫上一條斜斜的影子。

但這些預熱,沒能在王儲落地後成為“順理成章”的焦點。

涵蓋能源和基礎設施等領域的200億美元巨額投資,尤其其中投資總額100億美元的瓜達爾港煉油廠項目,更受關注。

眾所周知,這個瓜達爾港和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有着非常密切的關係,所以凡是和瓜達爾港掛上鉤的事情都會讓西方深為擔憂。

瓜達爾港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當中一個重要的樞紐,通航以後中歐之間的貨物運輸可以直接繞過馬六甲海峽

經瓜達爾港上岸後再走中巴基斯坦路到達中國的新疆省。當然這裡面更重要的一點是中東的石油也可以通過這條運輸線路更迅速的到達我國。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西方對瓜達爾港以及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才會非常敏感。

可以說,這100億美元的投資,等於沙特正式加入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

首站告捷,卻給王儲接下來的印度之行帶來意外麻煩。

14日發生在印控克什米爾的爆炸襲擊還在發酵,印巴關係驟然緊張。

王儲訪印之旅因此被蒙上陰影。在印度要求下,他18日結束對巴基斯坦訪問後沒直接飛新德里,而是先返回沙特首都,次日再前往印度。

訪印過程中,沙特王儲甚至不得不臨時扮演起“和事佬”角色,在原定行程中加入調解印巴爭端的內容。

過程曲折了點,但貿易投資,還是成了沙特王儲印度之行的重中之重。

印度總理莫迪打破外交慣例,以個人名義親赴機場接機,熱情不輸伊斯蘭堡。王儲在會談後說,沙特“有機會在印度投資超過千億美元”。

前兩站下來,輿論的焦點都聚集在王儲受到熱情接待、接連簽署投資大單上。

當他終於結束訪印準備來北京時,紐約時報“看不下去了”。

它“及時”接力的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再次試圖把人們的注意力,拉回沙特王儲訪問亞洲背後的“真實意圖”。

20日,紐約時報這篇題為《在與西方的困境中,沙特向東看》的文章,直接把歷史上沙特與亞洲國家的關係說成是“交易性的”。

而王儲此時訪亞,是在與傳統盟友美國的關係陷入困境時,“越來越多地尋求亞洲在政治和技術上的支持”。

文章延續了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之前“預熱”的調子。

卡舒吉案、沙特在也門軍事行動帶來人道主義災難,導致沙特與美歐國家關係陷入低谷。

在這個“視角”下,沙特做的一切,只是強烈“求生欲”下的應急反應,目的是“重塑自己的國際聲譽”。

事實真的如此嗎?

在這裡,米粒兒不得不再次吐槽一下美國,你美國人真的是會扣帽子,所有事從不會在自身找問題,永遠都是別人的錯,你自己身上的問題從來都是視而不見

相信大家應該還記得,因為“卡舒吉事件”,沙特的接班人小薩勒曼可是被國際社會給孤立慘了。

土耳其天天追着噴,“廢儲”的傳言是一天多過一天。

小薩勒曼原本指望美國能把事情給他平了,可是保護費交了一筆又一筆,恁是一點改觀都沒有。

一個多月之後的G20峰會,沙特王儲早早就站到了背景牆前,多國政要們經過時都對他“視而不見”,搞得王儲那叫一個尷尬呀。

而且再加上美國最近投票決定停止美國對沙特領導的也門戰爭的支持,斷了沙特想擺脫對石油的過渡依賴,努力發展科技的這條路。

但沙特也想發展科技呀,畢竟光靠石油賺錢的經濟模式過於單一,要是哪天美國再出手制裁一下,沙特能不能再挺過來還真不好說,所以正是這一點,才逼得沙特跑到滿世界投資!

但坦率來講,這只是導致沙特出訪亞洲的一個導火索,並不是真正原因,再說的直白點就是,即便沒有卡舒吉案後美歐的壓力,這次訪問早晚也會成行

因為,強化與亞洲國家關係,是符合沙特在改革中設定的“多元化”戰略方向的。

在紐約時報20日的文章中,“中國是沙特原油最大買家”被着重提了出來。其他不少媒體,在提到“印度和中國依賴沙特原油進口”時,也都有些意有所指。

就因為沙特面臨外交壓力,它與亞洲國家堂堂正正的能源買賣,就被說得好像別有他圖。

而實際上,中印等亞洲國家一直有着巨大能源需求,這使它們與沙特形成經濟互補,奠定了雙方夥伴關係的基礎。

現在,沙特70%的出口原油銷往亞洲。在全球石油市場競爭激烈的局面下,沙特王儲拜訪一下它在亞洲的這些“大買家”,不是再正常不過嗎?

除了維護“大客戶”,沙特王儲還有更長遠的目標。

早在2016年,沙特政府就宣布了雄心勃勃的“2030願景”規劃,目的在於推動經濟、市場、投資和出口商品多元化。

這次來亞洲,王儲穆罕默德在已經訪問的巴基斯坦和印度,都承諾投下巨資。到訪中國,也在延續他這次訪問真正的“主題”,着力促進“2030願景”和中國“一帶一路”對接,加強與中國在能源、基礎設施和航天衛星等多領域的合作。

看看,小薩勒曼是奔着中國來的,奔着“一帶一路”倡議來的。很顯然,在巴基斯坦建煉油廠和石化企業,顯然針對的就是“一帶一路”的建設,這就是要在經濟上與中國戰略進行對接。

同時,由於沙特的石油客戶也包括印度,所以沙特大概還會大筆投資印度。

那麼,小薩勒曼這次訪問亞洲三國,最後一站就是北京。在米粒兒看來,小薩勒曼這麼做有三大意圖:

一、推動轉型改革,特別是推動沙特經濟向擺脫能源依賴方向發展,這必須依靠中國、印度、巴基斯坦這樣的國家,這三個國家人口加起來都快30億了。

二、尋找戰略抓手,穩固政權。我們知道,小薩勒曼一直困擾於“卡舒吉案”,小薩勒曼搞定了美國,後來又搞定了俄羅斯,但中國這邊之前還沒聯繫,那麼他訪華以及訪問印巴,都是為了穩固自己的政權。

三、尋找掙錢機會。沙特的掙錢機會,一定是在東方,在中國。

所以,實際上小薩勒曼是在下一盤是關政經的大棋,能否穩住且看接下來的中東激烈爭下各方的表現了。

總體而言,在西方眼裡地位大不如前的沙特早晚會“回歸”亞洲,而卡舒吉案的發生又讓未來的國王加速了這一進程。

儘管在困難時才想起結交新朋友顯得有點勢利,但對亞洲國家而言,肥水不流外人田總歸是值得慶祝的。

關係淡,就要加鹽。這個鹽,就是投資。

沙特還需要再接再厲!